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中饭,来到大殿右边偏殿,已有许多少年坐在偏殿中。他们各自找了一个处地方坐下。

    一盏茶功夫后,一个身穿棕sè长衫的老者走了进来,了下面坐着的少年,声音沉稳的说道:“以后跟随我识文断字。望你们认真学习。”

    众孩子均都站起身,一同给那老者施礼。然后坐下听那老者教授。

    这样,每rì上午提炼石锁,下午、晚上识文断字。

    半月之后,老夫子拿出一幅人体图形,开始教授人体骨骼,脉络及穴道方位。

    时间一天天过去。

    这一rì,上午练完石锁,感觉到丹云峰如此长时间,还未曾仔细欣赏过此处风景,于是便对段猛二人说要去后山,然后小凤鸣独自一人往丹云峰后山行去。

    丹云峰后山树木葱葱,一条蜿蜒小路伸向树林深处。欣赏着路边风景,让他流连忘返,不知不觉走出老远。

    正当他忘却归途之时,突听到前方传来‘刷刷’的声音。

    他快步向前走去,爬上一块大石,往声音处望去,见在前面一个山谷处,有一身穿彩衣的女子,正体态轻盈的挥舞着一把长剑。

    见那女子舞动长剑,仿佛仙女下凡,身姿曼妙无比,长剑在其手中,犹如有了灵xìng一般。他不觉得呆了,口中不觉的叫了一声好。

    那女子听到有人声,立即停下身形,抱剑向小凤鸣这方向望来。

    只见,那个少女如仙子般踩着树梢,几个起落就到了近前。

    小凤鸣惊得站在山石上,望着刚才还在十几丈远的少女,顿时愣在了当场。

    他不知道,那少女怎么如此快捷的就来到了自己面前。着眼前容貌娇美,但面含愠sè的少女,心情一阵澎湃。长这么大,从未见过如此好女孩。

    那少女怒视着小凤鸣,瞧见他身穿灰衣,年岁在十来岁左右,便清冷的说道:“你是今年新进弟子吧,因何偷窥我练武?”

    他自小聪慧,虽说心中紧张,但是还是立刻回道:“我不知姐姐在此练武,只是觉得无聊,来此处走走,不小心到。还请姐姐原谅”

    那少女小凤鸣一脸镇静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便淡淡的说道:

    “不管你是不是有心,但是此处多有蛇虫野兽,你还是快些回吧。不然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说完,不再理会小凤鸣,转身一个跳跃,身子已在一丈以外,数个起落下,芳踪消失不见。

    小凤鸣怔怔着少女离去方向。心里对那少女展现的身法和剑法充满了向往。他打定主意,自己以后就学习剑法。

    第二rì,他便找到张堂主,告诉他想学习剑法和那跳跃之法。张堂主听了,未说什么,只是让他继续练习体力和读书识字。

    开始时,小凤鸣每天提石锁需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完成任务,到后来,半个时辰就能完成张堂主布置得任务。想来自己的体力上升了不少。

    张堂主暗中注意着三人,心里也欢喜不已,他发现那个小凤鸣的表现,是所有弟子中最突出的一个。

    他不明白,一个十一岁左右的孩子,力气是哪来的。就是自己当年,也没有小凤鸣练习时的轻松样子。

    经过半年的识字学习,众人已经认识了不少关于武功、人体穴位的字,也已经对人身体上的奇经八脉、十二正经、骨骼脉络、周身穴道方位都很明了。已经具备学习高深武功的基础。

    这一rì吃过早饭,三人正要到院子里提练石锁。张堂主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三少年微愣之后,同时躬身施礼:“参见张堂主。”

    张堂主点点头,说道:“今天,就传你们正式武功,这是三本秘笈,你们自己好好参悟。“说着分别递给三人每人一本册子。

    小凤鸣接过自己的册子,只见册子的封面写着“飘柳十三式”。他没有翻开,只是将那册子小心的贴身收好。

    见三人都收起了秘笈,张堂主接着说道“同时,我要传你们一套轻身口诀,现在你们跟我来”,说着,便向院落外面走去。

    三人不敢怠慢,紧紧跟在后面,一顿饭工夫,三人来到一处幽静之处,张堂主停住身形,转过身来面对三人说道:

    “这套口诀,虽不是什么绝顶轻功,但是在武林中也赫赫有名,你们要用心记忆,将口诀都记在心中,不得转告他人,听明白没有?”

    三人均都点头,回答道:“一定谨遵堂主之命,用心记忆,不告诉他人。:

    张堂主点点头,便不再多言,接着就慢慢允诵出一篇口诀。一句句的教授给了三人。

    三人一时顾不得弄明白,只是用心的记忆。这套口诀并不是很长,只有区区两三百字,当张堂主念完第八遍时,三人才都记牢。

    “每隔五天,我会到你们居住的院落指点你们,如有不懂的,可以问我,好了,你们去自己练吧。”说完,转身离开了三人,消失在密林深处。

    三人相互了一眼,均都没有说话,然后,返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