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鸣再此醒来,发现蟒蛇以死。

    瘫躺在地的蟒蛇,只见一刀尖在其头顶露出,最后一击,竟然插进了蟒蛇口中,从里向外贯穿了其头部。

    最后一下刺击,手臂划在蟒蛇锋利牙齿上,万幸蟒蛇没毒,否则,他也会和蟒蛇一样,一命呜呼。

    坐在蟒蛇旁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将刀从蟒蛇口中抽出,用力将蟒蛇皮剥下来,并将蛇胆也找出。

    然后在山洞中四处走动,想找条出路。

    来到小河边,突然发现在一堆长满苔藓碎石中,有一株翠绿的植物,出于好奇,淌着不深的水流,走到那株植物近前。

    株植物有一尺多高,上长有九片叶子,每片叶子均象小孩手掌一般,惟妙惟肖,连纹络都象及人的脉络。

    在植株顶部有两颗朱果,这两朱果与猫眼大小相似,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趁着光亮,小凤鸣发现,这两个朱果一个表面红光流转,好像血液在流动。一个却油黑光亮,犹如黑珍珠一般。

    小心翼翼将两个朱果摘下,拿在手中仔细观,突然那株翠绿植物迅速枯萎,眨眼间化成了飞灰,消散在空气中。

    如此诡异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小凤鸣不禁一阵愕然,但也并未放在心上,毕竟他才十岁。

    他将两个朱果拿到近前,只感觉清香无比,身上立马力气尽复,连伤口都没有丝毫疼痛。

    拿着朱果,嗅着其香味,禁不诱惑,拿起一颗红sè朱果,放到口中,还没咀嚼,朱果已经化成液体,顺着喉咙,流进了肚子。

    只感觉一股暖流经过体内的肠道,流到小腹处,然后又从小腹向四肢百骸扩散,似乎体内有东西在游走,只觉全身经脉麻酥酥的,浑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过了一会儿,稍微平静一下,他又拿过剩余的朱果,经不住刚才身体异样的诱惑,抬手将黑sè朱果放入口中。

    刚一入口,就感觉一股辛辣之极的液体顺喉咙流入体内,他急忙张口,想要将之吐出,但已然不及。

    感觉浑身立时滚烫起来,四肢肿胀无比,浑身疼痛异常,五府六脏如数把小刀乱戳,疼的小凤鸣倒在水中,不住翻滚。

    这时,感觉喉咙处有一股腥臭之极的液体,他口一张,哗一声,从口中吐出了一滩黑乎乎的东西。他脑袋轰一声,顿感觉一片空白,大叫一声,昏倒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缓缓苏醒过来,发现身上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上面也血迹斑斑,胸前有一团污物,一股腥臭味直冲口鼻。

    尽管身上血迹斑斑,但却发觉,他没有丝毫疼痛,就连以前的伤口也都不见了。

    就着光亮,发觉裸露在外的皮肤,十分光滑柔嫩,如同刚出生的婴儿。同时感觉山洞明亮了很多,入目景物清晰无比,水流和虫鸣声也变得清晰异常起来。

    小凤鸣怔怔的站在河中,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感觉事情诡异异常,仔细回想昏睡前的情形,自己吃了两个朱果,头一个朱果十分香甜,后一个却辛辣之极。

    小凤鸣还不知,他已经经过了易经改髓,阔脉固骨了。

    要不是他突然闯入,那条蟒蛇如果吃了那两朱果,就能蜕变成一级妖兽,凭其种族天赋,就可修炼。

    野兽晋级妖兽,其难度不下于凡人修仙。只是那两朱果还有一个多时辰才能完全成熟,就在此时,小凤鸣掉下了山洞,之后,一切都随之改变了。

    他在河水中将浑身清洗一遍后,爬上岸,山洞没有其他异物,然后找到一个出口,带着蛇胆、蛇皮爬了出去。

    经如此长时间,天已要黑,只得找到一个山洞过夜。

    睡到半夜时分,在他似睡非睡之时,不经意间往洞外瞥了一眼,陡然见距离山洞十几丈远,有一发光体闪烁着柔和的光芒,要不是眼力增加,定不会发现。

    外面山高林密,晚上更是黑漆漆的,万籁清鸣,远处不时传来兽嚎,他拿着小刀,jǐng惕的注意着四周,小心翼翼的向着那发光体摸去。

    到近前才发现那个发光体是在一处靠近山体的碎石中,用力将碎石挑开,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体呈现出来。

    将之拿起,那物体有婴儿拳头大小,外形成葫芦状,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入手温润。

    顾不得细,用刀在四周划拉了一下,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于是返回山洞继续睡觉。

    天亮后,拿出昨晚捡到的那个葫芦,仔细观,发现这个葫芦通体碧绿,乍一非常象玉石,但又不像玉石坚硬,入手温润,极有手感,上面布满了花纹。

    从花纹,好像云朵,数了数有五朵,其中一朵呈现出一丝淡淡的黄sè,神态轻盈,象要飘动起来。

    葫芦顶上有一个如同葫芦一体的小盖子,小凤鸣用力拧了拧,纹丝不动。没有办法,只能拿回家让父亲试试。在破烂的衣服上撕掉一条布条,将小葫芦挂在脖子上。

    喝了些溪水后,继续向前走去。

    走了近一个时辰,突然前面传来刷刷的声音。小凤鸣机jǐng的躲到一棵大树后。

    过了好一会,前面出现三人,正是本村当家三叔和两位本家大哥。

    小凤鸣赶紧走出,叫道“三叔,三叔,我在这儿呢”

    三叔发现了小凤鸣,惊喜异常:“凤鸣,终于找到你了,受伤了没有?”。

    “受了点小伤,不过现在好了,我父亲和爷爷呢?”

    “你爷爷腿受伤了,现在在家,你父亲和十几位乡亲在另外地方找寻你,你没事就好,我这就让二旺去通知他们。”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