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我看着,你才是他师父好不好?”夏雪晴不满地叫道。

    王克长叹一声,说道:“师妹啊,你看武馆马上就要开张,繁杂琐事接连不断,师兄我实在忙得无法分身。现在还得和咱们的总教头商讨教习之事,蹲马步这种基本功只能拜托给你了。”

    夏雪晴见他说得可怜,又想起这些时日王克负伤初愈未久,心中有些不忍,便没再说什么,而是和蒋真收拾完桌子,押着他蹲马步去了。

    王克拉着张野来到后院,先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问道:“贤弟,你对教武授艺可有了解?”

    两个人方才叙过齿序,张野小王克两岁,这声“贤弟”王克叫得很是心安理得。

    张野只当王克在考较自己,便说道:“不瞒大哥,我对武馆了解不多,听说大多武馆只传授粗浅功夫,说是庄稼把式也不为过,与我家中传艺方法不同,实在不敢妄言。”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这武馆所教的功夫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也算不上庄稼把式,你便按贵府中传艺方法说来便是。”王克说道。

    “大哥果然有魄力,非那些敝帚自珍的俗人能比。”张野伸出拇指,继续说道:“如果按我家中方法,首重筑基,第一年不教任何武功,只练习弓马步,出拳踢腿之类的基本功,待到基础牢固之后,再开始正式传艺。”

    “贤弟说的是,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开始便传授武功,与拔苗助长无异。能说说贵府练习基本功的方法吗,当然如果有违祖训便罢了。”王克说道。

    “这倒不违祖训,既然大哥要听我便说与你,应该与令师的方法大同小异。”张野说完将家中各种练习基本功的方法一一讲来。

    王克听来听去,终于弄明白了,说白了所谓的筑基和前世的健身也差不多少,都是增强力量、柔韧性,增加耐力,提高协调,控制身体各部分的能力,从而使身体强健,为后续的武功打牢根基。

    “贤弟,我倒有些方法,你且看看能用与否?”

    王克把前世的健身知识说出来,好在他前世为了泡妞没少去健身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说得倒也头头是道。

    张野自是不知什么叫有氧运动,但是听到王克针对单独肌群的专项训练时,眼中却是一亮,待他讲完之后赞道:“大哥这方法确实奇妙,如此可大大缩短筑基时间,可是令师所教?”

    “此乃为兄闲时所想,说来与贤弟验证验证。”王克说道。

    “难怪大哥能创出那等剑法,果然天资聪颖,小弟远远不如。”张野由心地说道。

    王克笑道:“贤弟不必自谦,我若没看错的话,你那几门功夫应该也到了化境吧?”

    张野长叹一声,说道:“我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哦,这是为何?”王克惊讶问道。

    张野沮丧地说道:“不瞒大哥,我也不想这么胖,只是少年时生过一场大病,便再也瘦不下来了,家中为我没少求医问药但却于事无补。正因为此,我也无缘修习内功,武道之境已止矣。”

    以王克前世经验来看,张野应该是脂肪代谢紊乱导致的肥胖症,确实不易治愈。但是他更注重的是张野无意中透露的信息,便是他的家族拥有内功功法,想来也是出身不凡,只是不知为何公孙府会如此对他。

    “贤弟莫要担心,我这健身法也有减肥之效,勤加锻炼也许能瘦得下来。”王克安慰道,接着话音一转,问道:“还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大哥可是要问我与公孙家之事?”张野反问道。

    王克点头道:“正是,毕竟这是松江府,公孙家又是这里唯一世家,若是他存心为难,确实有些难做。”

    “大哥这点你大可放心,公孙家还不至于赶尽杀绝,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张野长叹一声,“不说也罢。”

    看着张野满脸惆怅的样子,王克忍不住打趣道:“贤弟啊,你该不会是被公孙家退婚了吧。”

    他话音刚落,就见张野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见到鬼一样,吃惊地问道:“大哥你怎么会知道?”

    “我说是猜的,你信吗?”王克说道。

    “猜都能猜得这么准,大哥你真是……”张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崇拜之情了。

    王克很仗义地接上了一句:“真是没谁了是吧。”

    “对,真是没谁了!不过我还是很奇怪,你究竟是怎么猜出来的?”张野说道。

    “哥们儿见过被甩失恋的多了去了,和你都差不多一个德性。”

    当然这话王克不会说出来,只是故作神秘,笑而不语,不过那笑容看起来却显得有些猥琐。

    张野被他笑得有些发毛,干脆一咬牙,说道:“大哥你也别在心里瞎猜了,我直接说给你听好了。我刚出生时便与公孙家定下婚约,两岁时家中惨遭变故,只留下我这一支。本来父母希望我能重振家业,没想到又得了肥胖这种怪病,从此无缘高深武道,父母去年双双过世,我才知道有这婚约,便只身前来了。”

    “难道贤弟想要借助公孙世家东山再起?”王克问道,心中暗自鄙夷。

    张野苦笑道:“大哥就把我想得如此不堪吗?我只是不想耽误人家小姐,过来是要解除婚约的,没想到我刚拿出婚约还没等说出来意,就被他的轰了出来。”

    王克汗颜道:“我错怪贤弟,请贤弟见谅。”

    “不怪大哥,公孙家想来也是这样想的,一想起来就郁闷得紧。”张野说道。

    王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也不用郁闷,管他谁退呢,反正都退了不是?再说了,那公孙小姐你也没见到吧,没准丑若无盐,心似蛇蝎,咱们还得庆幸呢。”

    张野突然神情忸怩起来,弱弱地说道:“公孙小姐我见到了,容貌倒是极美,心地也挺善良,当时还央求她父亲不要为难我呢。”

    王克一看就知道胖子动了春心,捉狭地笑道:“那也无妨,你这病也不是就没得治,等到治好了,你修习内功,成就一代武林高手,让公孙世家乖乖把小姐送上门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