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托枪,开步走,一二一…一二一…”随着彭志成的口令,新建陆军第一营250名官兵迈着还算整齐的步伐,通过北门后在城外列阵。

    第一营以哨位单位排列,三哨连成一体,每哨第一排居前,以此类推,组成了一个48*5的方阵。前四排官兵身着坚固的三一年式全身甲,腰间挂了一小包、一大包和一个火种罐,小包是引药包;大包里仔细码放着一个个圆柱形小纸袋,小纸袋里面装着火药和弹丸,这是穿越众推行定装弹药的结果;火种罐则是为了射击时点燃火绳所用。

    读力野战炮兵第一哨的弟兄们已经在前方建起了炮兵阵地,六门4磅炮和两门8磅炮已经架设了起来。每门炮的后方都有一辆弹药车,上面装满了桶装火药和各类炮弹。炮兵们围着大炮忙忙碌碌,做着发射前的最后准备。

    他们在接到敌军登陆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出外架设阵地。45名官兵加上三四十匹挽马,将8门大炮在最短时间内拉到了阵地。炮兵阵地架设完毕后这些芬兰挽马立刻被还了回去,战场上刀枪无眼,万一这些马匹有个损伤就亏大了。在执委会眼里,这些马匹的价值可比大炮大多了。

    拉回去的马匹也没闲着。执委会把能用的马匹都拉了出来,凑了40匹。又在那批哥萨克农奴中一通宣传加许诺,总之是自由民身份加金钱,成功地招募到了40名骑手。这些哥萨克几乎人人会骑马,执委会给他们配发了新打造出来的三二年式指挥刀作为武器,当做一支后备力量。此时大战在即,能多一分力量都是好的。

    彭志成举起了军用望远镜,镜头里的敌人同样排着整齐的方阵。服装看起来略微有些凌乱,不过这年头欧洲军队也没什么正规军服,杂乱一点很正常。

    对方没有火炮,大概是因为海上登陆,装运不易;又或者是缺乏挽马,运输不便,总之这对第一营250名官兵来说是个好消息。

    对方的指挥官也举起了单筒望远镜,不知道他在看到己方装备精良、战意还算可以的士兵后会是一副什么心情。彭志成暗暗想着。

    肖恩·拉法兰的心情的确很糟糕。

    这次登陆作战完全就是他一意孤行的结果。本来大家在看到炮台无法轻易攻破后,都主张返航或者干脆继续南下抢劫一把西班牙人的市镇。

    英格兰人和荷兰人可以说出抢劫西班牙人市镇这种话,因为他们或者是货真价实的海盗,或者母国正与西班牙人交战;但是肖恩·拉法兰不敢,他是圣克里斯多夫公司的高级官员,再说大点就是法国政斧派驻加勒比地区的殖民代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得谨慎,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愚蠢举动而使法兰西陷入与西班牙帝国的直接冲突。

    不过对上毫无背景的鞑坦人就没必要考虑这么多了,直接动手就是。虽然肖恩一直很奇怪这个东方的游牧民族为什么会坐船来到万里之外的南美洲,不过目前显然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只要知道进攻鞑坦人的城堡不会有任何额外的麻烦就行了。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座城堡内有着惊人的财富!能够挽救公司、连国王都会眼红的财富!只要成功干下这一票,公司就能得到挽救,而自己也会得到巴黎高层如黎塞留大人的赏识,飞黄腾达简直是一定的。或许还会有那么一两位美丽的贵族小姐因为自己在新大陆的英勇事迹而对自己倾心,这也简直是一定的!

    为此,肖恩·拉法兰费劲口舌游说其余几位船长,主要是荷兰人和英格兰人。阿德里安·弗洛雷斯船长理解自己挽救公司的急迫心情,而且自己是此行的指挥官,他必须服从自己的命令。

    “老好人”号上面并没有装载什么士兵,所以肖恩对于英格兰人是否参加此次行动并不是很在意;至于“乌鸦”号的船长鲁本·德梅尔,则是肖恩努力说服的对象,因为这艘荷兰笛形船上可装载着150名士兵。

    为了说服德梅尔船长,肖恩费劲了口舌,最后不得不许诺事成后分配更多的份额给对方,才让对方勉强答应上岸和法国人一起进攻,但是要求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要立即撤退。

    德梅尔船长答应后,英格兰船长约翰·斯顿无可无不可,最终也答应带25名水手一起上岸碰碰运气。

    出发之前的肖恩·拉法兰虽然因为敌人炮台的表现而略微有些担心,但他还是相信自己能够击溃敌人占领城市的。科尔特斯和皮萨罗带着那么一点点人就夺取了墨西哥和秘鲁,自己如今有375名来自欧洲的训练有素的士兵,占领全部居民可能都不足一千人的鞑坦人的城市,应该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

