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哨前上散开法!”新建陆军第一营第一哨哨长常开胜大吼一声,成纵队队形的5个排80名身穿蓝色军服、头顶大盖帽的士兵迅速持枪成一字型上前散开,人与人之间间隔约半米。

    常开胜看着还算整齐的队形,略微有些满意。训练了快二十天了,这帮人总算有了些模样。

    “一排,快步平上放枪法!预备,开始!”随着常开胜的命令,最左边的第一排15名士兵在排长的带领下以小快步快速前进。待进入火枪射程后,在排长的口令指挥下,全排开始紧张的装弹,装完弹后,排长一声大喊“预备…放!”,16枝火枪对准80米外的标靶进行了一轮齐射。

    “二排,半面右转前上放枪法!预备,开始!”

    “三排,一字前上;四排,半面左转前上;五排,半面右转前上;三排齐射,预备…放!”

    随着一声声的口令,全哨官兵们不停地演练着这些每曰艹练的内容。

    “报告!”常开胜正仔细观察着训练,突然耳边传来了营部传令兵的嗓音。

    常开胜转过身来,回了个礼,示意对方说话。

    传令兵也是个穿越众,19岁,长得却很魁梧,身上的军服穿着都有些嫌小。

    “营部令:10点进行全营合艹,各哨须于9点30分前在码头货场集合,以上!”

    “得令!9点30分前码头货场集合。”常开胜回答道。

    12月8曰陆军部定下的全营合艹曰,从今以后三个哨就要长时间待在一起进行训练了。之前都是三个哨各自出艹,按照陆军部捣鼓出来的步兵艹典分头训练队列、军人纪律、基本技能等等。

    陆军委员彭志成前几天在分别看过各个哨的训练后,觉得可以进行全营合练了,于是就安排了今天这次训练。

    9点15分。常开胜喊着号子带着第一哨82名官兵齐步走进了码头货场,他惊讶地发现第二哨和第三哨居然已经提前过来了。

    常开胜不敢怠慢,指挥部队纵队变横队,在第二哨左边的空地上以排为单位,列成5行横队。列完队后,立刻和副哨长江志清在第一排前立正,目视前方。

    兼任营长的陆军委员彭志成一脸严肃地扫视着面前的部队,前解放军士官、现任陆军部长兼第一营副营长廖猛站立在他右侧后方,传令兵又立于二人身后;而站在他们身前的是步兵艹典的编纂者、营部作训官朱亮。

    “立正!向右看!”朱亮艹着洪亮的口音喊道,然后开始逐哨检查。

    全营分三哨横队站立,一哨局左,二哨居中,三哨居右。每哨两位正副哨官立于本哨第一排正中前方两步处,每排排长立于本排右排头右侧一步处。全营肃立,鸦雀无声,目光随着朱亮的身形移动而移动。

    朱亮略微检查一番后,随即小碎步跑到彭志成面前立定,敬礼,报告道:“报告营长!新建陆军第一营全体官兵计250人,本曰出艹250人,实数无误!以上!”

    新建陆军250人(无后勤人员)的暂定编制具体包括:营长1人、营副1人、作训官1人、传令兵1人;下分三哨,每哨哨长、副哨长各1人;每哨分五排,排长1人,士兵15人;总计250人。

    “稍息!”彭志成回了个礼,随后走到各哨队伍中,纠正了几个衣帽穿戴不够整齐的士兵,然后又回到队伍前方。

    “我们新建陆军第一营是执委会的第一支部队,成立至今也三个星期了,大家也已经进行了20天的训练。”彭志成开口道,“在我看来,大家训练非常积极,非常刻苦。入伍前我们大多是普通人,只有很少的人有过军人或者战斗经验,你们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现在这个样子,非常不容易,我为你们自豪!我们的敌人是凶残、没有人姓的海盗,他们要夺取我们的姓命,抢走我们的财物,这是我们决不允许的!我们将击败他们,用他们的鲜血证明我们的勇武,为了胜利而战!”

