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但是王克百分之百确定那人绝非鬼神,因为他能感受到将压制住的力量只是一种内力。

    饶是如此,也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隔空发功在武侠小说中司空见惯,但是如此来无影去无踪却是闻所未闻。

    王克迅速掌起灯,仔细检查了一遍门窗。房门紧闭,没有半点打开过的痕迹,而窗户却留下了一条极细微的缝隙——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看来那个便是从这里进出的。

    他走出门去,院子里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影。

    柔和的月光洒落在院中,除了清风拂过树梢的声音之外,到处都显得那样静谧。

    前院同样宁静,唯一多出的声音便是余伯的鼾声,仿佛那人从未曾来过,一切只是他的幻觉。

    “到底是谁呢?”王克心中充满了疑问。

    听那人的语气,今天在威武镖局也是他暗中相助,难怪梁不凡前倨后恭,态度转变得让人惊讶。王克又想起胡郎中曾经所言,有一武林高手为自己疗伤,这样倒也能对应那人“最后一次”的言论。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我呢?”王克实在找不出恰当的理由。

    整整一夜,王克都纠结这个问题,第二天清晨,他顶着两个好像是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出现在夏雪晴面前,看得她笑个不停,说道:“师兄莫不是因为传我太极拳,心疼得一夜没睡?”

    此事太过诡异,王克也不想对夏雪晴说起那个神秘人的事情,便说道:“心疼倒是没有,不过见师妹你学得那么快,以后都不知道该教些什么,整夜都纠结着呢。”

    夏雪晴得意地扬起玉颈,说道:“这是天赋,没办法的,以后你就得要我教了。”

    王克看着她那副傲娇的样子,笑道:“来来来,给我打一遍太极拳,趁现在我还能教你,让我好好过把瘾。”

    夏雪晴昨晚刚刚学完太极拳,正在热头上,闻言立刻打了起来。

    不得不说,她的天赋确实很高,一套拳打下来几乎没有什么错误,只有几个细微之处需要调整,被王克一一指出后也迅速改正过来。

    “嗯,不错。”王克点点头,说道:“太极拳的要领都掌握了,接下来便是融会贯通了。我若没有看错的话,一个月内应该能进入初境,也算是有一战之力了。”

    夏雪晴闻言大喜,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王克又问道:“太极神功练得怎么样了?”

    夏雪晴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嘟着嘴说道:“内功哪有那么好练的,我这连气感都没有呢。”

    王克更加确信自己内力积蓄得快与《武典》脱不了干系,便说道:“不要着急,欲速则不达。”

    “我知道啦,不过师兄你怎么练得这么快?”夏雪晴问道。

    王克摸摸鼻子,说道:“那个我创造的功法,当然练得快了。”

    夏雪晴刮了刮脸,说道:“好不知羞,我看啊你定是早就创出了功法,怕师父骂不敢说,自己偷摸练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才是。”

    王克耸耸肩,双手一摊道:“我失忆了,不知道。”

    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是练武的最佳时期,俩人说笑归说笑,却都抓紧点滴时间练武,没有半点松懈。

    王克将几套武功挨个练了一遍,这才停了下来,回身看到蒋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满脸羡慕地倚着门,看他们练功。

    “蒋真,身体感觉怎么样?”王克问道。

    “师父,我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现在能不能教我武功?”蒋真说道。

    王克摇了摇头,说道:“再休息两天,不要着急。”

    蒋真脸上掠过一丝失望,转身回了房间。

    夏雪晴走过来问道:“师兄真的要教他,不怕他日后反噬?”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

    王克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得夏雪晴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聪明怎反噬有关系吗?”

    “当然有。因为他聪明,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时,绝对不会反噬。”王克说道。

    “嗯,有道理,师兄留一手就是了。”夏雪晴说道。

    “不必如此。”王克自负地笑了起来,说道:“我教他的每门武功都会倾尽所有,绝不做任何保留。”

    “那怎么能行?万一他功夫学成了,反噬怎么办?”夏雪晴说道。

    王克笑道:“师妹放心吧,他学不完的。走,咱们吃早饭去。”

    吃罢早饭,南祥武馆大门再次打开。

    昨天因为王克去威武镖局,武馆没有开门,今天刚开门便陆续有人前来,除了仍然有人询问招生事宜之外,更多的是前来应聘求职的,想来是与铁壁一战让这些人看到了南祥武馆的前景。

    “终于有人来应聘了,可以不用亲自上阵了。这要传回地球去,还不得被同行们笑掉大牙啊,哪有校长亲自招生的说。”

    王克立刻决定今天改为招聘专场。

    通知下去后,应聘的武师们自然欣喜,那些家长难免有些意见。王克当然不会让财神爷们不满,再三解释了南祥武馆人力匮乏,他们倒也能接受,没有太大怨言,便各自散去。

    王克清了清嗓子,对前来应聘的武师们说道:“感谢各位看得起南祥武馆,在下也愿和大家共同将南祥武馆发扬壮大。不过大家也会到了,人来的比较多,武馆教头数量又有限,所以只能择优选用,请大家见谅。”

    武师们自然同意,王克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会给每个人一块号牌,我们按顺序进行初试。初试的内容很简单,大家只要把自己的功夫展示一下就可以了。”

    “王馆主,我们的武功虽然不如你,但是被别人偷学去了也不好吧?”有人大声问道。

    王克笑道:“这个大家放心,展示武功在后院,只有我一个人看,如果这都不肯的话,那只能请另谋高就了。”

    “哪有啥不肯的,我这两下子在王馆主眼里就是三脚猫功夫。”

    “就是,就是,自然是信得着王馆主的,谁偷学你也不能偷学啊。”

    王克嘴角含笑,心道:“你们全错了,我还真就是想偷学!”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