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子,小三子,今天进山,快起来。”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院子中喊道,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西屋中一个带着稚气的声音响起:“嗯,这就起来。”

    这是位于茫茫大山脚下的一山村,山村只有三十来户人家,这样的村庄,在遍布大山的大梁国,再普通不过。

    山村大多姓秦,相传数百年前一秦姓大户为了避祸搬迁至此。

    时过境迁,秦姓大户早已没落,只留下其族人世代以打猎为生。虽说清苦,倒也能得温饱。

    秦洪,四十岁上下,长得健壮魁梧。一家人居于山村东部靠后位置,其父已六十多岁,山里人经常爬山,身体倒也康健。

    膝下子有三人,大儿子前年被征去服兵役了;二儿子在距离山村三十里外,滕龙镇上铁匠铺当学徒;只有小儿在家陪伴父母。

    小儿子名秦凤鸣。这么体面的名字可是大有来由。

    据说秦凤鸣出生时,山中鸟鸣叫了半夜,天亮之时,秦凤鸣顺利落生,族长于是起名叫凤鸣,说以后肯定能飞黄腾达。

    凤鸣今年刚好十岁,虽面sè微黑,倒也长得眉目端正。自小聪明伶俐,无山村孩子的木讷之sè。

    穷人之家孩子早当家,凤鸣六七岁开始,就随父亲进山打猎。

    小凤鸣一人住在西屋。听到叫声,用手揉揉朦胧的睡眼,迷迷糊糊爬起床。”

    穿好衣服出来。由于昨夜下了一阵小雨,空气显得格外清鲜,能嗅到绿叶夹杂雨水的味道,外面林中,各种山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早饭和往常一样,桌上有四个小盘,一盘野蘑菇,一盘咸鱼,一盘青菜,一碟咸菜。

    这些菜食不需花费任何钱财,都是山中所有。小凤鸣从来不挑食,就着菜将两小碗野芋头饭吃完。

    吃过早饭,爷爷和父亲带上干粮,拿好用具出门向山中走去。

    小凤鸣将一把一尺多长的小刀别在腰间,拿起一把小钢叉,跟了出去。

    昨rì小凤鸣和爷爷,在距村二十里处布下了套子和兽夹,今rì就是有无收获。

    一路上,爷爷和父亲要时时判断方向,并注意四周情况,留意有无毒蛇、毒虫。

    小凤鸣蹦蹦跳跳,时不时采几株蘑菇、摘几颗野果,倒也不觉寂寞。

    一路上翻山越岭,近两个时辰后,三人终于赶到目的地,此次收获颇丰,捉住了两只野山鸡,一只山兔和一只山貂。

    将猎物收拾完毕,三人在山石上休息,拿出干粮,寻了些清水,边吃边聊。

    山貂,在众多小猎物中,甚是珍贵,可以换不少银两。故三人很是高兴,决定趁天早,再向前走两三里,能否碰到麋鹿、章子。

    将猎物藏在树洞中,用碎石封好,然后起身向前行去。

    这一带已少有人来,好些地方,已无路可寻。需用柴刀砍掉前面的藤蔓,才可通过。

    正当三人寻找猎物之时,距其十几丈外突然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秦洪敏捷爬上前面山堆,扒开灌木,见一只二百来斤的山猪,正在十几米外啃树根。

    山猪两根大獠牙,尖尖向前,甚是吓人。

    山猪的耳朵异常灵敏,秦洪发现它时,它同时也发现了秦洪。

    秦洪见不能躲藏,冲后面二人急急喊道:“是一只山猪,你们快向回跑,我拦它一下。”

    顾不得其他,秦洪拿起钢叉,做好防御。

    山猪见有人打扰自己进食,愤怒非常,嚎叫一声,向秦洪猛冲过去。

    见山猪冲到近前,钢叉猛然向其眼睛插去。同时,身子跃到一边。

    由于惊慌,这一叉没能插中猎物。山猪“噌”的一声越过秦洪,往小山下冲去。

    此时,小凤鸣二人还未跑出多远。爷爷见山猪冲来,手持钢叉打算将其拦截,一边告诉小凤鸣,不要停,继续跑。

    山猪由于惯xìng,没有转身攻击秦洪。而是径直冲到爷爷面前。

    爷爷拿钢叉向野猪面门插去,钢叉插中山猪头部,但未能击中其眼睛,‘嘭’一声,钢叉被山猪坚硬的皮肤弹开。

    山猪经受两次攻击,虽未伤到其要害,但也疼痛非常。

    此时,山猪已异常愤怒,双眼闪着凶光,嚎叫着,冲向不远处小凤鸣。

    小凤鸣扭头见山猪奔自己而来,顿时大惊。把小钢叉一扔,飞快的向后跑去。

    因他人小,动作灵敏,山猪向其扑来之时,就机jǐng向旁边大树后跃去。总能堪堪躲过山猪獠牙。

    刚经受两叉,山猪已经处于愤怒状态,唯一目标就是面前手无寸铁的小凤鸣。

    经三年的打猎,爬山打柴,小凤鸣比起城里同龄孩子,体力上要大得多。但是经几次躲闪,也已气喘嘘嘘。

    正在此时,山猪又一次向小凤鸣冲来,因体力下降,小凤鸣此次未能躲开山猪獠牙,被獠牙挑中,随即飞出。撞在一棵大树之上,顺着山坡往下滚去………

    ---------

    这是一部修仙文,只是前面铺垫多些,希望读者耐心下去。

    [三七中文 .37zw.]百度搜索“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