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几大项:衣食住行。

    金科拉心情不是很好。原因在于委员会“对农业工作的极端不重视”,民以食为天,不先想办法把粮食问题解决了,却一会搞砖头,一会搞水泥什么的,坐吃山空。在他看来,这全是因为委员会里充斥着“包工头、官僚”这类“不懂科学”的人的关系。再过一个月可就进入南美的大豆种植季了,货舱里那200袋东北大豆保存完好,完全可以作为种子播下去。这里土地这么肥沃,完全是未开垦的处女地,来年收成一定不错。

    一直到昨天中午为止,他还是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的。烧荒、开垦土地、开挖沟渠,给手下人讲解大豆的特姓、培训农业知识,忙得不亦乐乎。

    只可惜这一切在10月7曰中午的时候嘎然而止。马乾祖这个“闲人”、“官僚”借口开采石灰石,从他这里硬生生拉走了大半人手。这石灰窑、水泥窑还没影呢,就先开采起石灰石来了。这让他差点气歪了鼻子。

    “全是狗屎!”金科拉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继续拿着铁镐别扭地深翻田地,“连打个农具都不会,一点不懂科学。”

    “队长,这几亩地都浇完水了,可以播种了吗?”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高中生郑斌跑过来仰着脸问道。

    郑斌这小伙子人比较实在,让干啥活就干啥活,金科拉还是比较喜爱的。

    “嗯,可以了。左边那亩种韭菜,就是黑色种籽那袋,别拿错了。右边洒了石灰的那亩地种苋菜,苋菜喜欢碱姓土壤。奶奶的,石灰还算有点用处。”金科拉嘟囔道,“两亩地都洒上草木灰,记住了,韭菜每两天浇次水,苋菜别浇水。等我这亩地整利索了,你再把青菜种籽拿来,咱也给它种了。”

    “哟,老金,干起农活来挺像回事啊。”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嬉笑着推着自行车走来,“农业大学没白读啊。”

    “去去去!”金科拉没好气道,“你蓝果大老远来这干嘛?给我修沼气池的?”

    “怎么可能?”眼镜男蓝果苦笑,“来给你树栅栏的。伐木队那边有许多不适宜加工成板材的树木,刘委员让我给你拉过来,把苗田先给圈上。这些蔬菜种籽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短时间内都是不可再生资源。说句难听的,比人都重要,得小心呵护着呢。这不,我带人给你建栅栏来了。你这地方离货轮太远,今天晚上王启年就会带着人驻进来,以后安全方面就是他负责。”

    “还是刘委员懂科学。”金科拉捧了一句,随即又问道,“沼气池什么时候修?以后种地都要农家肥呢。”

    “没材料啊。”蓝果摊了摊手,“委员会手里虽然有那么一点水泥和砖头,但邵树德早上还在那直叫嚷着修烟囱砖头不够呢,怎么可能再分配到别的地方。所以你啊,安心等吧,等着砖窑场烧出第一批砖头来再说吧。”

    “再烧几批砖也轮不到我。”金科拉有些泄气,“住房、厕所、食堂、澡堂、办公楼、引水渠、蓄水池、水泥窑、石灰窑甚至修围墙,哪个不要用砖头水泥,等到猴年马月呢。”

    眼镜男讪讪笑着,他没有告诉金科拉其实委员会手里的砖头水泥并非全都给了邵树德去修窑,曾经在自来水厂工作过多年的邓肯就在委员会的“重点关照”下正在主持修建一套简易水净化设施。

    目前穿越众们主要生活用水来源于河北岸的几条小溪,小溪在一处低洼地汇集形成了大片湿地。湿地距离河岸约五百多米,水质很好,水量也比较可观,就是距离有些远,取水不太方便,也不是很卫生。于是,邓肯便主动向委员会提出了开挖引水渠及建设水净化设施的计划,很快得到了委员会的批准。

    委员会不仅将建筑队大半人员调给了他,还调用了一批珍贵的水泥和建材。经过昨天一天的奋战,一座长25米、宽5米、深4米的沉淀池已经挖好,今天则开始开挖过滤池和蓄水池。

    取水源头自然就是湿地小溪了,溪水通过一条长度约为100米的引水渠引入到沉淀池中。由于这边地下水位都普遍较高,所以这条水渠暂时是泥质的,待条件改善后再改为砖砌。沉淀池的进水口和出水口都由木板挡住,流速缓慢的溪水进入沉淀池后,水中的泥沙等物质将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然沉降,然后通过出水口进入过滤池。

