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鸣当然不知道,比武的全过程都被师傅到,并得到肯定。

    比试过后,rì子又回复到了原来的节奏。

    这rì清晨,小凤鸣来到吃饭的场所,此时已有许多同门在吃早饭,他找了一处坐下。

    就在此时,听见身后桌上两人在相互交谈着什么。

    开始时,并没有怎么注意,但他突然听到一个说道:

    “听说林师兄这段时间练得很勤奋,他的伏虎棍法已经练到第五层了。明年的大比肯定能获胜,进入jīng英堂。”

    另一人好像对那林师兄不怎么感兴趣,淡淡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其他几个有竞争力的也很厉害,都比前年厉害多了。说不定还有别的弟子横空出世也不一定。要想在比试中获胜,可不是轻易的事情。”

    小凤鸣顿时一愣,大比?他原来也听说了一些,但是具体如何,他还没有弄明白。

    于是,他转过身,了二人,二人都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均不认识,应是上届选拨的弟子。

    小凤鸣站起身来,来到那二人身前,躬身施礼,然后恭敬说道:

    “二位师兄,打扰一下,小弟有一事想向二位师兄打听一下,不知可否能告知小弟一下?“

    二人了他,发现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知道是新进的弟子。面sè露出不悦之神,在都为同门份上,淡淡说道:

    “不知道你有什么事要问,如果不太麻烦,我们可以跟你解说一二。”

    小凤鸣笑着说道:“不麻烦,我只是想向二位师兄请教一下,刚才所说的大比是怎么回事?”

    那二人一听,本来不悦的神情,立即大为改观,其中一个显得有些兴奋的说道:

    “原来是这件事呀,你不明白,也是情有可原的,三年后,诸位教习才会告诉详细和你们说的,既然你想知道,我们可以提前告诉你一点。”

    那人调理一下思绪,接着说道:“要提到本门的大比,那可是关系到我们所有在百炼堂训练弟子的大事,大比就是百炼堂的弟子每隔三年比武一次,获胜的前二十名可以进入jīng英堂继续修炼,jīng英堂可是本门的jīng华所在。”

    另一人接着道:“在比武当中,如果表现出sè,也有可能被那个长老上,然后投入他门下,那可就一步登天了。”说完,一脸向往之sè。

    “但是这种比试不要求你们这新进弟子参加的,你们只能等三年后了。”

    小凤鸣仔细的听着,对百炼堂的大比总算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他感激的冲二人一躬身,道谢后重新坐回了自己座位。

    此时,他心里十分不平静。自己经过这一年多的苦练,飘柳十三式jīng熟程度已经大有长进。和师姐过招时,已经能和她不相上下。

    虽说师姐没有尽全力,但是自己也同样留有余地。

    听师娘说,师姐在同辈弟子当中已是佼佼者了。如果自己明年参加比试,应该可以有所收获的。

    想到这里,小凤鸣心中不禁兴奋起来。

    匆匆完饭,直奔百丈崖而去。到了百丈崖,才发现,师傅师娘都没有在,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得悻悻而回。

    一连几天,天天如此,后来,在一教习口中得知。

    原来,张堂主带人去安排下拨弟子选拔的事情去了,师娘带着师姐去了她的师门。

    由于各地距离落霞谷远近不一,所以每三年选拨小弟子的事情,都要提前一年按排。

    不得已,小凤鸣将比武的事放下,又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习武之中。

    这一rì,段猛突然来到了小凤鸣的房间,面带喜sè的递给他一封书信。

    他赶紧接过来,是大哥秦祥寄来的。他已经许久没有家里的音信了,见到大哥来信,立即大喜,急忙打开。

    大哥在信中告诉他,他寄给家里的三十两银子已经收到,父母、爷爷nǎinǎi都安好,叫他不要担心,自己照顾好自己,安心习武。

    小凤鸣的心不觉飞回了那个小山村,见到了爷爷nǎinǎi、父亲、母亲,他离家已经将近两年了。

    如此长的时间远离父母,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其内心的思念还是很深刻的,他想着父母,心里很是不平静……

    一个月后,小凤鸣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师傅,问过安后,小凤鸣将自己打算参加明年比武的事告诉了张堂主。

    张堂主听了小凤鸣的话,沉吟好久,才抬头了他,说道:

    “凤鸣,参加明年的比试,不是不允许。虽说你武功有了一些根基,但是,要比起那些师兄,你还有一定差距的,希望你有心理准备。”

    小凤鸣听了师傅的解说,没有任何犹豫,立即答道,“请师傅放心,我参加比试,并没有想要进入前二十名,只是想增加自己的实战经验,总是自己一个人练,不经过打斗,就发现不了自己的不足。还请师傅能答应我才好。”

    张堂主见小凤鸣已经下定了决心,也就不多说了。让他回去好好准备。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