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野也从败北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抱拳说道:“馆主剑术惊人,一招便取胜,在下自弗不如。不知此剑何人所授,还望馆主见告。”

    风阳闻言张大了嘴巴,他本以为王克能接下张野三十招便已经很了不得了,结果仅用了三招便轻松获胜,而胖子的话更加让他迷惑,明明是三招,为什么张野要说是一招呢?

    他的眼力有限,自是不知夺命连环三仙剑本就是一个剑招名称,仅有三式,一经使出便连环出击,一气呵成,令人难以抵挡。

    王克也没想到胖子眼光居然如此了得,居然看出这是一招剑法,闻听他问起便答道:“这是我闲睱时所创,只有一招而已。”

    “自创……”胖子面现惊容,半晌才苦笑道:“不想世间真有奇才,馆主居然能自创出堪比大门派的剑招,令人叹服。如果我……”

    后面的话语已经微不可闻,但是他脸上沮丧的神情却告诉王克,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王克很想告诉他,这招夺命连环三仙剑刚刚才创出来,而且还是《武典》从他与风阳对战偷来的招式中补全的,如果不是今天自己还没学任何武功根本就使不出来。不过为了不打击胖子,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高人形象,王克决定保守这个秘密。

    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落在四个教头眼中,还真有几分高人风采,而且他们尽数败于张野之手,早就猜到他出身不凡。如今听到张野竟然拿大门派的剑法来比较,更加觉得他高深莫测。

    尤其是使剑的风阳,一双眼睛闪着兴奋的渴望,若非知道武功都是不传之秘,恨不得现在纳头便拜,求王克传授此剑,看向王克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夏雪晴的目光中除了崇拜还有几分痴迷。

    有太极拳珠玉在前,她对王克自创出媲美宗门的剑招并没有太过惊讶,更她不会像风阳那般患得患失,反正就算师兄不传授别人肯定会教给自己。她只觉得师兄现在的样子威风之极,怎么看怎么帅气,让她心头犹如小鹿乱撞一般跳个不停。

    蒋真的神情却有些黯然,眼前的杀父仇人再次刷新了与他之间的距离,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得偿所望,心中一片茫然。

    王克很享受众人崇拜的目光,可惜没有谁递上签名本,否则定会故作矜持地签上自己大名,顺便摆起泡丝和几人合影留念。

    张野低着头,嘴唇动个不停,也听不出他在念叨些什么。突然他的神情坚定起来,抬起头说道:“馆主,可以教我这一剑吗?”似乎怕王克不同意,他又忙补充道:“如果馆主教我这一剑,我愿以一套剑法相换,虽然不足与此剑相提并论,但也有独到之处。”

    王克眼睛一亮,胖子的剑术确实很独到,至少收录了梁不凡那本来自沧海帮的剑术后,夺命连环三仙剑并没有补全,仅记录下胖子的十招残缺剑法,这一剑便补全了,两者高下立分。

    不过有《武典》在手,只要和胖子打上几仗便能学会,他也犯不着去做那个小人,于是笑道:“看你说的,大家都是朋友,什么换不换的,你若想学,改日我便传你就是。至于你的剑法,有祖训在身,还是恪守为佳。”

    张野心中感激不尽,说道:“多谢馆主,张野必以师礼相待。”

    王克把脸一板,说道:“你我年岁相当,称兄道弟便好,你要是以师礼相待,那我便不教你了。”

    “那就多谢大哥了。”张野爽快地说道。

    王克对收下张野这个小弟还是很满意的。虽然胖子和公孙家不知有何纠葛,但是他武功颇为出众,家学似乎也有些渊源,怕不是出自某个家道中落的家族。武馆正是缺人之际,这种人正是最佳人选,用一招剑招换取他的忠心,这笔买卖还是很划得来的。

    风阳满脸羡慕之色,他很希望王克也能传给自己,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无法和张野相比,所以嘴唇动了几次都没敢开口。

    他的举动落入王克眼中,这种收买人心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再说了,开武馆少不得有人踢馆,把手下培养起来也省得每次都自己出手。于是王克说道:“风兄,你所习的剑法刚到真境,待你境界稳固之后,我也会传你此剑。”

    虽然被王克指出剑法不足,但是风阳却没有半点羞恼,反而诚挚地说道:“多谢馆主,在下定当为武馆呕心沥血,在所不辞!”

    目标达到,王克微微一笑,又对同样羡慕的洪祁三人说道:“我这里还有些自创的武功,等哪天有空和大家再切磋一下,如果觉得还堪用的话,到时也会传给大家。”

    洪祁三人虽然不知王克其他武功如何,但是管中窥豹,相信就算比不得夺命连环三仙剑,也不会太差。而且艺多不压身,武功自然是多多益善,喜得他的连忙感谢,各表忠心。

    王克说道:“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武馆仅凭我一人也无法支撑,日后还要众位教头多多帮扶。”

    “馆主放心,在下定会全心全力!”洪祁四人齐声答道。

    “多谢各位了。”王克抱了抱拳,说道:“武馆休整也有段时日了,眼看重新开馆在即,大家先回去安顿好,明天起就要开始忙活了。”

    洪祁几人告退,各自散去,只待明日再来武馆正式开工,张野非松江本地人,也没有什么去处,在前院寻了间房间便可。

    待到诸人散去,王克对正在收拾碗筷的蒋真说道:“徒儿,收拾完碗筷,莫要忘了去蹲两个时辰的马步。”

    蒋真原以为王克忘了这事,正暗自窃喜,闻言顿时苦起脸来。

    张野见状笑道:“蒋真,你师父是为了你好,你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千万不能怕苦偷懒啊。”

    蒋真把脖子一梗,说道:“我才不怕苦呢,蹲就蹲,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克伸出大拇指,说道:“好,有志气,师妹你看住他,如果敢偷懒就严加惩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