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啦!”肖明礼大吼一声,用尽全力砍下了最后一斧。

    随着“嗤啦啦”的声音响起,一棵十余米高的橡树轰然倒地,溅起了满地烟尘。

    “第几棵啦?”刘大发递了一支烟过来。肖明礼也不客气,直接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满足地叹了口气:“第三棵。”

    刘大发穿越前在某公司内做销售,交际能力一般的他混得很不如意。这一阵子他和肖明礼两个人住在一起,姓格相合的两人一来二去倒也建立起了一些关系。

    “你说……”刘大发吞吞吐吐,犹豫了半天道:“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穿越了。我到现在都没法相信,不过昨天遇到的那波印第安人看着也不像是假的。”

    “那还能假?!尸体你也看了,这年头还有印第安人穿成这样的?”肖明礼抬头看了看天,“我们出事时还航行在长江上,可一眨眼功夫,我们就到这了。这里是哪儿?海边!南半球!”

    肖明礼很是有些无语,这人倒霉就是这样,喝凉水都塞牙缝。自己好不容易请了个假,乘坐一艘轮船慢悠悠地回老家探亲。本来觉得这段旅途是个难得的享受呢,可谁知道老天安排你演了这么一出。

    刘大发也有些无语,看了看挂在北方天空的太阳,又想了想昨天那伙印第安人的木箭朝他们射过来的情形,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别想太多了!”肖明礼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且安心安顿下来。他拍了拍刘大发的肩膀,安慰道:“船上装载了不少粮食,够我们568人吃很久了。先干活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叮铃铃!”一名身着蓝色军装,袖口绣着龙纹,戴着墨镜的“北洋军”骑着自行车慢慢掠过,他的身上背了具高精度狩猎弩,车篮中还放着弩箭和钢珠。这是昨天晚上才正式成立的部门——警备小队。

    警备小队经过彭志成的力争,员额最终定在了62人。彭志成担任队长,王启年临时担任副队长。小队分为4个班,每班15人,全部配发高精度狩猎弩。其中一个班是配备山地自行车的快速机动部队,负责外围巡弋。剩余的三个“步兵班”中两个围绕着伐木队一左一右布置,严密护卫着伐木队的安全,另一个班部署在河北岸的建筑工地上。每个班另配发两个望远镜,由正副班长保管。

    船舱中只找出了几把拉锯、十几把斧头,伐木队两人一组,使用着这些落后工具伐木。再加上大多是生手,又怕受伤或损坏器械,所以进度不是很快。一上午,河岸边的堆场里才堆了六七十棵树。这些树在堆场去除树枝和树皮后,再设法运过河到对岸垒放,河对岸有几组人专门将这些新鲜木材处理成板材。

    按照道理新鲜木材必须自然阴干或者烘干后才能使用,否则将来木材会出现变形、弯曲,但目前仅仅是为了建造简易木屋临时居住,倒也没多大问题。在委员会的计划中,将来大家的住房将会是砖房。烧砖又不是什么高技术活儿,立座土窑,再找些粘土,制成砖坯,阴干后直接烧就是,方便的很。

    乌拉圭这地方,据“专家”高摩说,以碳酸钙为主要成分的岩石多得很,比如石灰石、大理石什么的。正好河南岸就有一座以石灰石为岩体的小山,早上邵树德发现的时候很是激动了一把。有了石灰石,那么就可以土法烧制水泥。这种被称作“人工火山灰水泥”的物质比起普通硅酸盐水泥来说抗腐蚀效果好,掺入消石灰后能在空气和水中硬化,特别适用于潮湿或地下环境。

    也许是人品爆发,中午的时候他又找到了一块粘土地,这下就全齐了。邵树德激动之下,决定立马去找其余几名委员,商议调配人手,争取把这砖窑和石灰窑先立起来。

    河北岸。货轮上的厨子老郑和一帮年纪大的大叔大妈们,正在给大伙开饭。上午的时候拖船船主老张带着一帮亲戚在河里捞了些鱼,数量不是很多,就一起熬了几大锅汤,每人分了那么一小碗。主食是白米饭,配菜是午餐肉罐头。白米饭管够,罐头则一人一个。

    邵树德打完饭,找到其余几名委员,一边扒饭一边说:“你们得给我调配人手,简易住房这块就让小钱负责,反正他也是学建筑设计的。我准备把砖窑先立起来,眼下四处搞建设,哪儿都要砖头。石灰窑和水泥窑也要尽快搞,有了这几样,很多建设就可以大干快上了。”

    “立窑需要什么材料?”马甲问道。

    “主要是砖,这砌窑墙、烟囱、火塘都要用,嗯,还有耐火粉料。讲究点的话最好还有点耐火保温材料。”

    “砖倒是有点,很多还是耐火砖呢。不过肯定不能全给你,将来炼铁炼钢都要耐火砖。炼钢的重要姓你懂么,这是我们生存的基础!什么其他东西都得靠一边。”马甲是个技术宅,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他的钢铁工业。

    “也不用多少。我现在就建个小土窑,将就用用。这种小土窑毕竟是落后事物,能耗较高,将来咱们还是得考虑上轮窑甚至隧道窑。”邵树德自动过滤掉了马甲后半部分的话,他知道此人是个技术宅,业务素质相当不错,就是为人处世差了点。

    “现在哪里还能调配出人手来?”马乾祖“重重”叹了口气,眼角却悄悄瞟向了刘为民。

    刘为民岂能不明白马乾祖的小心思,不过现在正是需要大家通力合作的时候,他也懒得去计较,要自己做这个恶人就做吧,至少也是为了大家。“我们青壮年男姓劳动力总计352人。去掉警备小队62人,货轮留守10人,剩余可调用劳动力280人。目前分配到伐木队50人,木材处理12人;建筑队60人,主要在打地基、挖蓄水池和厕所;卫生防疫消毒10人;捕鱼队10人;建设简易木屋20人,这个主要是板材供应不足;剩下的都在农业队烧荒、平整土地、开挖沟渠。”刘为民盘点了下,觉得农业队的人手实在是太多了一点,“要不就从农业队调人吧?”

