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关,是耐力,每人身背十斤重物,顺台阶登上翠竹峰顶部广场。限时两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开始,准备吧。”

    王长老着这群疲惫的孩子,没有丝毫怜惜之sè。

    翠竹峰二百多丈,台阶沿着山壁攀沿而上,时而陡峭,时而舒缓,相传,整个山峰共有台阶十万。

    如是平时,这些孩子要想上去,也得需要个把时辰。

    现在竟然要身上所剩气力不多的他们身负十斤重物,在两个时辰内登到峰顶,这难度委实不小。

    半个时辰后,王长老站起来说道:“现在开始第二关,每人拿好自己的重物,无论是背还是抱,只要能登上翠竹峰山顶,就算过关,现在开始。”

    一百多个孩子纷纷捡起重物,开始了攀登。

    开始时,孩子们行进的比较快,到得半个时辰后,陆续有孩子们开始坐在台阶上呼哧呼哧喘粗气。小凤鸣虽没有坐在台阶上,但是也已经略感劳累,但他没有停下,依然不紧不慢向上攀登。

    在路上之时,他到段猛几人,没有交谈,只是用眼神相互鼓励。

    每当小凤鸣感觉劳累非常时,就停下身。只要他一停下,就会感觉有一股热流从腹部流向四肢,然后浑身变得舒畅起来。

    每到此时,他就感觉不可思议,那股暖流,如此神奇,他极力想要将之控制,但是,不论他怎么努力,那股暖流也毫无变化,完全不受其控制。

    就这样,小凤鸣连连越过了不知道多少在台阶上休息的孩子。到那些孩子自己的眼神,小凤鸣感觉有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

    当小凤鸣休息了三次后,转过一个拐角,到了峰顶。

    此时,峰顶上有一个孩子已经坐在了峰顶入口处,见那孩子正用蔑视的眼神着自己。

    小凤鸣没有说话,只是从那个孩子身边走过,找了一个山石坐下。那个孩子冷冷的了小凤鸣,然后就又转过头去上山的台阶。

    过了好一会,又有一个孩子走了上来,然后靠在一个山石上,整个身子都瘫倒在地。闭着双眼,胸口不断起伏,口中喘着着粗气。

    之后又有孩子陆续的上来了。都和刚才那个孩子一样的情形,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体力达到了极限。

    时间一点点过去,眼时间要到了,此时,和小凤鸣同车来的几个孩子只有段猛和魏博强上来了。其他几个连影子都没有到。峰顶上的孩子现在只有四十几人。来张利几人是上不来了。

    时间刚刚过两个时辰,张堂主和王长老无声出现在小凤鸣等人的面前。

    “时间到,这次过关的只有四十三人,你们就是没有通过第三关,也可以成为落霞谷外事弟子。”

    一众孩子听了,均都有些惊讶,小凤鸣不知道外事弟子是怎么回事,对他来说,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成为真正的落霞谷弟子。其他的,对他没有丝毫吸引力。

    “现在,你们休息一会,过会儿,要进行第三关考核。第三关相对前面两关,对体力的要求就低的多了。”

    王长老对已经累得不行的孩子们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凤鸣不知道第三关怎么考核,但是,经过前两关非人的考核过程,想来第三关也不会好过。他段猛两人,两人也是一脸的茫然。

    王长老四十几个孩子休息差不多时,站起身道:

    “第三关考核胆量,这次考核,相对来说,要轻松不少,你们要通过一条布满毒蛇的山道。在山路旁边小果树上采摘一颗成熟的朱红果,并能回来,就算过关。”

    “我要提醒你们,那些毒蛇,有可能攻击你们,但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们有人害怕,可以不去考核。好了,要考核的跟我来吧”说完,瞥了一眼众孩子,向着翠竹峰深处慢慢走去。

    孩子们听了这话,一个个面sè惨白,小孩子对蛇有天生畏惧感,现在竟然要走过布满蛇的山路,而且还是毒蛇,心中更害怕难以表述。

    过了好一会儿,那第一个上到峰顶的孩子站起身,跟上了王长老。孩子们见有人领头,陆续有孩子站起来,跟了上去。

    小凤鸣和段猛、魏博强也站起来。其他孩子受到如此多人的鼓励,也都站起来。

    王长老了,满意的点点头,没有说话,向着广场旁边的一条小路走去。孩子都跟在其后面,均都低头不语。

    走了好一会,来到一树木茂密的小路前,王长老指了指前方:“你们一个个走进前面树林中,采摘一颗朱红果,回到这里,就算是过关。”

    小凤鸣凝神向前望去,只见前面的树上、路上爬满了各种颜sè的蛇,有的相互盘绕在一起,一个都昂着头,口中吞吐着信子,发出‘嘶嘶’的声音。

    他不知,如此多的蛇如何集中在了一起,而且不相互攻击。

    小孩子们见到这么多毒蛇,有的已经瑟瑟发抖,有的已经哭出了声音。有的蹲在地上,不敢移动分毫。一个个显得非常无助。

    王长老面无表情,只是严厉的着孩子们,声音了无生气:

    “限时一炷香的时间,只有在时限内,采摘到朱红果的,才算过关,你们现在可以开始了。”说完,从怀中拿出一炷香,用火镰点燃。插在了石缝中。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