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鸣双腿跪地,双手接过,满面激动之sè:“弟子以后一定勤学剑法,用此剑除魔卫道,伸张正义,不给师门抹黑。”

    张堂主夫妇都欣慰点头,摆手让他离去,小凤鸣又给师傅师娘磕了一个头,才拜别师傅向回走去。

    就这样,以后半个月内,小凤鸣把整套飘柳十三式剑法招数学习一遍,但是要说jīng通,那肯定是谈不到的。

    每天他都到丹云峰后山的僻静之处习练。在这半月之内,师傅也时常指点轻功口诀的修行。

    发现现在自己跳跃时,身子轻灵异常。半丈高的大石,轻轻一跳,就能轻飘飘的落在上面。想来就如若彤般跳跃也指rì可待了。

    学习完整套剑法后,小凤鸣就更加勤奋了,每天天蒙蒙亮就去后山练武,天黑之后才回来。

    段猛和袁克俭也非常刻苦,他们也各自找了一个僻静的场所,勤练张堂主交给的秘笈。

    尽管住在同一所院子,但是他们见面的机会还是越来越少。但每次见袁克俭时,就感觉他自己眼神充满了敌意,但自己从来未曾得罪过他,实在想不明白原因出在哪里,就暗自摇摇头,便不放在心上了,全身心投入到了习武之中。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小凤鸣每天除了勤练剑法,就是打坐修习那篇内功。

    闲暇时,也拿出那个葫芦把玩,直到此时,那个葫芦也毫无变化。每回,他都会用力扭动一下那盖子,但是每次都会让他失望,那盖子如同长在上面一般,纹丝不动。

    他还时不时去百丈崖给师傅师娘请安。有时还和小师姐比试一番。小师姐对他如同亲弟弟般,让他感到无比欣喜。

    在这之间,他分别见过了两位师兄,大师兄杨澜,长得高大威武,面sè黑紫,年纪在二十二三岁。二师兄吕轩,长得英俊潇洒,目似朗星,年岁在十**间。和师傅到有几分神似。

    小凤鸣发现,小师姐对二师兄异常亲热。对待大师兄只是礼貌的问候。

    两个师兄对这个小师弟甚是喜欢。大师兄送他一个用jīng铁打造的管子,有大拇指般粗,有一尺来长,前端有一个黄豆大的孔,后面有机括,能与手臂相连,能打出三支飞签。打完后需要重新安装。

    二师兄送个他一把玉质的小剑,有巴掌长,很是好,小凤鸣爱不释手。

    这一年多来,同来弟子对三人受堂主赏识都很是不忿,经过一年来的习武,这群弟子当中也出现了不少出类拔萃之人。

    在众弟子的鼓动之下,便有了和三人比试的想法,同时众弟子也想自己和那三个被堂主重的弟子有何差距。

    于是,就有人就向小凤鸣他们三人发出了挑战。虽然落霞谷的门规有规定不得残害同门,但是同门间的比试还是允许。

    故此,他们约请了三个往届师兄,代表他们向小凤鸣三人挑战,输了的为对方做杂务一个月。

    比武定在后天举行,地点设在丹云峰后山一山谷处。

    到了这一rì,小凤鸣吃过早饭,手提宝剑,和段猛一起来到了那处山谷,此时,山谷中已有二十多个孩子在等待,他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我,冯师兄一定能将袁克俭打败。”

    “这次,令狐师兄一定能把那个段猛打败,令狐师兄的刀法已经得到了教习的表扬。就是大上两三岁的,也不一定能胜过令狐师兄”一个声音说道。

    “我更好张师兄”

    “伍师兄更厉害……”

    纷杂的声音打破了以往平静的山谷。显得很是热闹。

    正在这时,小凤鸣到袁克俭面无表情的也出现在了山谷。其他孩子见他们三人都到了现场,便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三个身穿青衫的青年走了出来。一人高声说道:“我们受约来主持你们这次新进弟子间的比试,比武当中不可痛下杀手,要点到即止。如有违反,将要逐出山门,你们可都听好了?”

    众弟子都齐声答道:“请隆师兄放心,我们一定谨守门规。”

    小凤鸣隆师兄三人的表情,知道三人和其他孩子的心思是一样的,想三人的笑话。

    “挑战方可以向段猛、袁克俭、秦凤鸣任何人发起挑战,三人不得避战,现在开始。”隆师兄见众人没有异议,便接着说道。

    小凤鸣虽然没有见过段猛、袁克俭两人练武,但是从两人刻苦的程度,还有张堂主亲自指点下,可以知道,他们二人的武功一定也不弱。

    这时,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手提一根五尺长的棍子走了出来。人群中顿时叫嚷声一片.

    “罗师兄一定赢”

    “罗师兄加油”

    只见那个少年对三个青年一躬身,然后转过身,对小凤鸣三人高声说道:“我向秦凤鸣挑战。”说完,向小凤鸣。

    小凤鸣心中一凛,心道,别这个少年面sè粗鲁,实则内心jīng细的很,知道自己年纪最小,以为自己最弱,所以找最软的柿子捏。

    小凤鸣走上前,笑嘻嘻的说道:“希望罗师兄一会儿比试之时,手下留情,点到即止。”说完,手持剑诀,站在一边。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