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这番话时,张野的表情严肃而自信,隐隐透出一股霸气。可惜他那张圆乎乎的胖脸仍然带着几分稚嫩,无论如何也让人生不出霸气的感觉来。

    宋阙闻言笑道:“口说无凭,不如你露上几手,在座各位也算行家,一看就知道深浅。”

    “抱歉,家有祖训,武功不得向外人展露,如果你们不信,大可较量一番。”张野说道。

    武功有练法与打法之分,所谓练法便是套路,旁人观之可以偷师学艺;而打法则是根据套路变换出来的实战招式,因为变化众多因人而异,所以很难从中得到全套的武功,当然王克的《武典》属于例外。

    王克眉头轻挑,暗道:“这胖子似乎出身不凡啊,普通人家可不会有这样的祖训。”

    风阳是四个教头中最为年轻的一个,今年也不过二十五岁,正是年轻气盛之时,便起身说道:“既然这样,那我来试试他的斤两,正好给大家助助兴。”

    王克也想看看胖子的身手,便问道:“不知张兄意下如何?”

    张野点点头,说道:“可以。”

    两个人只是切磋,又不是搏命,王克便让蒋真拿来两把木剑,风阳和张野各持一把来到练武场中,相互见礼后战在一起。

    风阳能从百余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南祥武馆的剑术教头,剑法自然不弱,而且他走的是轻灵的路子,最擅腾挪变化,是以见到张野那肥胖笨拙的身躯,他自信不用十招便可让对方弃剑认输。

    没想到,两个人一交手,风阳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张野胖不假,但是却一点也不笨拙,手中木剑比风阳还要轻灵,而且更加精妙,每一剑的角度都十分刁钻,让他招架得手忙脚乱。

    看着异常灵活的张野,王克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熟悉的形象——一只同样肥硕的熊猫。

    确实是十招弃剑,不过弃剑的却是风阳,更让他难堪的是除了第一剑之外,其余九剑全是守势,饶是如此也没能逃脱木剑被挑飞的命运。

    风阳羞愧得满面通红,对王克抱拳道:“馆主,在下学艺不精,愿辞去剑术教头。”

    胖子固然是高手,风阳也不弱,武馆正是用人之际,王克哪能放他走,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风兄不必如此。”

    风阳自然也不想放弃这份优渥的工作,便厚颜留了下来。

    张野把木剑交还蒋真,问道:“馆主,在下可以留下来吗?”

    王克笑道:“欢迎张兄加入南祥,不过张兄方才说四门皆精,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们继续开开眼?”

    “接下来谁上?”

    简单,直接,可惜没有霸气。没办法,他那张胖脸实在让人无法和霸气联想到一起,即使他刚刚胜了风阳也霸气不起来。

    常言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风阳虽然败了,但是其他人却不认为自己不如风阳。

    林冲率先站起身来,要用行动向王克表明自己不仅与豹子头有同名之雅,还和他有着同样深不可测的武功。

    不得不说,同样是山寨也有强弱之分,健美冠军一样的林教头比风阳多坚持了三招,再次验证了人不可貌相的至理名言。

    宋阙上场,这个与《大唐双龙传》中的天刀宋缺只有一字之差的刀法教头,用自己凌厉狠辣的刀法和张野对砍了十七刀,败北!

    四个教头败了三个,已过不惑之龄的洪祁仍然没有半点畏惧。他认为武功之道贵在专一,所以没有学过任何兵器,只专注家传的劈挂掌,已经摸到了化境的门槛,自信绝对能战胜杂而不精的张野。

    二十招后,洪祁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真的有天才这种怪物,而眼前的这个死胖子便是传说中的天才。

    王克心里直呼捡到了宝,说道:“张兄果然高强,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请你担任总教头一职,不知张兄有什么要求?”

    洪祁四人都败在张野的手上,自然不敢有什么意见,反而欢迎王克的这个决定——和死胖子共同负责一门武功教习压力山大。

    “一切听馆主安排,只要能吃饱就行。”张野说道。

    这个要求真心不高,王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说道:“张兄说笑了,何止吃饱,还要吃好。”说完便招呼张野落座,至于薪酬方面,他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还没等张野坐下,蒋真突然问道:“师父,你和张总教头,到底谁更强啊。”

    他半仰的脸上写满了天真,仿佛是好奇一样不经意地问起来,将洪祁几人的好奇心也调动了起来,却没人怀疑他别有用心。

    王克露出慈祥的笑容,微眯着眼睛看着蒋真,说道:“竟然怀疑你师父,真是该罚,吃完饭蹲两个时辰马步去。”

    蒋真吐了吐舌头,说道:“若师父赢了,我便去蹲。”

    洪祁不知他们之间的恩怨,只道是他们师徒亲密,彼此开玩笑,便凑趣道:“我们都下场了,馆主也得和总教头切磋一下才行。”

    林冲三个山寨货也连连附和,直道听闻馆主武艺高强,今天高兴不如让大家开开眼界。

    身为馆主当然要震得住其他人,所以王克也有露两手的想法,便笑道:“张兄,不如我们比划比划?”

    张野看着满桌的酒菜,喉咙动了动,貌似无奈地说道:“一切听馆主安排,不过咱能先吃完再说吗?”说完肚子咕噜咕噜响了两声,弄得他更加尴尬。

    王克忙笑道:“看我,光顾着和张兄较量了,忘了吃饭这茬儿了。张兄快点入座,咱们先吃饭后比武!”

    张野高兴地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如风卷残云般吃了起来,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刚才的话语在大家耳边萦绕不休。

    只要吃饱就行,

    要吃饱就行,

    吃饱就行,

    饱就行,

    就行,

    行……

    “好不容易来个不是山寨的,结果又是个玩cosplay的,哥们儿你是在cos熊猫阿宝吧……”王克脑海里再次冒出一个胖熊猫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