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偷学,其实也不然。

    这些人的功夫颇杂,既有拳脚也有刀剑,不过良莠不齐,大多数只能算是花拳绣腿庄稼把式,不要说和烈阳掌斩山刀比,就是比起洪拳疾风剑来也远远不及。

    从梁不凡手里敲来的那些武功秘籍王克都学不过来,自然不会对这些粗浅功夫感兴趣,他纯粹本着多多益善的想法,为《武典》扩容而已。

    连续两天,王克对上百个武师进行了初试,《武典》中增加的武功何止百套。正如他想象的那样,这些三脚猫功夫被《武典》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充实到其他武功当中,竟也补全了两套功夫,不过名字却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英雄三招!

    美人三招!

    分别为《鹿鼎记》中神龙教主洪安通和夫人苏荃所创,看似简单,实际却暗藏杀机,最后连洪教主都折在自己的英雄三招之上。

    可是这英雄美人各三招是此二人特意为韦小宝所创,其中不乏钻裆袭胸的动作,倒也符合他年幼体短,身形灵活的特点。

    “不行,这些招哥们儿可不能用,哥可是要成为一代宗师的人,实在丢不起这个人啊。”王克心中暗道,同时也庆幸补全的不是电影版中的百发百中穿心抓什么手,否则练与不练真心难以决断。

    看了看一旁满脸兴奋的蒋真,王克心中苦笑:“看来倒像是专门为他准备的,等招聘会结束便教给他好了。”

    王克如今也不是武术小白,这些武师孰强孰弱一眼便看得明白,经过两天的初试后,最终定下十六个人参加复试。

    复试规则也很简单,十六人被分成拳掌,刀法,剑术,枪棒四组——也是各武馆最常教授的四门武术,每组四人进行比试,胜者将被聘用,至于输的人只有对不起了。

    经过一番比试,最终名单终于出炉,拳掌教头洪祁,刀法教头宋阙,剑术教头风阳,还有枪棒教头林冲……

    “……洪祁岁数大了点似乎可以称为公,风阳岁数小点名字中好像也能加个轻,加上使刀的宋阙,耍枪的林冲,四个都是山寨货……”

    王克自动为四个新教头脑补出新形象,又看了看旁边雀跃的蒋真,不觉有些牙疼。

    “算了,不管他们了,谁让咱这武馆名字就是山寨货呢,干脆就山寨到底好了,反正我和师妹的名字还是很正常的。”王克暗自宽慰自己。

    新人入职,自然少不得一番庆祝。王克懒得出门,便让洪七公,啊不,是洪祁去外面要了一桌酒席送过来,连余伯也一起叫上,在前院摆上宴席,算是南祥武馆第一次全体大会。

    王克看着满桌人,心中感慨万千:“不容易啊,哥们儿终于也是有狗腿,啊,团队,也是有团队的人了,距离天下第一武馆又近了一步。”

    想到这里,王克端起酒杯,说道:“各位教头(四大山寨教头连称不敢,请馆主直呼其名便可),欢迎加入南祥武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相信有各位相助,咱们武馆定会蒸蒸日上。大家放心,只要你们对武馆不离不弃,我王克保证对你们不离不弃!”

    “馆主说得好!”

    洪祁四人齐声喝彩,纷纷表了决心,无非是紧紧团结在以王克为核心的南祥武馆周围,共创美好明天,建设和谐武馆,早日实现中国梦……

    王克开怀大笑,说道:“来,让我们共饮此杯!”

    在座众人刚端起酒杯,准备响应王克号召,突然听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请问还招教头吗?”

    王克抬头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被公孙世家丢出门外的那个胖子,似乎叫做张野。

    他还没等答话,那边厢年龄最长的洪祁站了起,笑道:“小哥,你来晚了,咱们人招够了。”

    胖子脸上闪过一丝落寞,犹不死心地问道:“还能再招一个吗,我武功很强的。”

    “一个二十来岁的娃娃……”洪祁蓦然想起王克也不过二十,忙补救道:“还当你和我家馆主一样,有天纵之材吗?”

    风阳三人点头附和,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夏雪晴则白了一眼表面若无其事,却坐得更直了的王克。

    胖子没有反驳,转身便欲离开,不想身材健硕足以当健美冠军的枪棒教头林冲笑道:“胖子,给你一个忠告,想当教头的话先把你那身肥膘减掉一半再说。”

    林冲的话引来洪祁三人一片笑声,王克却没有附和,而是对胖子说道:“这位兄台,不妨进来说话,如果你武功确实不错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胖子本来抬起的脚又重新放下,转过身来看到王克才惊呼道:“原来是你!”

    夏雪晴低声问道:“师兄认得他?”

    “便是公孙府那位。”王克压低声音回答。

    夏雪晴听他说起过,忍不住说道:“师兄收下他会不会惹麻烦?”

    王克微笑道:“放心,公孙府还不至于这么没有气度,既然能给他银子,便不会因此迁怒我们。”

    看到二人窃窃私语,林冲误以为王克与胖子相熟,讪讪地说道:“在下不知是馆主旧识,言语孟浪了。”

    “我与他有一面之缘,也不知他功夫如何,虽然你刚才的话有些绝对,却也很有道理,练武之人少有如此胖的。”王克微笑道。

    他虽然嘴上如此说,心中却非如此想。

    公孙府那个锦衣男子虽然不知道是何身份,但是抛银子的那一手暗器功夫却透露出他内功不凡。胖子貌似狼狈地被公孙府丢了出来,却没有受什么伤,恐怕也有些本事。

    当然,王克也不排除公孙府手下留情的可能,所以才存了他试上一试的想法。

    胖子迈步走了过来,抱拳道:“想来兄台便是馆主了,那日张野言语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好说好说。”王克回了一礼,问道:“我这武馆需要拳掌,刀法,剑术,枪棒四门武术教头,不知张兄擅长哪样?”

    洪祁四人闻言警惕地看向胖子,都希望他说出的不是自己负责的武功,毕竟谁都不想被分润去一半。

    “四门皆可。”胖子傲然答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