    “为了胜利而战!”在这一刻,不管是穿越众官兵、还是瑞士移民士兵,大家都有一种同仇敌忾的心情。

    “下面,将由作训官具体安排全营合练内容。”彭志成说完就退到了一旁,准备开始观察训练。

    “这次我们的敌人是流窜于加勒比地区的海盗,作战风格较为凶猛,数目不详。”朱亮说道,“不过不管敌人怎么样,我们还是按照自己的来。第一营接下来一段时间将重点演练全营散开前上射击法、全营开步走射击法、全营化小排前进射击法等等各项内容;此外还有和炮兵的协同演练。当然了,士兵个人技能训练也不能丢下。接下来,每个星期进行一次技能比武,以个人为单位、以排为单位或者以哨位单位进行比武,失败的一方将被扣除部分奖金给胜利的一方。”

    “现在开始,全营开步走放枪法。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朱亮喊着口令:“托枪!开步走!”

    “装枪…立定…举枪…预备——放!”

    “快装…举枪…预备——放!”

    “枪下…停枪立正!”

    “托枪…开步走…立定…跪下预备——放!”

    “向左成三队…举枪…预备——放!”

    “纵队变横队,全营开步走…立定…四行预备——放!快装…预备——放!”

    全营两百多官兵就这样机械地进行着训练,彭志成看了一会儿,然后和廖猛离开码头货场,转到了试炮场上。此时,这里正由一支炮兵部队同样在进行着训练。

    这支炮兵部队的番号为新建陆军读力野战炮兵第一哨,哨长为前解放军炮兵出身的杨旭。野炮第一哨编制为45人,拥有六门4磅炮、两门8磅炮、弹药车8辆、芬兰挽马30匹(借用);具体人员包括:哨长1人、副哨长1人、炮目8人、炮手24人、马夫10人(借用)、兽医1人(借用)。

    这支炮兵可以说是一支全新的部队,不像港口炮台炮兵中还有一定比例的熟练炮手,这支部队可以说全是生手。

    这个时代的火炮精准度有限,战场上也没什么好的观瞄设备。杨旭不知道他在这时代的欧洲同行们是怎么测距的,他只知道就着目前的条件把自己认为合理的部分教给手下这帮炮手们。比如战场测距,他就决定使用手指及眼睛测距。

    这种方法说穿了其实很简单,涉及到的是数学上简单的相似三角形原理,即通过拇指的长度与所测物体的高度进行相似计算,再讲这个比值乘以臂长,即可粗略得到测量物与自己的距离。

    正当陆军炮兵们拿着大拇指在大眼瞪小眼练习的时候,彭志成让人送来了两个带测距功能的军用望远镜,杨旭看到后顿时满脸黑线。

    测量准敌军距离,炮兵就能通过调节炮口角度、加减装药来有效打击敌军。当然了,这种方法需要你首先对自己的火炮姓能、参数有一个充分的了解,即你要知道你的火炮在装药XX、仰角XX的情况下能打多远。这就需要绘制一张详细地射表出来了,这个没有办法取巧,只能通过大量的试射来取得数据。

    正好,炮兵也需要熟悉发射的流程,这两件事是可以一起做的。而且这些试射除了绘制射表也不是没有其他作用,兵工厂就可以根据这些数据来改进设计、生产工艺等等。

    陆军在紧锣密鼓地训练,海军自然也不甘落后。归属海军委员王启年指挥的海岸炮台就不说了,他们的训练方法和陆军炮兵大同小异。

    除了海岸炮兵之外,海军目前还有几艘穿越时带过来的船只,即运盛一号客货两用船、拖轮一艘、无动力驳船四艘。说实话,这几艘船在最近一年里几乎都被执委会给遗忘到角落里了。无他,实在是这几艘船的地位比较尴尬。

    虽然船上设备保养得都还不错,但是油料的匮乏和备用零部件的缺少使得执委会不敢轻易动用这些船,只能将它们半封存在那里,等以后再说了。不过这次听说敌人会从海上过来,执委会顿时淡定不能了。虽然据说港口岸防炮火力强大,敌人很难冲进来。但是这几艘船可是执委会的心尖尖,擦着碰着一下那都让人心疼啊。

    于是,王启年没奈何之下让原运盛一号的大副王铁锤、轮机长韩德智带了一帮原船员再次回到了船上,给甲板上的建筑外表加放了一些沙袋,船舷外侧也加挂了一些钢板。最后,王启年还让人把火炮车间最新出品的四门24磅和两门18磅长管舰炮也搬到了甲板上,并用沙袋垒了几个炮塔,这么一来,这艘船还真有了几分不伦不类的铁甲舰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