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父亲还未回来。见凤鸣平安归来,母亲满面含泪,将他楼在怀中,哽咽着说不出话。

    “娘,我没事,不用伤心,我好着呢。”小凤鸣在母亲怀中,一边流着泪,一边安慰母亲。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母亲双手扶着小凤鸣,仔细地查,发现除了身上的衣服破损外,并无伤痕,顿时放下心来。

    小凤鸣把泪水擦了擦,“我爷爷呢,伤的重不重。”

    “爷爷腿受了伤,正在床上躺着,快去,让爷爷放心。”

    跑进爷爷房间,见nǎinǎi坐在床边,照顾爷爷喝水,他快步上前,来到床边,“爷爷,爷爷,我回来了。”

    陡然见到小凤鸣,用手肘支撑身子,坐了起来,用手揉揉眼,见真的是小凤鸣,立即笑逐颜开。nǎinǎi一下就把小凤鸣抱住,一边垂泪,一边询问他受没受伤。

    原来,只山猪将小凤鸣拱下悬崖,爷爷和父亲立即同时拿着钢叉从山猪后面开始进行攻击。

    山猪被父亲插中臀部,更加愤怒,调过头来,直冲爷爷冲去。爷爷沉着的应对,用力将钢叉向本来的山猪眼睛刺去。

    这次,钢叉准确插中了山猪一只眼睛,但疼痛异常的山猪在惯xìng作用下,还是将爷爷给击伤,獠牙将爷爷的小腿挑开一条大口子,里面白骨森森可见。

    山猪受了致命伤,顾不得二人,向大山深处逃去。

    见儿子掉下悬崖,父亲受伤,秦洪登时大急,赶紧查父亲伤势,见伤口受伤不轻,立即在四周找到一些草药。用口嚼烂,涂在伤口之上,并用布条把父亲的伤口包裹起来。

    然后又走到悬崖边,向下,发现深不见底,向下大声喊几声,但毫无回音。

    秦洪暂时没有办法下到崖下,只能忍着心中悲痛,先将父亲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才跑回村里告知了族长。

    族长立即组织村民,跟着秦洪赶回事发地,让两个人把爷爷抬回家,其他人开始到处寻找小凤鸣。

    祖孙二人正在诉说经过,秦洪和众村民陆续回来,都过来望和安慰小凤鸣。

    见其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都感觉很是吃惊,但是众人都没有太多询问,都说小凤鸣命大,有神仙保佑。

    在这期间,小凤鸣也把自己掉下山崖后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但是把吃朱果和捡到那小葫芦之事略过了。为何这样,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当村民听说小凤鸣杀死了一条蟒蛇时,都大为惊奇。均露出不信之sè。

    小凤鸣将那布口袋拿出,将蛇皮和蛇胆让众人,众人均都大惊,如此大一条蟒蛇,就是成年人遇到,也只有逃命的份。一个十岁的孩子将之杀死,惊得大家直呼侥幸。

    直到这时,秦洪才有时间去父亲的伤势,虽然已敷了草药,但是伤势太重,靠村民的土法是不行了。

    经族长和众位长辈商量,决定去十里外另一山村寻位郎中来瞧瞧。

    秦洪吃过东西,牵上村中唯一的一头老马,向那个小山村走去。

    众人一直等到了旁晚十分,才见秦洪牵着那匹老马回来,马上坐着一七八十岁老先生,那老先生怀中还抱着一小箱子。

    经老先生仔细检查,发现伤口非常严重,沉思了好久,才开出了一副药方,有外敷,也有内服的。

    老先生指着那个药方,面露犹豫之sè:“除了龙牙草(又名仙鹤草,有止血,强心,抗菌,驱虫之功效)外,其它的药草,滕龙镇药铺中均有出售。这龙牙草则要去碰碰运气。”

    由于天sè已晚,老先生只好住在秦洪家,第二天再回。

    吃过晚饭,小凤鸣来到父亲屋中,商量明天去滕龙镇买草药之事。

    秦洪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次将小三子拿回的蛇皮和蛇胆,还有那只山貂卖掉,所换银两应够买药草之用。”

    “爹,明天我和你一块去,我好久没去镇上了”。小凤鸣在一旁说道。

    “你刚回来,自己一个人在大山中待了三天,肯定很累,还是待在家中吧。”母亲接口,阻拦道。

    “我不累,睡一觉就会没事,再说,在山中也没吃什么苦,让我去吧,娘”小凤鸣楼着母亲,开始撒娇。

    母亲小凤鸣很想去,也就不再多说。只是让他到镇上不要乱跑。

    小凤鸣听此,满心欢喜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上,想着明天到腾龙镇的事情。

    突然,他想起那小葫芦。于是关上屋门,四周没人,于是拿出那个碧绿的葫芦,放到松油灯下。

    在灯光照shè下,整个葫芦滢绿异常,葫芦上的五朵云朵,更是流光溢彩,甚是诱人。

    拿着小葫芦,心里欢喜异常,他知道,这个小葫芦肯定是个宝贝。虽然小孩心xìng,但也知道财不外露,打定注意不让任何人发现这小葫芦存在。

    拿起小葫芦,用力一摇,似乎里面有一些东西,但也不能确定,于是他一手握住葫芦,一手握住盖子,用力拧了拧,丝毫不动。

    葫芦里面到底是什么,这个想法一直诱惑着小凤鸣,他出去,找来一把小火钳,用钳子夹住葫芦盖子,再次用力拧了几下,还是没有丝毫开启的意思。想来是自己力气小,等以后力气大了,在试试能不能将之打开。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