rì月穿梭,花开花落,rì子不觉间又过去了数月。

    距百炼堂比武之rì越来越近,其他弟子也已知道比武之事,但均被告知,今年比武,他们不能参加,只是到时可以前去观,众弟子均感气馁非常。

    想想也就都释然了,他们到落霞谷不过三年,比起那些已经训练六七年的弟子,他们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这次比武,往届所有在百炼堂的弟子都会参加,总人数有六七十人,有入门四五年,也有入门**年之久,从十五六岁到二十左右弟子都有。

    要想在比试中取得好成绩,其难度委实不小,小凤鸣对此并未放在心上,每rì勤习武艺。

    终于到了比武之rì,一身穿青衫的青年将小凤鸣等人带到了一处大的山谷。这山谷十分广大,在山谷中有十座丈许高的高台,每个高台都有数丈宽窄。

    此时,山谷中已是一拨拨的弟子,东一波,西一波的聚在一起,正相互交谈着。四周都是身穿青衫和棕sè长衫的青年,小凤鸣都没有见过,应是维持秩序的弟子。

    山谷中间聚在一起的弟子,应该都是参加这次比试的。

    到得巳时,在正中间的高台上,已经有二十多人,师傅张堂主也在其中就座。

    这时,原来主持新弟子选拨的王长老走到台前,朗声说道:“这次参加比试的弟子,都到这边台子领取号牌,以后根据号牌捉对比试。”

    他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小凤鸣到,所有参加比试的弟子都陆续的走上高台,下来时,手中都拿着一个写有号码的竹牌。于是,在众弟子惊讶的注视下,他跟在比试的弟子身后,也走上了那高台。

    可能是张堂主告知过分发号牌的人,所以并没有对小凤鸣到来有什么讶sè。小凤鸣拿着一面写有四十五号,另一面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走回了自己原来站立之处。

    段猛等人见小凤鸣竟然要参加大比,感到十分惊奇,但见到小凤鸣镇静的样子,均都没有过了打搅他。

    王长老见所有弟子均领了号牌,接着说道:“领到号牌的弟子注意,一号到八号的弟子到一号高台;九号至十六号的弟子到二号高台,十七号至二十四号到三号高台,以此类推。最后五十七号到六十二号到八号高台。每个高台上取四名弟子参加下一轮比试。”

    众弟子听到后都低下头再次确认自己手里的号牌,确定自己要到那一高台,同时注意着有可能碰到的那些厉害对手,并不住打量对手,好提前有所准备。

    王长老又说道:“每个高台上的弟子,依最小号与最大号,次小号与次大号,以此类推,捉对比试。胜利的四人再捉对比试,再取胜二人自动晋级。失败的四人也捉对比试,胜利的二人与胜者组失败的二人再捉对比试,胜利的二人晋级。如有不明,可到询问高台上主持之人,他们自有安排。好了,你们都去自己所在高台处。”

    小凤鸣手拿号牌,见上写有四十五数字,暗自思量下,便来到标有六字的高台之下,此时,已有一个身穿棕sè衣衫的青年站在了高台上面。

    这时,段猛和十数个和他同来的弟子来到了他所在的高台下,呼喊着给他助威造势。

    那棕衫青年见八人都到了高台下,便队八人说道:“同门比试,点到即止,不可轻易伤人xìng命,如若违反,必将重罚。好了,四十一号和四十八号上台来,四十二号和四十七号准备,其余人退到一边等侯。”

    这时,有两人走上高台,将号牌交给那棕衫青年。了二人的号码牌,冲二人点点头,然后说道:“现在就可以正式比试。”

    那二人对那青年一躬身后,相互了,均冲对方一抱拳,然后摆开架势,这二人一人用刀,一人用剑。一上来便互出绝招,斗在了一起。

    小凤鸣细观着二人比试,一盏茶的功夫,他就分辨出了二人武功高低。从二人招数jīng纯和应敌经验判断,那用刀之人稍高一些,用不了多久就能分出胜负。

    果然不出他所料,时间不久,那个用刀的弟子就将那剑的弟子制住,获得本场比试胜利。

    胜者高兴的冲那棕衫青年一躬身,然后跳下台,败者面有些愧sè,躬身一礼后,也讪讪的跳下了高台。

    这时,又有二人登上高台。这二人所用兵器均为木棍。小凤鸣二人的招数,知道此二人都是一力降十会,均是力气惊人,想以此战胜对手。

    此种打斗,双方消耗体力十分迅速,时间不长,这二人就分出了胜负。

    第三对上场之人,实力相差悬殊,仅用片刻功夫,用拳脚之人就将对方长枪夺下,胜得毫不费力。

    小凤鸣对那使用拳脚之人很是佩服,不使用兵器,仅凭一双手掌对敌,只见其招数极其jīng妙,进退有据,让其对武功又了进一步了解。

    此时,还未比试仅剩小凤鸣和一十**岁青年。他不慌不忙登上高台,将号牌递给支持青年,转头望向对面之人,见其左右手持各持一把下方一个月牙,前端一个钩子的怪兵器。不觉有些好奇,如此兵器,以前从未见过,不觉心中一愣。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