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看着桌上干净得好像刚如同洗过一样的盘子,又看了看和他一样举箸发呆的众人,内心深处泛起强烈的无力感。

    抢不过,真的抢不过。

    如果说刚才的切磋还没有让大家意识到胖子的强大,现在所有人全都甘心拜服。

    以一敌八,消灭了至少三分之二的饭菜,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没吃饱,王克忍不住为自己钱包担心起来。

    夏雪晴神色惴惴地拉了拉王克的衣袖,轻声说了两句什么。他点了点头,说道:“张兄,能商量个事吗?”

    张野马上警惕地反问道:“馆主,你不是不想管饭了吧?”

    王克摆摆手,说道:“饭可以管,但是能让你做吗?”

    “没问题!”张野干脆利落地应了下来,拍拍胸口说道:“我还以为不管饱了呢,这给我吓的。”

    夏雪晴的脸上露出了解脱的笑容,王克则发出了不是厨子的武师不是好吃货的感慨。

    “嗝~”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声饱嗝吸引到余伯身上,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崇敬——在胖子猛烈的扫荡中,居然还能吃饱,原来余伯才是不露相的真人!

    “我去扫地!”

    余伯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拿起形影不离的扫把,走向练武场,开始在一尘不染的地面上挥舞起扫把来。

    看到其他人诧异的眼神,王克解释道:“余伯眼神不大好,哦对了,耳朵也不大好,大家习惯就好了。”

    众人了然,大家又围着桌子聊了一会儿,彼此沟通一下感情。蒋真旧事重提道:“师父,说好的和张总教头比武呢。”

    王克知道这小鬼仍然存着让自己丢人的想法,故作严肃道:“小鬼头,你这是非要让为师丢脸啊,一会儿给我老老实实蹲马步去。”

    蒋真也不害怕,嘻笑道:“师父赢了我一定去蹲。”

    王克把脸板起脸来,说道:“师命如山,输了也得蹲!”

    “行,不过师父你要和张总教头比试什么才好呢?”蒋真把两根食指来回对撞着,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说道:“张总教头可是四门皆精,总不能全比过吧。”

    洪祁咳了一声,说道:“馆主当日仅凭一剑,大败赤云寨群匪,更将千仞派外门弟子蒋霸击杀,依在下之见,不如和总教头比剑吧。”

    他的本意是让王克以己之长和张野比试,免得输给胖子颜面不好看,却不知他无意中的一句话竟然得罪了两个人。

    蒋真眼中泛起一片水雾,同时还闪动着不易察觉的恨意,王克则在心里痛骂道:“你才比贱呢,你们全家都比贱!”

    张野站起身来,说道:“馆主,既然洪教头说了,那我们便比剑吧。”

    话已到了这个份儿上,王克自无再推辞的道理,便和胖子一起走向练武场。

    “风老弟,你擅长用剑,依你看总教头能不能胜得了馆主?”宋阙问道。

    风阳沉吟片刻,说道:“我没见过馆主的剑术,不敢妄下结论,不过总教头的剑术之精湛我前所未见,想来是得到过名家指点,我的意思是武林中的名家。”

    “我以为他仅仅是拳法受过名师指点,不想剑术也是如此,早知如此我就不建议馆主比剑了。”洪祁拍着大腿,满脸的懊悔。

    “他的刀法也是一样。”

    “枪法也是。”

    宋阙和林冲同时说道,四个教头不约而同地咧开嘴,看着胖子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啊,该不会是哪个宗门的弟子吧?

    夏雪晴本来对王克还充满了信心,听到四个人的话后双手十指绞在一起,脸上写满了担忧。

    蒋真的小眼珠则滴溜溜转个不停,心里暗道:“王克说是收我为徒,但是肯定不会传我真功夫,如果总教头真的能赢他的话,倒是要想个方法拜他为师,日后才能替父亲报仇雪恨!”

    想到这里,他装作好奇地问道:“风教头,你觉得我师父能赢吗?”

    风阳不好随便下结论,只能含糊地说道:“听说馆主能击杀蒋霸,剑术定有过人之处,不过以总教头的剑术来看,他们三十个回合应该分不出胜负。”

    言外之意自然是王克只能接住三十招,再多便必败无疑了,这话他自不会说出来惹得馆主师妹徒弟不悦。

    洪祁三人也觉得他的判断有道理,毕竟王克有过击杀千仞派外门弟子的战绩,就算张野剑术得到武林中人的指点,也能坚持三十招。

    大家离得并不远,王克也听到了风阳的话,嘴角微微一翘,暗道:“三十招吗?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王克张野各持木剑站定,依照比武切磋的规矩,剑尖略微下指,以示请对方指教,颔首行礼。

    “馆主,请!”胖子沉声说道。

    王克也不谦让,手中木剑当头直劈下去,招式简单直接得让风阳不忍相看,心中暗道:“三十招高抬馆主了,三招必败!”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张大了嘴巴,张野面对这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招,竟然没有反击,而是斜身闪开。

    “难道总教头在故意相让?嗯,定是如此。”风阳暗自判断道。

    他却不知,在张野眼中,王克这看似简单的一剑竟然将他所有招式全部封住,唯有斜身闪开这一条路可走。

    张野闪身之后刚要反手还击,却见王克圈转木剑,拦腰横削而来,竟然再次将他逼得无路可退,若想避开此剑,只能纵身从剑上掠过。

    还好胖子虽然看似笨拙,实际上却很灵巧,双足用力一蹬地面,从剑上掠过的同时心中已经想好了后续招式,只待落地后向王克一一使出。

    可是还没等他落地,后心突然一疼,回首看时,只见王克已经收剑在手,抱拳说道:“承让!”

    “我居然败了?”

    张野愕然当场,怎么也想不出王克是如何刺到自己后心的。

    他背后没长眼睛,其他人却看得一清二楚。就在张野纵身掠过木剑的时候,王克突然将剑反撩,疾刺他的后心。

    “怎么可能,馆主怎么可能变招这么快?”风阳惊呼道。

    王克微微一笑,心中暗道:“夺命连环三仙剑,不愧是剑宗的绝技!”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