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祖长拳,相传为宋太祖赵匡胤所创,在《天龙八部》一书中,聚贤庄中原群雄围攻乔峰,乔峰仅用太祖长拳尽战天下英雄而不败。

    书中的太祖长拳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武功,之所以能如此威风全赖乔峰武功高强,不过有此战绩也足以证明其有不凡之处。

    王克当日回忆各书中所描述的武功,太祖长拳便被记录在《武典》之中,自然也是残本,却不知为何突然被补全了,至于和书中是不是一套拳法就不得而知了。

    他的目光落在梁不凡那些秘籍上,猜测应该和它们有关,加上这里面的五套拳法,《武典》中已经记录了十三套完整拳法了,也许便是《武典》根据这些拳法将太祖长拳补全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总结,王克对《武典》的规则也有所了解,武功的来源共有三种。

    第一种来自功法秘籍,看完立刻记录下来;第二种则是整理自前世小说影视中符合武学的描述,不过只是残本有待补全;而最后一种则是他人所用的武功,只要在他面前施展就可以记录,是否残缺取决于对方施展程度。

    《武典》所记录的武功只要是全本便能够学习,但是却有次数限制,每天只能学习一种,即使是补全的武功也是一样。不过原本就会的太极拳,还有交战时对手的武功则是例外,没有任何数量限制,也不需要下达指令,只要全本直接灌输,王克猜测前者是因为自己原本就算会,后者却是因对战时自己能亲身体验。

    今天正好没有学习武功,王克便用意识下达了学习的指令,脑海中金光闪过,太祖长拳已经学会。

    新学会的太祖长拳同书中描写相同,共有六十四招,每一招都相互克制,一经使出刚中带柔,柔中带刚,隐隐能看到原来那十三套拳腿功夫的影子,确实由此补全。

    王克心中大喜,如果按照这个规则,可以由其他武功补全前世书中武功的话,那些盖世神功同样有补全的一天!

    从《武典》补全太祖长拳,到王克学习灌输完毕,一切都在他脑海中进行,所费不过片刻功夫。当梁不凡将秘籍重新收好,整个过程业已结束,他只看到王克嘴角泛起微笑,却不知他因何而笑。

    正在梁不凡疑惑间,梁天成回来了,不但把李纨邵帅押了进来,还有赵虎也在其中。三个人都被五花大绑,脸上淤青,身上还有几个大大的脚印,不用问全出自梁天成之手。

    李纨一进门就跪倒在梁不凡面前,放声呼叫道:“总镖头饶命!求总镖头念我效命多年的份上,饶我这条狗命吧!”

    而邵帅则给王克跪下,哭道:“师弟,我不是人,求你看在师父面上饶了我吧!赤云寨的人是李纨找的,和我无关啊。”

    李纨这才想起王克才是正主,忙说道:“王馆主,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是他让赵虎去找的我,所有的事都是他们两个搞出来的,我和你无怨无仇,哪能去害你啊。”

    “馆主,和我没关系啊,全是他们俩个干的,我就是个跑腿的,求你饶过我吧!”赵虎急忙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分辩道。

    同样是谋害自己,王克可以放过蒋真,因为他还没有冷血到杀一个孩子,但是这三个人他却绝不会饶恕。

    邵帅自不必说,前任王克便死于他手,而赵虎则只被王克逐出武馆便为虎作怅,同样死有余辜。至于李纨虽受邵帅所托,但是他与王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却仍痛下杀手,也是罪有应得。

    更重要的是,那日在青鸣山上,并非只有王克一人,还有夏雪晴,还有王勇子侄和武馆学徒,他们为了杀他不惜让无辜之人受到牵连,怎能饶恕?!

    王克冷哼一声,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梁总镖头,他们便交给你了。”

    梁不凡闻言不敢怠慢,连拍三掌,正中三人头顶,打得他们天灵破碎,脑浆四溅,死得不能再死了。

    “少侠,这三人的亲眷是不是——”梁不凡做了一个刀斩的手势。

    王克把手一摆,说道:“不必了,罪不及家人,我还没有那么冷血。”

    “少侠高义!”梁不凡赞了一声,对梁天成说道:“天成,你一会儿到衙门报备一下,便说这三人私通山贼,被我击杀了。”

    “是!”梁天成恭声答道。

    梁不凡又对王克说道:“不知少侠还有何吩咐,在下一定从命。”

    王克沉吟一下,说道:“倒也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我想看看各镖师的武功,不知道梁总镖头能应允否?”

    梁不凡暗自纳闷,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说道:“能得到少侠的指点是他们的荣幸,我这就把镖局里的镖师都集合起来,让他们为少侠演武。”

    镖局中演武本是常事,如果运气好还能得到总镖头的指点,所以镖师们并不奇怪。但是今天的演武却与往日不同,刚才被总镖头擒住的王克也端坐在场,而且还坐在总镖头上首,让众镖师们震惊之余又啧啧称奇。有消息灵通的镖师已经知道邵帅三人被少镖头抓走,对王克的身份更加猜测起来。

    不过总镖头没解释,镖师们也不敢问,一个个将自己全身武艺尽数展现出来,希望能够得总镖头的指点。可是从始至终,梁不凡都没指点一个人,反而像是陪着小心一般和王克说话。

    《武典》中再次多出几十套武功,不过因为只是观摩没有实战,王克还需要学习才行。当然,这些粗拳糙腿大多比王勇留下的武功都不如,王克也懒得去学,之所以观看纯粹是为了增加《武典》的底蕴,以期补全其他武功。

    演武完毕,王克起身告辞,梁不凡父子恭送至门口,王克说道:“今日多有得罪,请总镖头海涵。”

    “少侠说笑了,是小老儿父子得罪才是。”梁不凡忙说道。

    “今日之事,还望保密。”王克道。

    “少侠放心,小老儿和镖局中人绝不敢胡言乱语。”梁不凡道。

    王克拱拱手,告辞离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梁天成才不忿地说道:“父亲,为何对他如此巴结?”

    “如果知道他的身份,全松江府都得来巴结他,就连咱们帮主也得来巴结,恐怕都巴结不上呢。”梁不凡幽幽道。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梁天成不解问道。

    “宗师弟子……”

    梁天成的嘴再也合不上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