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怅然道:“大哥说笑了,我可不敢高攀,只希望她今生能幸福便好。”

    王克大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想不到老弟你还是个痴情的种子,你留在松江莫不是就想留在她的附近吧?”

    张野胖脸通红,也不反驳,竟然默认了。

    “贤弟,就算你与她今生无缘,难道就不想重振家族吗?”王克说道。

    “唉,重振家族,谈何容易,我这病基本无望了。”张野悲观地说道。

    王克却不这样想,在他看来肥胖症不过是内分泌失调,激素分泌紊乱所致,药石无法治愈并非真的无解,只要能改变体质,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而洗髓经,易筋经,还有九阴真经中的易筋锻骨篇都有此功效,只要《武典》能补全任意一部,都会让张野脱离肥胖的苦恼。

    当然这都是后话,王克也不会提前说出来,只道:“总是会有办法的,相信我。”

    张野叹道:“办法确实有,可是和没有也没什么两样。”

    “哦,你说来听听,咱们共同参详。”王克说道。

    “曾有人对先父说过,如果有一部先天功法,便可以治愈,可是先天功法何其难求,几乎尽在大门大派,顶级世家之中,先父费尽全力也不得一观。”张野说道。

    王克还是第一次听说先天功法,忍不住问道:“先天后天难道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张野不愧家学渊博,侃侃而谈道:“后天功法,内力只存丹田,行于十二正经,日久即散,必须日积月累。而先天功法则可打通任督二脉,二脉通则八脉通,八脉通则百脉通,自此内力游走全身,循环往复,永久不散。”

    王克心道:“若是如此,《武典》之中先天功法倒是很多,只是不知要猴年马月才能补全。”他又想起那夜的神秘人,不但能隔空发功,而且神出鬼没,想来便是先天高手,于是问道:“贤弟,先天高手是不是可以外放内力?”

    “大哥,那可不是先天高手,而是勘破生死玄关,体内阴阳交泰的宗师,万中无一啊。”张野满脸憧憬地说道。

    王克又惊又喜,惊的是神秘人居然是顶级高手,喜的是他对自己是友非敌,而且还屡次关照。同时他也彻底明白了为何梁不凡会那般畏惧,定是把自己当作宗师弟子了。

    “可惜,这位宗师对自己只是照拂,没有收为弟子的意思,否则哥们儿岂不是在松江,啊不,整个大秦都能横着膀子晃了……”

    王克不由得在心中yy起来,正想得爽的时候,感觉有人推自己,仔细一看原来是张野。

    “大哥,你流口水了……”胖子小声说道。

    王克抬手在嘴边擦了一把,面容一整,说道:“贤弟,宗师虽然令人神往,但是莫要忘了,宗师也是一步步走上去的。常言道,不想当宗师的武师,不是好武师,所以你不要灰心失望,只要努力,先天功法也不是没有办法得到的……”

    张野听得目瞪口呆,暗道刚才失态的好像是大哥你吧,怎么说得好像是我似的。

    王克发表了一通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长篇大论,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嗯,就说到这吧,咱们先把武馆的教学模式制订出来。”

    张野晃了晃昏昏欲睡的脑袋,打起精神和王克一起制订武馆的教学模式。

    两人一个家学渊源,深谙武道修行方法,一个博学强记,精通前世健身系统,互相补充,忙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把南祥武馆的教学模式确定下来。

    王克和张野返回前院,看到蒋真还在那里蹲着马步,夏雪晴则坐在旁边监督。

    “有没有偷懒啊?”王克笑着问道。

    蒋真也不说话,给了他一个白眼。

    夏雪晴说道:“很好,没有半点松懈。”

    “是吗?我来检查一下。”王克说着走了过去,在蒋真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见他仍然稳扎马步,这才点了点头,说道:“还不错,在家练了几年了?”

    “四年。”蒋真答道。

    “六岁开始练武,还挺早的嘛。除了基本功外,都学过什么?”王克又问道。

    “只学过一套拳法。”

    “你父亲的刀法没传给你?”王克诧异问道。

    “那是千仞派宗门武功,父亲不敢私传。”蒋真说道。

    “行了,起来吧,把你的拳法练一遍给我看看。”王克说道。

    蒋真站直了身体,活动一下略带麻木的双腿,开始打起拳来。

    张野好奇地问道:“大哥这个徒弟才收下的,怎么连他会什么都不知道?”

    “收下几天了,但是还没正式传艺,也就没问。贤弟看他这拳法如何?”王克反问道。

    “普普通通吧,比庄稼把式强点有限。”张野说道。

    “英雄所见略同。”王克点了点头,对正在打拳的蒋真说道:“行了,不用练了,以后这套拳法都不用练了。”

    蒋真停了下来,说道:“师父又不传我武功,我不练这个又练什么?”

    王克笑骂道:“小鬼头,还知道用上激将法了,今天我便先传你三招,还不去拿文房四宝伺候。”

    蒋真不知道教武为什么还要文房四宝,但也没问跑去取了过来。

    王克拿起毛笔来,颇有大家风范地吩咐道:“磨墨。”

    蒋真乖乖地磨起墨来,心里却疑惑不解,还好张野替他问道:“大哥,你不是要教蒋真书法吧,怎么还磨起墨来了?”

    王克说道:“我刚才看他练拳,依据他的体小灵活的特点,为他创了六招,画出来让你帮忙参详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足。”

    “大哥真是天纵奇材,说创新招就创新招,我倒是要看看。”张野言语中有几分不信。

    夏雪晴倒是对师兄很信任,说道:“师兄所创招式定然不错,不知道这六招都叫什么名字?”

    王克笑道:“这六招分为两部分,我分别起名叫做英雄三招和美人三招。”

    蒋真闻言撇了撇嘴,心中暗道:“他果然不肯传我武功,尽拿些普通招式来骗我,还叫什么英雄美人,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