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王克心头,直到晚饭时蒋真醒来也没有散去。

    吃罢晚饭,王克来到蒋真房间,对他说道:“今天上午,找你父亲蒋霸杀我的邵帅李纨还有赵虎三人已经伏诛,你父亲的大仇也算是报了。”

    蒋真低下头去,任泪水滴落到地上,沉默不语。

    王克知道他对自己仍心存仇恨,暗叹一声起身离去。

    在他刚要走出房门的时候,突然听到蒋真说道:“那杀我娘亲的仇人呢?”

    王克站住脚步,说道:“这个就要你自己去解决了。”

    蒋真沉默良久,才说道:“你真的肯教我武艺,让我报仇雪恨?”

    “我既然收你为徒,就肯定会教你武艺,但是你能否报得了仇,还要看你自己。”王克说道。

    “如果,”蒋真深吸口气,“如果我放弃对你的仇恨,你真的能传授让我报仇的武艺吗?”

    王克许久没有作声,就在蒋真认为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听到他坚定地吐出一个字:“能!”

    “请师父传我武艺!”蒋真跪倒在地,重重叩下首去。

    “你先养好身体。”王克说完走出门去。

    蒋真望着王克的背影,眼中掠过一道复杂的光芒,他紧紧咬着牙关,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若能让我报仇,那么杀死你之后,我会以死相谢!”

    王克并不知道蒋真的心声,直接去找到夏雪晴,说道:“师妹,今天开始,我便传你武功。”

    夏雪晴欢快地跳了起来,说道:“太好了,师兄,我要学太极!”

    “不只是太极,师兄还有很多自创的武功呢。”王克微笑道。

    夏雪晴琼鼻一紧,说道:“吹牛皮。”

    王克也不与她争辩,直接讲起太极拳和太极神功来,反正太极拳对场地要求不高,他干脆就在夏雪晴的闺房中演示起来。

    夏雪晴忙认真聆听,细心记忆。她武功基础并不弱,而且天赋颇高,王勇所传武功,除了刚猛的洪拳和破军拳外,她都已达到真境。可惜王勇自身水平有限,许多地方自己也没有厘清,在教徒上必然捉襟见肘。

    王克则不同,他的武功来自《武典》灌输,直接便进入化境,而且前世虽然是招生老师,却也知道什么叫做因材施教——确切地说是看人忽悠,讲解起太极拳来直击重点,三两句话便让夏雪晴茅塞顿开。

    待到夜入三更,王克已经将太极拳和太极神功全部教完,夏雪晴也基本掌握了其中要义。最后王克说道:“师妹,这太极拳我觉得还有待完善,日后如果有所改进我再行教你,还有太极神功只能用于太极拳,其他拳法无法应用。”

    “那岂不是再也不能修炼其他内功了?”夏雪晴问道。

    “太极神功中正纯和,与其他内功应该不冲突。”王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应该?师兄你不会不知道吧?”夏雪晴狐疑地问道。

    王克现在只修炼太极神功这一门内功,从梁不凡那里敲诈来的烈阳功和炽焰诀还没来得及修炼,自然不知道是否会冲突。

    他看了看沙漏,时间已过子时,算来应该是第二日了,便从《武典》中学习了烈阳功,至于低级的炽焰功自不用学。

    烈阳功瞬间习会,同太极神功一样,还需要修炼才能积蓄内力,不过也证明了可以兼修不同内功,于是王克说道:“放心吧师妹,肯定可以兼修。”

    夏雪晴高兴得欢呼起来。

    夜已晚,王克又教学完毕,便离开洗漱准备就寝,临睡之前自然不能忘记修炼刚学会的烈阳功。

    与其他武功不同,内功没有三境之分,除却功法强弱之外,差距全在内力积累。王克见识到了梁不凡那恐怖实力,生怕他再察觉出问题,所以决定利用一切时间来修炼烈阳功,毕竟它可以与任意武功配合使用。

    运转了一个周天,王克的丹田内又多出一股炽热阳刚的内力来。奇怪的是,烈阳功所产生的内力与太极神功并不相融,而是独立存储于丹田之中。

    “也许这是兼修不同内功所造成的吧。”

    王克心中暗道,缓缓睁开了双眼,却看到身前五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顿时惊得他浑身毛发都炸了起来。

    那人身材高大,背负双手面对着王克,看不清长得模样,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如果不是朦胧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给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影子,王克都要认为他不是人而是鬼!

    这是谁?什么时候进来的?

    王克心中大骇,刚要跃起进攻,就感到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压在自己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分毫。

    高手!绝对的高手!就连梁不凡也没有这样的本事,能够隔空施放内力,将王克完全压制住!

    “阁,下,是,谁?”王克艰难地问道,那股力量压得他连话都说不完整,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吐,而且声音极其微弱。

    “你很聪明,但是更蠢。”

    那人的声音虚无飘渺,明明在王克的面前,听起来却好像在房间的任何一个地方。

    王克不明白他所指何意,想要出声询问却再也张不开口,只能惊恐地望着他。

    “你能够自创先天级功法,能够过目不忘偷学烈阳功,确实很聪明,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聪明人往往就死在聪明之上!”

    那人的话让王克更觉惊悚:“当时只有梁不凡在场,他怎么知道我偷学了烈阳功?难道他是沧海帮帮主?”

    “但是你更蠢!”那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起来,如同训斥道:“明明实力不足,仍强行出头,所恃者不过所谓聪明耳!你可知,江湖之中死得最多的便是你这种自作聪明,自以为是,自不量力,自视其高,自命不凡,自高自大,自作自受之徒!”

    一连串“自”字头的成语把王克喷得体无完肤,同时还让他听出一股浓浓的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这是最后一次,再有下次你便自寻死路去吧!”

    话音刚落,四周空气突然扭曲起来。再细看时,门窗依旧紧闭,那人却杳无踪迹,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你大爷的谁啊!敢不敢弄得再像鬼一点?”王克破口大骂——在心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