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那个册子,上书飘柳十三式。

    翻开第一页,写着一篇总决,他仔细了一遍,是教授怎么跟招数配合运气之法诀。

    他逐字逐句的着总决,时时与经络相应证,不知不觉进到了忘我境地,连中饭都忘记吃。

    一连五天,小凤鸣废寝忘食的沉浸在其中。

    他不但把总决研究一番,还把那篇口诀也仔细的摸索了一遍。

    每天晚上时,他就依照总决打坐入定。白天主要jīng力放在那篇飘柳十三式之上。

    在这五天之中,他感觉自己体有股暖流,在体内脉络中游走。每次游走一遍,通体就舒畅无比。

    第五天,张堂主准时出现在院中,段猛和袁克俭都向张堂主展示了一遍自己五天所学的招数。

    张堂主了,表情毫无变化,只是指点二人招法中错误所在。

    当询问小凤鸣五天所学之时。小凤鸣老实说还没有正式练习招数,只是在研习总决和口诀。

    张堂主微微一怔,抓过小凤鸣的左手,让其按口诀运行一遍。

    依照口诀,小凤鸣控制那股暖流,在体内游走了一遍。然后睁开双眼,着张堂主,没有说话。

    当他运行口诀之时。张堂主便默默闭上了双眼。

    好一会儿,张堂主才睁开双目,注视小凤鸣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一练武奇才,才短短五rì,就能练到如此程度。如果不是知道你的出身来历,定会以为你以前受过高人传授。”

    他哪里知道,小凤鸣的浑身血脉,早已经打通。世俗武功对小凤鸣来说就如吃饭般容易。只不过需要一把筷子,一碗饭而已。

    “你明天早晨到后山的百丈崖来,我亲自教你剑法。”说完,了小凤鸣,转身离去。

    听堂主如此说,小凤鸣不明所以,但赶紧点头答应。

    段猛二人见张堂主对自己没有任何指点就离去,不觉都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们就又投入到了习武之中。

    虽不明白,自己只是运行一遍口诀,张堂主就说自己是练武奇才,让他很是困惑。但想到明天能受张堂主亲自教授剑法,其内心还欢喜非常。

    他不知道百丈崖所在何处,中午吃饭之时,找到一个身穿青衣的弟子。问道:“师兄,你好,我能请教一个问题吗?”

    那个弟子小凤鸣,知道是刚入选的弟子,想来是要请教武功中不明白的地方,就说道:“好的,什么问题?”

    “不知道百丈崖在丹云峰的什么地方,如何走?还望师兄告知一下。”小凤鸣恭敬的问道。

    那个弟子疑惑的向小凤鸣,不知道这个小师弟刚来没一年,怎么会问起百丈崖。但是也没细问,只是说到:

    “你顺着丹云峰后山东边的那条路,一直向里走,向前行五里左右就到了。”小凤鸣恭敬的道了谢。

    第二rì清晨,天刚刚亮,小凤鸣就起身,向后山行去,依那师兄指道路。

    行了将近六里左右,前面出现了一个悬崖,在崖顶,有一小院子,四周用篱笆围起。中间有几间房舍,房舍前后种植一些蔬菜。

    在靠近悬崖的一块大石之上,有一人盘膝而坐。当小凤鸣走近前,正是张堂主。他赶紧躬身施礼:“张堂主,您好,秦凤鸣给您请安了。”

    张堂主睁开双眼,到小凤鸣尊师重道。很是欢喜:“嗯,很好,来的挺早。”

    “不敢让您老人家久等,天一亮就赶来了。”小凤鸣恭敬答道。

    张堂主点点头。说道:“你对总诀心法已经很熟悉了,现在,我就教你那套飘柳十三式,你先我练一遍再说。”

    说完,他拿起身边的一把宝剑,‘沧啷一声,小凤鸣只感觉眼前亮起了一道亮光。

    张堂主缓步走下大石。掐诀定式,将宝剑舞动起来。小凤鸣只感觉眼前电光飞舞。只见一团亮光旋转,不到张堂主的身影。

    当张堂主将整套剑法练完,着怔怔的小凤鸣,面露微笑。问道:“你感觉如何?”

    小凤鸣这才惊醒,躬身说道:“弟子只到一道白光在飞舞,其余什么也未到。”

    张堂主点点头,说道:“我不是习剑之人,此套剑法是我夫人所授,今天,我就将之传授给你。”

    听张堂主如此说,小凤鸣立即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弟子定不会辜负了这套剑法。”

    张堂主站着,没有让小凤鸣起身的意思,说道:“我虽是百炼堂堂主,但十几年来,只收过两名亲传弟子,那也是七八年前之事了,你就算第三个吧。”

    小凤鸣欣喜若狂,跪在地上又磕了三个响头。口称“师傅在上,请受弟子秦凤鸣一拜。”

    等小凤鸣磕完三个头,张堂主才让他站起身来。

    张堂主向小凤鸣,目露欢喜之sè,徐徐地说道:“你大师兄叫杨澜,现在在神鸠堂效力,二师兄叫吕轩,现在疾风堂效力,他们二人都习掌法,得我真传。你虽然不习掌法,但习得我夫人的剑法,也算是我门内弟子。”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