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那只赤红的手掌突破防御,就要击中他的胸口,王克腰身一扭,借着梁不凡荡开自己的力量,滴溜溜旋转起来,手掌堪堪擦身而过。

    王克低头一看,胸前的衣服上已经留下一片淡淡的焦痕,心中大骇之余直呼幸运。

    他本以为赌局结束,刚要说声承让,不曾想梁不凡突然反身抓向他的胸口,出手犹如疾光电影,竟不容得王克闪避,顿时被抓住。

    “梁总镖头,你不守承诺!”王克惊声斥道。

    梁不凡冷笑道:“老夫只说将人交给你,可是却不曾说过让你走!”说完双手在王克身上连点几下,将他穴道封住,提着他向书房大步走去。

    梁天成急忙跟上,李纨拍了拍胸口,将刚才还狂跳不已的心脏抚平,笑容满面地和其他镖师散去,去寻找邵帅告知这个好消息。

    自从被梁不凡擒住,王克便知道自己的谋划失败了。他此次前来实为冒险,所恃者不过是自己对人性的了解,还有消息的不对称。

    最初的打算便是利用那封信笺故布迷阵,让梁不凡误以为其他密信也在他的手中,因此而产生顾忌。

    当然,梁不凡若是毫不在乎,反而大下杀手,那么他便是弄巧成拙了。所以,王克又布下第二个迷阵,便是自己的师承。

    说起来,这还是铁壁之言给他的启发。铁壁见到王克身负内功后立刻猜测王勇也是内家高手,那么眼光更胜一筹的梁不凡定然也会看出太极拳的精妙,而他通过邵帅对王勇更加了解,肯定会认为王克师父另有其人。

    王克本以为如此连环下来,不怕梁不凡不给人,却不想江湖越老,固然胆子越小,同样还有一句至理名言——姜是老的辣,仅凭他的应对之策,梁不凡就识破了他的妙计。

    梁不凡在江湖中滚打多年,仅凭王克的应对便认定王克身后绝无什么先天强者。

    若是王克真有名师,以他出掌之初便能立时明白不可力敌,绝不会借助拳法精妙去以身试险,毕竟这不是生死搏杀,他还特意留下了规则漏洞。

    试想哪个先天强者教徒只教一套拳法,连半点轻身功夫都不传授,更不会连如何区分敌我强弱都不说与弟子。

    如此说来,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王克不知从何处得到这套拳法与内功。这至少是先天强者级别的功法,让梁不凡如何不眼馋,宁愿自毁诺言也要从王克手中得到。

    进了书房,梁不凡把王克重重摔到地上,然后随手解开他的哑穴,狠声说道:“王克,交出你方才所用拳谱功法,老夫饶你一命!”

    “冲动是魔鬼,郭师诚不欺我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特么的是纸老虎!”

    王克心中后悔不已,却也知道如今自己绝对不能交出功法,否则定死无疑,便强自镇定道:“总镖头,你要拳谱功法可以,只是不知家师肯不肯同意。”

    “你是要王勇从坟里爬出来吗?”梁不凡放声大笑,说道:“王克,莫要再和老夫耍心眼,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菜都要多!你若不肯交出功法,莫怪老夫手下无情,就算你不怕死,也要想想你那娇滴滴的小师妹!”

    就在这时,梁不凡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冷冷的哼声,那声音虚无飘渺令人摸不到方向,却又清晰响亮犹如近在耳边。

    传音入密,先天手段,隔墙传语,宗师神通!

    梁不凡就像是被踩住尾巴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紧张地四处张望,书房里除了他们父子与王克外空无一人,周围景物也一如平时所见没有半点不同。

    梁天成都被他吓了一跳,刚刚还威风凛凛的父亲,如今就像见了鬼一样东张西望,那曾经稳如泰山的双腿竟然在发抖!

    王克也不知梁不凡为何突然间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心中暗道:“该不会是我那便宜师父真的显灵了吧?”不过他猜测梁不凡的失态应该和自己有关,便试探道:“梁总镖头,用不用我让家师和你商量商量?”

    梁不凡双手连摆,面如土色地说道:“王少侠,刚才小老儿和你开个玩笑,你莫要见怪!”说着亲手为王克解开穴道,然后像扶亲爹一样把王克扶到椅子上坐好。

    王克敏锐地捕捉到他称呼的变换,尤其是少侠乃是对宗门之人的称谓,心中更加诧异,表面上却仍然从容地说道:“那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当然,在下不敢挽留。”梁不凡的额头已经渗出汗滴来。

    王克翘起二郎腿,手指腿上轻轻敲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淡,就像是黄世仁向杨白劳要账一样,说道:“我要的人呢?”

    “马上交给少侠!”梁不凡突然觉得仅仅这样还不够弥补自己刚才的冒犯,忙又谄笑地补充道:“那两个猪狗不如之辈竟然敢谋害少侠,万死不足,不过少侠莫要脏了自己的手,由小老儿代劳可否?”

    王克略一沉吟,说道:“也好。”

    梁不凡立刻对儿子挥手道:“快将李纨邵帅两个混蛋拿来!”

    梁天成一头雾水地望着父亲,弄不明白为何他前倨后恭,刚要询问就见梁不凡抬手一个耳光,怒斥道:“还不快去!”说完对他直打眼色。

    见到父亲动了真怒,梁天成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不像自己想得那么简单,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匆匆离去。

    王克也不管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干脆来个随遇而安,说道:“梁总镖头刚才好是威风,我的小心肝现在还扑通扑通的呢。”

    梁不凡急忙陪笑道:“小老儿玩笑开得过了,没想到惊吓到少侠,小老儿一定补偿。”

    王克眼睛一亮,管他是真是假,这送上门的竹杠不敲白不敲啊。他微微一笑,说道:“不知梁总镖头打算怎么补偿啊?”

    “这个……”

    梁不凡为难起来。他真不知道该拿什么来补偿王克,这可是宗师的弟子,就连帮主也不过是先天,什么东西才能入他的眼呢?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件东西,虽然有些心疼,但是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明显后者更为重要。

    梁不凡面色凄苦地长叹一声,伸手解开腰间丝带。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