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年7月中旬,时间进入了南美的冬季。正处小冰河时期的乌拉圭夜间最低气温已经降到了接近零度。

    刚刚巡视完营地的林有德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快步往食堂走去。那里有为巡夜人员准备的热汤和食物,在这个寒冷的冬夜,喝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暖胃实在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脑袋里正转着念头呢,只听一声“砰”的脆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林有德猛地顿住脚步,转头看向了传来声音的哨塔。

    哨塔上又传来一声火绳枪响。前瑞士雇佣兵卡尔和他的同伴一边紧张地装弹,一边扯着嗓子用简单的汉语词汇示警:“警报”、“印第安人”、“很多”。

    林有德的头皮一下子麻了起来,不过此时容不得迟疑,他飞快走到悬挂在厨房门口的一面铜锣前,拿起擀面杖就是一顿猛敲。然后再飞奔到宿舍前,一边踹门,一边呼喊。

    很快,正在休息的不当班的16名护卫队员们衣衫不整地冲了出来,场面有些混乱,有的人甚至连武器都忘了拿。

    林有德的脸色很不好:“出事了!有印第安人袭击!所有人带上武器,准备战斗!常开胜,去动员建筑队的人,然后武器分发下去。快!”

    东门边的哨塔上也响起了枪声!林有德脸色微变,东门目前可没有大门!万一让前来袭击的印第安人从东门冲了进来,那乐子可就大了。

    “快!东门!有武器的跟我上!”林有德急了,率先往东门冲了过去,在他后面,是**个背着狩猎弩的护卫队员。

    东门口堆放着大量的杂物和泥土。林有德刚冲到附近,便透过点着的火盆看见几个印第安人挺着长矛爬上了那堆杂物。哨塔上两名哨兵的火绳枪都刚刚发射过,此时正在紧张地装弹。

    “瞄准,射击!”随着林有德的命令,只听狩猎弩“蹭蹭”的发射声顿时此起彼伏。几名刚刚站直身子的印第安人在20多米的距离上惨遭无羽箭和钢珠的集火打击,纷纷惨叫摔倒。众人无心观看战果,手忙脚乱地开始装弹上弦。

    东门外响起了高亢的呼喊声,很快,印第安人再次爬上了那片泥土、废旧建材和杂物堆成的垃圾堆。

    “看准了再打,别一次把三支箭都射出去了!”林有德吩咐道。刚才这边十个人一次把三十枚箭矢或钢珠都射了出去,而战果不过是可怜的4个人。

    火绳枪已经装填完毕。哨塔上两名瑞士移民再次射击,换来了门口印第安人两声惨叫。林有德再次下令射击,这次先后射出的十枚无羽箭和钢珠将剩下的两人击倒在地。

    东门比较狭窄,再加上一些建筑垃圾的堆放,使得对方一次只能有几个人能艰难地爬上垃圾堆。而且大门侧方的哨塔上两杆不停射击的火绳枪也给了对方很大的侧面杀伤,使得对方很难堆积在门口。

    双方对峙了几分钟,很快,东门外再次响起了高亢的声音。几名印第安人手持简易弓箭朝哨塔上射击,哨塔上哨兵一时不察,一人被骨箭击中面部受伤,另外一人则赶忙隐蔽了起来。

    林有德有些焦急。他这边不过十个人,要是让印第安人大量涌进来,可就没法抵挡了。就在这时,建筑队的刘大发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他们扛着几个沉重的大箱子,喊着口号,嘴角哈出的白气在深夜中格外醒目。

    “好东西!”林有德一下子猜到了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不由得有些懊悔自己怎么没想到这茬呢。

    三一年式全身甲,这是武器工坊通过水力锻锤成型制作的全身板甲,含铁盔、面罩、铁甲、胫甲,全重近四十斤。在这个板甲逐渐没落的时代,武器工坊使用高硬度钢锻造出来的铁甲,据说可以在中远距离上档住火绳枪的射击,是执委会准备推出的新一代出口创汇产品。目前仅仅制作了五副,全被送到了定远堡。

    “快!你,你,你,还有你们两个,穿上铁甲。其他人都来帮忙。”林有德指定了5个身强力壮的护卫队员,让他们穿上铁甲。剩下的人一拥而上,开箱,帮护卫队员穿戴铁甲。刘大发带的这批建筑工人共三十多人,有十枝火绳枪和若干狩猎弩。他们的到来大大增强了火力密度,群情激奋之下大伙嚷嚷着要反攻回去。不过林有德深知这帮穿越众的德行,让他们远远地开枪射箭还成,要是让他们近身肉搏或者出现了伤亡,士气很快就会崩溃。所以他只是让五名穿戴好铁甲的护卫队员手持狩猎弩上前,其他人一律在原地射击。

    哨塔上的两杆火绳枪已经停止了射击,印第安人拥挤在门口,几次试图翻越垃圾堆的行动都被对面猛烈地火力拦截,遭到了失败,反而留下了十来具尸体。不过他们仍然没有打算放弃,依旧在尝试突破大门的方法。

    五名“铁人”遵照林有德的命令靠近了哨塔,沿着木制的楼梯板缓缓上到了哨塔顶部。哨塔上两名瑞士移民一人受了重伤躺倒在地,面部和胸口各中一箭,嘴角在不停涌出血沫;另一人则受了些轻伤,肩窝中了一箭,他正在给自己包扎止血。

    “射击!”低沉的声音从常开胜面罩底下传出,五名“铁人”在用火绳枪齐射一轮后,果断拿出了装填好的狩猎弩,进行精确射击。盔甲上不断叮叮当当作响,那是印第安人软弱无力的反击。

    三发羽箭射击完毕后又装填射击了一轮,拥挤在门口的印第安人倒了血霉,初速极高的弹丸、羽箭无情地穿透了他们毫无遮护的身体。常开胜残忍地笑了笑,正准备继续装填射击时,印第安人已经退了出去。

    二十米开外的林有德看到常开胜高举的手势,顿时放下了心。“上弦!匀速前进,保持队形!”近四十名穿越众排成两排,手持火绳枪或者狩猎弩,朝着大门处缓步前进。这里的人都是第一次上阵,兴奋、害怕、喜悦、恶心等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有人紧咬嘴唇、有人身体僵硬腿发直、有人浑身发抖、有人口干舌燥、有人呼吸急促,整个队伍以一种沉默的气氛逼向大门。

    侧翼哨塔上的“铁人”常开胜打起了安全的手势,示意大门口没有印第安人。

    “停!”林有德大吼道,“一队保持警戒,二队开始堵门。注意安全!”

    刘大发轻吁了口气,带着一帮建筑队的老兄弟们开始把废弃建材、泥土什么的往大门口堆砌。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都没有露出身体,只是爬上垃圾堆,往门口隔空扔着大块杂物、建材。很快,不过20分钟,不大的门口就被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林有德松了口气,留下一队人配合哨塔防守,带着剩下一队人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城中其他地方也不太平呢。

    7月13曰夜。这个漫长的冬夜对于穿越众来说是在惊慌与混乱中度过的,断断续续的枪声和呼喝声一直持续到了14曰凌晨5点。惊慌失措的穿越众甚至将几门大炮都拖了出来,林有德带着一批人四处出击,一边将四处乱窜的穿越众收拢起来,一边组织有武器的穿越众支援各个要点。

    凌晨5点。喧嚣了一夜的定远堡终于安静了下来,印第安人在搔扰了大半夜后,带走了所有他们能带走的尸体,消失在原野中。

    穿越众不知道外面情况,只能继续坚守在堡内直到天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