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娜有些迟疑地看着货架上的商品,那是一段来自英国的高级呢绒,售价8元。而她口袋里只有刚刚卖掉猪后得到的12元钱,实在是太贵了,她叹了口气。

    “法比安,呢绒实在是太贵了,我原本想给你买来做件衣服的呢。你以前的衣服太破旧了,下午要去定远堡集训,没有新衣服会不会被别的村子里的人嘲笑?”汉娜歉疚地看着法比安·克林格曼,一脸担忧。

    “没关系,亲爱的。”法比安亲吻了下妻子,说道:“葛先生说了,去集训的时候统一发放制服。不用担心我,大家都穿一样的衣服。”

    “葛先生是村子里的体面人,他这样说肯定没问题了。”汉娜有些开心了,“阿黛儿小姐说参加五天集训就能得一角钱,这次集训一直持续到4月小麦播种前,到时候能得一块多钱呢。”

    “下个月把家里吃不完的土豆全部拉到定远堡卖掉,差不多能卖20元,得到的钱去赎买土地,这事得在4月份土豆播种前办妥。钱要花在要紧的地方,明白了吗,亲爱的。”法比安宠溺地捏着汉娜的鼻子说道。

    “法比安,你这次去集训是因为西班牙人的事情吗?昨天阿黛儿小姐在吃晚餐的时候和我们说今年西班牙人会来抢夺我们的粮食和牲畜。因为他们在和荷兰人还有很多国家在打仗,他们没有钱花了,所以就要来抢劫我们,这是真的吗?”汉娜突然有些担忧地问道。

    有些事情执委会并没有瞒着这些底层农民们,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他们能够敏锐地察觉到鞑坦港和定远堡最近一段时间内隐藏在平静水面下的暗流。所以,堵不如疏,还不如以自己的方式来引导舆论,加强宣传,先在他们心目中坐实西班牙人的强盗嘴脸,这样多少也能激起他们点同仇敌忾的勇气。

    法比安的脸顿时有些不好看了起来。“这群蛀虫!他们会得到惩罚的!”

    虽然有些闷闷不乐,法比安还是陪着妻子在供销社里挑选商品。货架上的商品如今是越来越丰富,汉娜目光在蔗糖、干果、干酪、腌肉中不停逡巡。法比安则将目光定格在了货架上的几瓶烈酒上,正准备问营业员价格,只见门口一阵嘈杂,一群十多岁的半大小子冲了进来。

    为首一名高大少年一把将十个壹元硬币拍在柜台上,微抬着下巴骄傲地看着惊讶地店员和顾客。“买酒!买酒!全买了!”后面几个少年把脸凑了上来吵闹着要买酒。

    店员有些惊讶,但很快恢复了镇静:“只有一种烈酒,每瓶售价2元,您确定要买吗?”

    少年的神情挣扎了一下,似乎对钱就这么花出去也感到颇为肉痛,但很快又故作豪爽道:“全买了,5瓶!”身后的少年们顿时发出一阵欢呼。

    “不,苔丝,你不能卖给他!”店员正要拿酒时,旁边一位中年人走了过来。

    “店长先生。”店员苔丝微微鞠了下躬。

    “吉文,你这个坏小子。你哪来的钱?”中年人将十块钱在手中掂了掂,瞟了一眼吉文,道:“十块钱呢。你一个月的津贴才5角钱,你什么时候赚了这么大一笔钱了?”

    “是校长先生奖励我的,因为我解答出了他的考题。”吉文骄傲地回答。

    “呵呵呵…”中年店长笑了起来,“真不错呢。你父亲知道这件事吗?”

    吉文一听这话气势顿时一挫,但很快又强硬起来:“我不用所有事情都向父亲汇报。我现在是军人了,海军‘东岸之鹰’号护卫舰的军人,也许以后你就得称呼我为吉文先生。”

    “吉文先生…吉文先生…”身后一帮少年们鼓噪了起来。

    中年人瞪了他们一眼:“我十六岁就当了一名水手,跟过很多著名的船长,我甚至去过东方,你们这群小混球上过战场吗?杀过人吗?赶紧回家,酒不能卖给未成年人。”

    “我会证明我的勇敢的。”吉文骄傲地一扬下巴,“西班牙人来的时候我会把他们通通打进海底。还有,不能卖酒给未成年人,这是什么时候的规定?”

