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2年6月10曰。定远堡垦殖区开拓大队第1生产队的1000亩农田获得了巨大的丰收,超过900吨的土豆被纳入东岸公司储备粮仓库。这批土豆足够目前所有人加在一起吃半年,悬在大家头顶挥之不去的粮食阴影终于暂时消退了。

    为此,执委会组织了规模浩大的庆祝活动,并把每年的6月10曰定为丰收节。

    布兰科·索萨·德·阿尔梅达和随从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街道上到处是狂欢的人群。几个粗鲁的德意志人坐在街边的小桌子旁,一边醉醺醺地喝着装在小木桶中的不知名烈酒,一边旁若无人地大声谈笑着。

    街角似乎在发放免费的食物,大群的人拥挤在那里。几个穿黑色制服的警察在那里维持秩序,他们脖子上挂着铜哨,腰间别着短棍,即使是最粗鄙的爱尔兰人看到他们也都变得规规矩矩。

    作为圣维森特最为博学的学者,布兰科发现了很多令他感到有趣的事情。街道上走过的行人明显来自许多不同的国家,这里面最多的是德意志人,其次是捷克人、挪威人、芬兰人和爱尔兰人,这从他们相互之间交谈所使用的语言就可以听出来。不同国家的人之间交谈使用的似乎是另一种独特的语言,布兰科有些惭愧,他并没有听出这是哪个民族或国家的语言,或许是鞑坦语?

    但是来自耶稣会的西芒·佩雷兹·达·席尔瓦神父提出了不同的见解,他认为这种语言似乎和东方明帝国使用的语言非常相似。曾经在澳门待过多年的西芒神父精通明国的文字,并且会说一口流利的明国南方地区方言,他的话具有很大的可信度。

    而且,他很快找到了证据来支持他的论点。前方十字路口有一排新建的东方风格的红砖青瓦房屋,房屋门檐下挂着一块木牌,上面用某种黑色染料写着一排字。

    “写的什么?”布兰科看向西芒神父。

    “供…销…社。”西芒神父有些茫然,这三个字他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却完全没有头绪。

    “或许是个商店。”西芒神父看了会儿后不确定地说道。

    “走吧,看看去。”布兰科转头说道,“里卡多、卡洛斯,一起过去看看,或许我们会有新的发现。”

    四人穿过十字路口,进入了“供销社”。店员看着衣冠楚楚的四人,略微有些惊奇。不过她也仅仅是略微惊奇了些罢了,码头上经常有来自各个国家的船只停泊,肮脏粗鲁的水手、衣冠楚楚的绅士甚至还有一些美丽的女士都会趁停泊期间进入城区逛一逛。各色人等她也见过不少,这四位绅士、教士、商人、军官的组合虽然不多见,但也勾不起她太大的兴趣。

    店内的空间并不大。门口摆放着一张长条形柜台,柜台后挨着墙壁摆放了几个货架,货架上的商品种类也不是很丰富。布兰科走近中间正对大门的货架看着,发现大多是一些欧洲常见的商品,如棉布、亚麻、酒类、糖、盐、橄榄油等等。布兰科判断这里面大概只有盐是鞑坦人自产,其余应该都是从欧洲进口的。

    “伧啷”一声从左边传来,布兰科转眼看过去,发现里卡多上尉拔出了一把摆放在左边货架上的军刀。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门内两名警卫的注意,警卫每人身上背着一枝火绳枪,腰间也挂着一把同样的军刀。店员也走了过来,她踌躇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或许是她不知道该和这些人用什么语言交谈。

    “曰安,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阿莱西娅·巴斯迪恩用法语小心地问道,这四个顾客看装束似乎是西班牙人,希望他们能听得懂法语。

    “曰安,美丽的女士。”里卡多上尉答道,“我只是想试一下这把锋利的军刀,对于惊扰到你们,我很抱歉。”

    “先生,这把军刀使用优质钢铁锻造而成,比同类军刀品质更优,非常适合您使用。”阿莱西娅熟练地说道,“相信我,在不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决斗场上,他都是您可以信赖的伙伴。事实上,这把刀我们已经销售出去超过1000把了。如今在瑞典、俄罗斯和勃兰登堡地区,我们的军刀就是可靠的代名词。”

    里卡多沉吟了一下,抚摸着刀身上的铭文,问道:“这把军刀售价多少?”

    “2元5角,先生。”阿莱西娅立刻回到道,“您需要它吗?”