    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对方的城墙。要是他们躲在城墙内不出来,自己又没有携带大炮过来,占领城市还真是有点麻烦呢。

    所以,当肖恩·拉法兰在进军时看到对方居然没有龟缩在城内,居然在城外列阵时,心里顿时一阵狂喜;不过很快这种喜悦之情就被冲淡了不少,因为他看到鞑坦人排出了整整齐齐的方阵,而且士兵们基本都穿着明晃晃的板甲,手里还有火枪,看起来就是训练有素的模样。这让他的心情略略变得糟糕了起来。

    但是事已至此,大家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前进了,也许对方只是摆出来的样子货呢。

    “上帝保佑。”肖恩郑重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高声叫道:“士兵们,为了荣耀,为了财富,我命令你们进攻!上帝保佑我们!”

    “上帝保佑!”士兵们祷告完毕,端起火绳枪或者各种五花八门的武器开始前进。

    小溪湿地自从执委会修建了水库并且大修水渠饮水灌溉后,目前水流量已经极少了。不过泥泞的河床仍旧是行军的噩梦。

    第一营的士兵们在收获完毕的麦田中列阵,人与人之间间隔约半米,士兵们一边紧张地装填着弹药,一边仔细检查火绳有没有熄灭,然后等待军官的命令。

    初上战场的他们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不过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好在平时的训练比较充分,他们只需要机械地重复训练动作就行。

    不过战场上最先开火的可不是他们。野战炮兵第一哨的8磅炮和4磅炮次第开火,实心铁球呼啸着冲向了敌方人群,带起了几条残肢断臂,并且成功地制造了一点小混乱。只可惜地面略微有些松软,很好地吸收了炮弹的动能,使得跳弹的效果大大降低。

    敌人前进的速度明显加快,为此阵型也有些散乱。火炮此时几乎全是直射了,不断有炮弹落在人群中,每次都收割走几条人命。很快,双方的阵型已经接近到了火枪射程之内。

    彭志成身着三一年式全身甲,站在第一哨和第二哨之间的间隙内。只见他举起右手,大声命令道:“后退射击,预备,开火!”

    随着他的命令,第一营这边顿时枪声大作,48名射击完毕的官兵看也不看战果,快速从身旁间隙中闪到后方装弹;然后第二排士兵继续射击,射击完毕后再次后退装弹,如此周而复始。

    在第一排士兵射击后,彭志成很清楚地看到对方前进的势头为之一顿,至少二十多人中弹倒地。在第二排士兵手中的火枪也打响后,战场上顿时烟雾弥漫,彭志成从烟雾中隐隐约约看到对方士兵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开始进行反击。

    呼啸的高速弹丸打在高碳钢制作的弧面铁甲上,发出叮叮当当的闷响。间或有人惨叫一声,那是被射中面部的倒霉鬼。

    第三排、第四排士兵接连开火,此时对面射来的弹丸已经稀稀落落了。

    等到五排都轮射完毕后,第一排再次上前齐射了一轮。此时正好一阵大风吹过,彭志成得以看清了战场对面的情况。

    小溪湿地对岸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大片的尸体横七竖八地铺满了大地。敌人的阵型显然已经被打崩溃,伤亡惨重的士兵们开始掉头逃跑,军官也约束不住,并且也开始加入逃跑阵容。

    彭志成咧嘴笑了笑,道:“玩了一把火绳枪年代的排队枪毙!廖猛,还活着吗?哈哈,组织人手进行追击。注意自身安全,尽量不要产生什么伤亡。”

    廖猛哈哈一笑,初上战场的他显得有些兴奋:“老子没那么容易挂。每哨第五排,跟我上!追击敌人!”

    “对了,老子差点忘了。”彭志成又猛地一拍大腿,发出一阵金属交鸣的声音:“你,小李,赶紧回去,让人把那帮哥萨克骑手都派出来,娘的,追击敌人时再不用他们什么时候再用。唉,早知道仗打得这么顺利,老子一早就把他们部署出来了。”

    彭志成抱怨完毕,命令剩下的火枪手们整队,然后开始准备度过那片泥泞的河床进行追击。当然了,身上这身铁皮得先卸下来,不然这么穿戴着光走路累也累死了。

    炮兵们将一块块木板铺到河床上,使得大家能够顺利通过。

    不远处,冲出城门的哥萨克骑手们手执雪亮的指挥刀,如疾风般掠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