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肉身强大又如何,老夫不信凭你区区一名通神初期之人,还能祭出何种恐怖的攻击。并且刚才老夫不过是随手一击,下面的攻击,你凭肉身之力能够抵御下来,那才会让老夫佩服。”

    鹄风正冷哼一声,诧异的表情一闪即逝,口中厉声话语再次响起。

    就在他话语出口,打算祭出更加强大攻击之时,突然一团碧绿火焰乍然出现在了他的眼中,犹如一道碧绿匹练,向着他面前激射而来。

    还未等中年有所反应,祭出什么攻击拦截之时,一条数丈之巨的青龙突自显现在了空中。

    青龙浑身碧绿火焰包裹,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在空中。

    一声龙吟响彻,庞大青龙在空中顿时急速盘旋飞舞,其浑身的龙鳞,陡然直竖而起,浑身震颤之下,一柄柄碧绿锋利的利刃,突然随着青龙庞大身躯震颤激射飞出,向着刚一愣神的中年修士轰击而去。

    仅是瞬时间,便已经有了数百道锋利利刃展现在了当场。

    碧绿剑刃锋利,剑刃外面更是包裹着一层碧绿火焰,一股恐怖的炙热气息弥漫,剑刃激射之中,好像将虚空都焚烧刺穿了一般。

    站立两百丈外的鹄风正陡然见到如此攻击展现,目光之中顿时显露出畏惧之意。但其终究是通神峰修士,牙关紧咬之下,一股璀璨的霞光顿时展现在了当场,一道道五彩利刃,突然自霞光之中吞吐而出。

    五彩霞光,好像一个巨大的,不断向外击刺锋利剑刃的球体,将鹄风正的身躯,完全笼罩在了当中。

    砰鸣之声,如同连珠炮般,响彻在了当场。

    看视鹄风正所显出的如此防御手段,秦凤鸣眉头略是一皱。对方的此种的攻守一体的手段,竟然与他的清焛剑盾有些相像。

    只是对方的这一手段,明显比清焛剑盾要强大很多。

    当然,秦凤鸣的清焛剑盾威能强弱,也是看对手而言的。

    如果是面对鹄风正,清焛剑盾,定然不会抵挡下对方的恐怖攻击,难以与对方的这一防御手段相比。

    但是面对一名通神初期或是通神中期,凭借清焛剑盾,他还是有很大把握能够抵御得住对方几记拼力攻击的。

    璀璨霞光吞吐的五彩剑刃激闪,终是将青龙的这一波猛然攻击所抵御。

    不待青龙再祭出第二波攻击,那团包裹鹄风正的霞光,猛然席卷而动,能量波动一起,顿时消失在了当场。

    “辈,你想凭这以魔焰所化青龙,就想胜过老夫,那你将老夫堂堂的通神峰之人想的太简单了。下面,老夫就让你知晓,通神峰修士的攻击,哪里是你能够抵御的。”

    霞光一闪,一名后背生长一对五彩羽翅的中年,突然出现在了另外一处方位之上。

    这一番闪避,让秦凤鸣心中也大为佩服。如此速度,如果他不施展玄凤傲天诀身法,仅是平静玄天微步,可能还真的追不上对方的移动速度。

    玄天微步,自然也是极为强大的争斗身法,但秦凤鸣境界终是与鹄家的这位老祖相去甚远,故此玄天微步虽然强大,但也不是真的就无敌,能够跟上任何通神峰修士的身法。

    见到鹄风正祭出了羽翅,秦凤鸣自然不会吃惊什么。羽翼族,本就以遁速著称。加上其背后的羽翼加持,速度更是快疾。

    见到鹄风正身形包裹在一团璀璨霞光之中围绕着自己身周急速游走,秦凤鸣心头也是一阵无语。

    对方如此作为,自然是怕去自身在施术之中被秦凤鸣打断。

    而秦凤鸣在鹄风正如此急速身法移动中,倒也难以将之锁定。

    “哼,老匹夫休要张狂,你不是想得到眩光万妙水吗,现在秦某就交给你。”目光随着鹄风正的身形在方圆千丈范围之中急速游走,秦凤鸣念头急转,口中陡然出了让急速移动身形的鹄风正一滞的言语。

    随着秦凤鸣话语出口,一只巨大紫黑色酒盅,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酒盅紫芒狂闪,一只漆黑的瓶自其肚腹之中一飞而出。在一根紫色光带裹带之下,直接便向着正在惊怔鹄风正而去。

    瓶刚刚脱离紫色光带的缠绕,一股诡异的意境,便陡展现在了当场。

    那意境让人感觉极其的眩晕,好像心神在一处空旷无边的空间之中急速飘荡旋转,一股极力的昏厥更是让感应到之人立即坠入其中,同时,一股极其飘渺无助的感觉充斥心头。

    伴随着黑色瓶的飞出,正在停下身形的鹄风正,猛然目光一散,身形,已然不受控的向着下方石地坠落而去。

    一声惨呼,更是自远处那名躲在数千丈远的聚合修士口中呼喊而出。

    噗通一声,那名聚合修士,同样坠落到了地面之上。

    看着刚才大展神威的鹄风正如此便坠落到地面,并且昏迷不醒,道道紫色光带护卫之下的秦凤鸣,眼中惊喜之色难以压制的显现而出。

    他虽然知晓眩光万妙水的意境攻击极其恐怖,但他也没有料到,堂堂的通神峰修士,会仅是被那意境扫到,就陷入到了那种昏眩之中难以自拔。

    如此威力,还是超出了秦凤鸣意料。

    先前之时,他判断,如果是通神后期、峰修士,可能会在意境中陷入昏迷,但那也是近距离之下,此刻瓶距离鹄风正可是还有近两百丈之远。如此距离,都能够让一名通神峰修士立即陷入昏厥,这让秦凤鸣心头猛然想到,如果拿其对付玄阶初期修士,不定也会有不效果。

    但此想法也仅是在他脑海中一闪,就立即让他抹除了。

    当初他得到这眩光万妙水时,双婴刚刚进阶到通神,神魂境界也不过是玄阶初期。那时他都能够抵御,那就足以明。这眩光万妙水虽然可以影响玄阶初期修士,但并不能如面前对付鹄风正一般犀利。

    如果他拿出此物对敌,那一个不好,不但没有将对方擒拿,反而会让对方抢夺到这件逆天之物。

    如此不智之事,他可不会去做。

    收敛心情,秦凤鸣看视向黑色瓶,片刻后,神念一催,混沌紫气盅重新将那黑色瓶收归到了酒盅之中。

    这眩光万妙水,里面有杂质,他需要寻到炼制之法,将其提纯,然后再将之熔炼进入一件法宝或是一种秘术神通之中。

    身形一闪,秦凤鸣到了昏厥的鹄风正身前,一道禁锢能量侵入到了其体内,将之彻底禁锢。

    (三七中文 .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