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药效果非常好,半月后,爷爷就能下床慢慢走动,rì子又归于了平静。

    小凤鸣有时和村中伙伴一起上山玩耍,间或打些干柴,采集野果。

    在无人之时,会拿出小葫芦,偷偷把玩。那葫芦除表面光彩耀眼,十分引人,倒未发现其他异样,时间一长,小凤鸣也就释怀了。

    这rì午后,正和伙伴在村外山坡上玩耍。突然见进村小路上走来十几人,每人骑一匹高头大马,个个jīng神抖擞,器宇轩昂,最后一匹马上驮着一些货物。

    难得见如此多人来到山村。小伙伴停止了嬉闹,站在山坡上,困惑地注视着来人。

    片刻,那队人来到近前。当先一人跳下马,众孩子,突然,一眼到小凤鸣,面露惊喜之sè:“小三子,不认得我了,我是大哥秦祥。”

    小凤鸣登时大愣。大哥走时,他才七八岁,印象中,大哥瘦瘦的,皮肤有些黑,个头和父亲略矮些。

    如今过了两年,站在面前之人高大威猛,气宇轩昂,面sè红润,小凤鸣当然认不得。

    仔细打量来人,依稀分辨出原来大哥的样子。立马跳了起来,紧跑几步,抓住大哥手,使劲摇着,显得兴奋异常。

    大哥摸着小凤鸣的头,洋溢着兴奋之sè:“咱爹娘,爷爷、nǎinǎi都可安好?”

    “他们都很好,咱们快回家,nǎinǎi和娘经常念叨你呢。”

    拉着大哥,向自己家走去。这时早有机灵的小伙伴跑去通知他家里人了。

    秦洪正在家里整理打猎用具,突然听说大儿子回来,顿时大喜,众人赶紧来到院门外。

    到父母等人,秦祥忙扔掉缰绳,快步跑来,跪在地上给父母,爷爷nǎinǎi见礼。

    秦洪父子满含热泪,将秦祥扶起。拉着秦祥进入院子。秦祥吩咐把马上的物品卸下来,马上驮的是一些布匹、粮食、酒肉。

    正在这时,族长听到消息,带着一些族人来探望。秦洪赶紧把族长等人让进屋子,让秦祥陪族长说话。同时叫来邻居帮忙,摆酒招待众人。

    酒席间,秦祥叙述这两年参军的经历,让大家惊喜不已。

    原来,秦祥参军后,分在一名叫李炳堂的军官手下当差,李炳堂时任祁嘉城一名千夫长。

    经过两个月训练,李炳堂见秦祥十分机灵、聪明、肯吃苦,就提拔他当自己的亲卫兵。并亲自指点秦祥练武。

    半年前,李炳堂受命剿灭盘踞在祁嘉城东南狼跳涧中的马匪,战斗中,秦祥表现英勇,不但从马匪头子刀下救下李炳堂,还亲手将马匪头子斩杀。

    此次成功剿灭马匪,受到上面嘉奖,李炳堂升任祁嘉城指挥使,他一力举荐秦祥任百夫长,在其手下当差。

    此次李炳堂到郢州城叙职,带秦祥同行。行到滕龙镇之时,李炳堂知道秦祥是本地人,特许他一天假,回家省亲。

    族长众人听着秦祥介绍从军经历,均都露出羡慕之sè。小小秦家庄,竟然出了一百夫长,都感到十分高兴。

    到得晚上,秦洪送走族长等人,安排好和秦祥同来的手下,小凤鸣和大哥一同来到秦洪房间。聊起了这两年家里所发生之事。

    当听说三弟不慎跌下悬崖无恙归来时,秦祥唏嘘不已。又听说爷爷腿受伤,又感觉非常心痛。

    但是,在此期间,小凤鸣和父亲谁也没有提及滕龙镇买草药发生之事。

    正在聊天之时,秦祥突然想到了什么,面sè郑重:“听指挥使说,半年之后是落霞谷选拨弟子大会,年龄为八岁到十二岁,小弟是否想去一试?”

    祁嘉城受郢州郡管辖,落霞谷是距离郢州郡较近的两大门派之一。另一门派是卧虎山。这两大门派在普通人眼里,只是江湖门派。

    其实不然,这两个门派其实是修仙门派的附庸,只是修仙门派不能在世俗界露面,故选一个武林门派作为自己代言,处理一些世俗事务。

    落霞谷之名,秦洪到是有所耳闻,滕龙镇就有一间落霞谷开的酒楼,很是红火。不过,他从未想过让自己儿子加入江湖门派。一时拿不定注意,只有请教父亲。

    来到爷爷房间,秦祥将落霞谷选拨弟子之事叙说一遍,爷爷沉吟道:

    “落霞谷,是郢州郡附近的大门派,听说距离我们这三十里的岳家庄就有一个孩子加入了落霞谷,没有几年时间,岳家庄成为了滕龙镇最有名的村子。”

    “父亲,那可以让小三子去试试吗?”

    “试试当然可以,得小三子愿不愿去。”爷爷想了想,慈爱的着小凤鸣。

    其实小凤鸣早就羡慕二哥,现又知大哥当了将军,就更向往大山外面的世界了。只是自己小,心中还是虚虚的。

    见小凤鸣没有拒绝,于是便研究起如何去参加选拨的事。都不知落霞谷是怎么选拨,中间需要什么关节。

    “指挥使曾说,落霞谷选拨弟子,各城都可以推荐人选,有些大户也可以捐献些财物,也能推荐人选,但普通人家就不能了,除非有特殊情况。指挥使手中正好有几个名额,我去向指挥使要一个,应不是难事。”

    秦洪听说有名额可以去一试,也高兴非常。便将此事告诉了小凤鸣的母亲和nǎinǎi,母亲和nǎinǎi听后,均都很是担心,但经大家规劝,也就放下心来。

    秦祥有军务在身,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山村。

    临走之时,留下五十两银两。叮嘱母亲,此银两为小凤鸣补身子之用,听说选拨很是艰苦。四月后来家中将凤鸣接走。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