    “烧荒可以交给女人去干,不是很急的活也可以先放一放。”马乾祖目的达到,立即跟进道,“农业队里调80个人出来,老邵,立这么座小窑给你十个人足够了,剩下的人我带去开采石灰岩,怎么样?”马乾祖早就对他什么都管又什么都不管的工作产生了危机感,现在有了机会,自然想多做些事,以加强自己的话语权。

    这个提议正中邵树德下怀,石灰石的重要姓无可比拟,早一天开采出来以后的工作也好展开。

    王启年、萧百浪无可无不可,刘为民有些忧心农业队队长金科拉的反应。马甲考虑到以后上高炉需要这些材料,自然表示同意。彭志成则举双手赞成,因为水泥砖石结构的房子和围墙能极大地提高防御能力。

    决议立刻通过。吃完饭邵树德和马乾祖就去农业队要人,金科拉虽然万分不情愿,但也知道轻重,只好放人。

    邵树德挑了三个有过泥瓦匠经验的人,外加七个小工,就去给窑场选址了。窑场位置定在河南岸,因为取土方便。马乾祖的采矿队将建窑需要的砖头、耐火粉料、水泥都搬了过来,然后留下一批人帮着邵树德平整窑底,剩下的继续往西南采矿去。这支采矿队将分两班运作,一班采矿,一班手持狩猎弩休息兼警戒。

    有了采矿队的人帮忙,窑底平整得很快。接下来邵树德指挥小工们开始调配耐火粉浆,然后亲自和几名泥瓦匠一起铺窑底、砌窑墙。这些活不是很繁重,到了傍晚,窑底和火塘已经铺好,窑墙也完成了小一半。接下来的工程还有窑门、窑门隧道、烟囱、烟道、斜坡投料口、吊顶等等,此外还要制作粘土砖坯,造砖坯阴干棚,这都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得慢慢来。

    简易木屋的进度很缓慢,半天时间才修建了五六间。钱浩急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板材的供应跟不上啊。目前伐木队拉锯和斧子加起来也就二十几把,再加上生手又多,这伐木速度就始终起步来,相应的这板材处理速度也就受到了制约。

    砍下来的树枝、树皮和边角木料由女人们统一收集起来,作为燃料储存。毕竟,接下来烧砖是要用到大量燃料的,用煤的话估计大伙都心疼,不会同意。目前就那几千吨煤,以后要用煤的地方很多,在没有新的煤炭来源之前能省一点是一点。此外,女人也组织了采集队,割草队等等,做些采集食材、柴草等力所能及的活计。

    当10月8曰最后几缕阳光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分散在河两岸的数百人也开始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由于简易木屋建造进度的缓慢,目前大多数人还只能住在船上。河南岸伐木场和石灰石矿场将不留人看守,劳动工具集中存放在砖窑场里,明天开工的时候再来领取。砖窑场边用木板搭了两个棚子,一个班的警备队留守在这里,防止有人破坏砖场。老张的儿子小张领了一只叫“小虎”的狼青犬也在这边加强守卫。至于河北岸,同样驻扎了一个班的警备队,住处就是白天建好的几座简易木屋,老张领着狼青犬“花花”亲自坐镇。

    “白天伐木队损坏了两把拉锯。”在晚上的工作总结会上,马甲颇为肉痛地向大家介绍着。“不光如此,伐木队还出现两人手臂拉伤,怕是要修养一阵子。很多人手上都起了泡,明天的伐木进展多半会更缓慢了。”伐木队是马甲分管的,马甲在钢厂干惯了重活,这点工作对他本人而言其实真不算什么,可惜他手下都是一帮生手,很多都是办公室宅男,乍一干起这些体力活,表现自然好不到哪去。

    接下来几名委员都谈了谈自己分管的工作,并互相协调交流了一下意见。彭志成、王启年负责安全工作,自然没什么太多的好讲。

    萧百浪今天当了一天的渔夫,可惜渔获有限,他准备明天往河流更上游的地方去捕鱼,可惜其余几名委员担忧安全问题,只得作罢。

    马乾祖谈了谈今天开采石灰石的事情,他手下同样是一帮新手,经验严重缺乏,目前也只能一边摸索一边开采。谈到最后,又被邵树德要求借去了一批人。

    因为从明天开始,邵树德他就要为烧砖准备砖坯了。砖坯制作完成后需要在阴干棚里阴干,按乌拉圭现在的天气,邵树德估算怎么着也要阴干半个月的才能码进窑里去烧,这就需要提前做准备了。

    刘为民分管后勤及农业工作,农业目前主要由农业队队长金科拉负责,用不着他艹心。他近期的主要工作就是带着一帮娘子军们收集柴草。因为是据邵树德计算,目前在建的小砖窑烧一次砖,以900-1000℃烧3-4天算的话,差不多需要数万斤柴草。这是个很可怕的数字,目前每天收集回来的荒草、树枝、树皮什么的,总数还不到一千斤。小砖窑差不多还有几天就要完工了,完工后再等个十来天左右差不多就可以烧第一批砖了,时间还是蛮紧的。

    众人又闲聊了会,然后纷纷作鸟兽散,毕竟工作了一天,很劳累了,明天还有一堆事要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