    过滤池分两层,一层底部铺粗沙,用于过滤颗粒较大悬浮物;一层底部铺细沙,用于过滤细小颗粒物。过滤完的水储存到蓄水池中,蓄水池为敞开式结构,上面铺满木板以防灰尘掉落和蒸发。

    这种净化措施其实是极为原始和简陋的,首先水源缺少混凝过程,最后出来的时候还缺乏消毒过程,不过在目前缺乏明矾和氯气这两样物资的情况下,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三座池均为钢筋混凝土结构,这项工程消耗了委员会手头大量的钢筋和水泥。不过事关穿越众健康,倒也没人说什么。

    同水净化设施“奢侈”的用料相比,另一件民生工程——公共厕所的建设就差强人意了。建在河北岸的简易厕所真的是“简易”到了极处,根本就是地上挖了个坑,然后上面垫了几块木板,顶上铺了些芦苇和茅草,男女之间也用木板隔开。什么防渗漏措施都没有,还好离饮用水源比较远,问题不大,卫生部门定期用石灰来进行消毒。待正式厕所建好以后,等待这座简易临时厕所的将是被填埋的命运。

    *****************************************

    邵树德现在有些头疼,在修窑时已经尽量地节省砖块了,可现在他发现剩下的用来砌烟囱的砖头还是不足。没办法,只能搞砖石混合结构了,砖头能省一块是一块,实在不行,再把烟囱高度降一下。

    在他原本的计划中,这座小砖窑的烟囱高度是二十米,二十米的高度能保证烟囱上下间有足够的压力差便于排放废气。如今看来,这个计划很不现实,看样子修个十来米就顶天了。

    现在他手下已经暴涨至30人,除了修烟囱的10个人以外,剩下的人都在“玩泥巴”做砖坯呢。上午建筑队派了几个人来给他搭了一些阴干砖坯的棚子,并送来了一些雨布和茅草。砖坯不能淋雨,不能暴晒,所以必须放在棚子中自然阴干,上面最好再遮上一些茅草和雨布,以防万一。

    砖坯规格为240×115×53mm(长×宽×高)。取回粘土后仔细去掉里面的杂物,再碾抹成熟土。熟土拌水后在木模中成型,然后集中堆放在棚子中阴干。每块砖坯之间隔开一定距离通风,以使砖坯中的水分更加容易平衡。

    砖坯一般阴干半个月以后,就可以入窑烧制了。以邵树德立的这座小土窑,一次差不多烧个12000多块砖,以烧一次3天计算,年产140万块砖。事实上产能不可能这么高,受限于种种因素,这座窑能年产100万块砖的话邵树德做梦都会笑醒。

    而给穿越众们修房子,一套三间的平房差不多就要两万块砖,一年的产能也就够造五十套房子。而且如今用砖的地方多的是,不可能全给穿越众造房子去,当然了,三间屋的房子确实也太奢侈了一些,委员会不太可能批准。

    “看来继续建更多的窑,扩大产能才是正途啊。”邵树德叹道,“希望这几天的良好天气能保持下去,这样我也能尽快烧制出第一批砖来。”

    伐木队今天的工作进度果然极其缓慢,很多人手上起了泡,抡起斧子来疼得龇牙咧嘴。再加上树林中隐隐约约传出的动静,和狼青犬撕心裂肺的吠声,使得大家的精神高度紧张。彭志成怀疑是印第安人在窥探穿越众们,但却不敢深入搜索,只好仔细观察,加强戒备。好在这片树林比较稀疏,只要自己瞪大眼睛,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河两岸间用高大的圆木搭了一座浮桥,大排的圆木用浸了油的坚固树藤牢牢捆扎在一起,走起十几二十个人来一点问题都没有。肖明礼和刘大发扛着一段木头,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对岸。木材加工场里头几个二把刀木匠带着一帮“学徒”正在热火朝天地加工板材,基本上是板材刚一加工出来,马上就被在旁守候的建造简易木屋的工人们领走。

    大半天过去了,住宅区的简易木屋增加到了十五间。木屋呈紧密一字排列,因为这样能节省一堵墙的木料。木屋侧后方立起了一座高高的瞭望哨,一名身着蓝色“北洋新军”笔挺制服的青年正端着望远镜,在瞭望哨上观察四周。河南岸也在建设一座同样的瞭望哨,位置处在砖窑场和伐木场之间。

    不远处的食堂升起了袅袅炊烟,河上游处萧百浪和一群兼职渔夫正带着海量的渔获大声谈笑着归来。看着此情此景,肖明礼竟然有了一丝安静的感觉,满身的疲惫也仿佛在一瞬间消融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