    “是的,我需要它。”里卡多上尉付过钱,然后将刀悬挂在腰间。他在码头上兑换过一些鞑坦人的货币,知道2元5角相当于20西班牙里亚尔。这个价格谈不上贵也谈不上便宜,但是这把刀里卡多上尉确是真的很喜爱,男人总是需要一些特别的玩具。

    “先生,您还需要看一下其他东西吗?”阿莱西娅做完一笔生意,开始继续推销别的商品,“我们东岸公司生产的工具及农具也很不错哦。请看下面,铁锹、镰刀、十字镐、叉子、斧头、铁钉、铁锤、屠刀等等都非常不错哦,同样也是使用优质钢铁制造,而且价格也很便宜呢。”

    里卡多没有说话,布兰科却看了过来。众所周知,宗主国对于新大陆殖民地的工业发展都是有着严格限制的。他们每年由垄断贸易的王室或者大公司从本土运来各种生产生活物资到殖民地高价销售,再从殖民地运走诸如棉花、糖、可可、咖啡等特产回本土销售,赚取高额利润。

    17世纪前半期的巴西主要的出口贸易品除了巴西红木外,要么是蔗糖、烟叶、棉花、靛青等种植园作物,要么就是皮革、兽脂、马(牛)毛、牛角、毛皮、羽毛和甜酒等畜牧产品。与出口贸易品相对应,巴西进口的产品主要是醋、铁器、亚麻布、棉布、丝缎、药材、油、帽、酒、腌腊火腿和机器等生产生活物资,主要来自葡萄牙。

    从中可以看出,殖民地大量出口初级农牧产品,进口生产工具和生活消费品。由于贸易垄断,巴西土生种植园贵族和畜牧贵族每年都将损失大量的利益。这使他们对于大城市里的葡萄牙商人极为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不得不依赖他们。

    布兰科·索萨·德·阿尔梅达作为巴西南部“蔗糖贵族”庄园主的儿子,对于这种现状是再清楚不过了。如今看到鞑坦人这里竟然有门类如此齐全的农具和五金制品,不禁动了心思。如果他们的产量足够,自己可以通过家族的船只将其走私回巴西,然后或者自用、或者转口销售,都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而且,这些鞑坦人似乎非常缺乏巴西大量富余的畜牧产品和蔗糖、烟叶、棉花、靛青等经济作物,双方之间的经济互补姓非常强。想到这里,布兰科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有了自己的想法。

    四人又看了会儿,发现再无新东西,便出了商店。刚才在商店里他们已经问清楚了他们要去的地方怎么走,这会儿一出门便直奔目的地。

    沿着十字路过向北走了几分钟,让过两波欢庆的人群,就到了一座带围墙的三层的红砖楼房前。这是整座城市内最高的建筑,也是唯一一座高层建筑,使用红砖和水泥预制板制成,宛如九十年代初中国大地上随处可见的乡村楼房。

    这是新建的执委会行政大楼。原来的办公木屋拆掉后,建筑公司就在原址上兴建了这座楼房,并且使用了砖窑场水泥预制板分场最新出品的钢筋水泥预制板。整座楼房共三层,十八个房间,几乎囊括了穿越众的所有行政机构。

    围墙入口驻扎了内务部一个小队8名警察,内部还有分散的三个小队共24名警察,算得上是警备森严了。门口有个接待室,在里面办公的是一名穿越众,身边还带着一名翻译。

    翻译是个法兰西人,在听完布兰科的介绍后,再用英语转述给那名穿越众。

    “你说你是巴西人?到这里来购买武器装备?”李乐问道,“想要购买什么装备?”

    “我们需要你们生产的优质板甲、大威力轻便火炮,当然了,还有锋利的军刀。”布兰科说道,“我得到了巴伊亚总督的授权,我们可以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李乐拿出一张纸,刷刷刷地写了几笔,然后说道:“板甲、大炮的出售需要陆军委员、海军委员和物资委员的联名许可。今天很不巧,他们都去西边参加庆典仪式去了。这样吧,你们拿着这张单子,到水坝上游的港务局,他们会安排你搭船到目的地的。快去吧!”

    布兰科四人无奈,只好拿着单子一路找到城内的港务局。港务局的一名“鞑坦人”官员仔细核对了一下单子,然后往单子又填写了几行字交给布兰科,嘱咐他把单子交给下一个他遇到的官员。接着一人收了一角钱的船票费用后,就安排他们搭乘一艘运输物资的内河小木船前往开拓大队第1生产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