    “就是刚才,现在!”一股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制定的规则,海军不需要醉鬼。”

    吉文的身体一僵,围在他身旁的少年们也一哆嗦,一个个低着头恨不得直往桌子底下钻。

    “校…校长先生。”吉文哭丧着脸转过身来,“我…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陆铭早上看到这帮孩子在财务室支了钱以后就呼朋引伴兴高采烈地冲了出去,隐隐约约还听到他们说喝酒什么的字眼,就知道这帮孩子要去哪里,于是他悄悄跟了上去,果然在供销社逮住了这群要买酒喝的少年。

    说实话,未成年人饮酒在这个时代实在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果他买得起酒喝的话)。不过陆铭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在他刻板的想法中,未成年人喝酒绝对是大忌,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吉文,你们的假期被取消了。现在立刻给我回到学校去,锻炼体能,快!”

    法比安在一旁看着这帮垂头丧气的少年,不由得咧开嘴笑了,他的妻子汉娜则在一旁嘟囔了几句“粗鲁的爱尔兰人”。

    就在这时,街道上突然响起了一阵嘈杂声,很多人在大呼小叫。背着双手在慢悠悠踱步的警察也立刻紧张了起来,他们从腰间抽出短棍,朝人群密集的地方挤了过去。

    “码头上来了艘西班牙船!”有人在高声喊着。这个轰动的消息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在人群中传播开来。

    很快,更多更详细地消息传来了。“码头上的西班牙船没有多少人。”“他们下来了几名官员。”“西班牙人十分傲慢。”“他们的官员得到了接见。”

    供销社中此时也没人再有心思继续购物了,很多人都焦急地打探着消息。陆铭也一脸凝重之色,揪着一帮学生的脖子将他们赶回了学校,然后立刻朝海军部赶去准备打探消息。

    花了十分钟时间赶到海军部办公室,却见办公室内根本没几个人。大家都趴在楼梯口栏杆上朝下看着什么,陆铭好奇地探头过去,却发现入目的是几个身穿礼服的西班牙人,而执委会的成员们则站在他们对面。

    “神佑罗马人的国王;天主教徒最高武装总司令;金羊毛骑士团团长;托斯卡纳保护人;意大利的仲裁者;最神圣的爵士;印度洋诸岛和欧洲大陆的共治国王;巴塞罗那伯爵;耶路撒冷国王;葡萄牙的统治者;莱昂、托莱多、巴伦西亚、阿拉贡、两西西里、格拉纳达、安达卢西亚……(省略N字)的君主;西印度的主宰者;以及一切西班牙附庸国的保护人;伟大的腓力四世派遣他最忠诚的大臣、上流贵族、虔诚的天主教徒、优雅的阿方索·比安卡·德·桑蒂斯·罗梅罗致信鞑坦人首领……”

    “这家伙在说什么?”连耐姓最好的马乾祖也有些不耐烦了,悄悄地问高摩。

    “呃,前面那一大段是西班牙国王的头衔,绝大部分都是废话,目前…还没说到重点呢。”高摩有些汗颜。

    ……

    “鞑坦人非法占据了伟大的腓力四世陛下所任命秘鲁总督辖下的拉普拉塔东岸地区,违反西班牙王国贸易法律。仁慈的罗梅罗总视察官阁下准许鞑坦人在缴纳自1630年以来历年积欠税款100万比索后自由离去。”西班牙人此时终于念完了那封冗长的信件,然后把它交给了接待他们的外交委员高摩。

    高摩早料到了西班牙人要来找茬,但没想到他们胃口那么大,100万比索,呵呵,好大的口气。将西班牙人的要求和执委会其余委员们通报后,不出意外引起了大多数委员们的激烈反对。

    “居然被人敲诈到头上来,这如何能忍?”“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吗,一手收完钱然后再一手开战。”“没钱,老子不答应,要打便打。”“赶紧告诉他我们这钱多的是,让他自己来取。”

    高摩毫不意外大家的反应,然后他正式向西班牙总视察官的特使表示拒绝他的要求。

    西班牙特使也不意外,他随即从怀里拿出了另一个信封,交到了高摩手中,并说道:“依据中立交战原则,在西班牙王国秘鲁总督向你们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前,你们将有六个小时的时间进行准备。”说完,他也不等回应,带着他的随从径直走了出去。

    擦,这…这就算是开战了么?被人宣战了?众人一时都有些迷糊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