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不凡身为威武镖局总镖头,又顶着松江民间第一高手的名号多年,早已形成一种气势,声音不怒而威。

    围观的镖师闻言莫不心头泛起寒意:“总镖头发火了!”

    王克却夷然不惧,拱手说道:“想来阁下便是梁总镖头,在下听闻总镖头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今日一见方知什么叫做见面不如闻名。”

    梁天成见他故技重施,又拿话语来挤兑父亲,气得差点吐血,忙说道:“父亲莫要听他胡言乱语……”

    梁不凡冷冷地瞪了梁天成一眼,让他把还没说完的话生生咽了回去,然后才冷声道:“王克,老夫的名望还轮不到你来评断!倒是你擅闯我威武镖局,就算老夫把你毙于掌下,也没人敢说老夫的不是!”

    王克笑道:“那是当然,梁总镖头威名赫赫,又有赤云寨前车之鉴,谁又敢说你的不是?只不过,威武镖局并非宗门,还是要受律法管辖的吧?”

    众镖师中有人笑道:“本来以为他有多大的胆子,到头来还是怕了,居然拿衙门来说事。”

    其余人闻言皆笑,梁不凡却听出王克话中隐含威武镖局私通悍匪之意,于是沉声说道:“威武镖局行镖万里也不曾出过纰漏,全靠各条道上的朋友给老夫面子,老夫投桃报李也不怕为人知晓。倒是你今日不说出所来何事,莫要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王克本来就是在诈他,见他洗清自己更证实了心中的猜测——梁不凡定与各路山贼悍匪有所勾结。不过他真正的目的是来要人,也不想在这上面纠结,便笑道:“在下找总镖头要两个人,此事过后,在下绝不会因此再来叨扰。”

    其他人不懂俩人话语之间的机锋,李纨却听得明白,当场吓得双腿直抖,可怜兮兮地望着梁不凡,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一个“不”字。

    让他失望的是,梁不凡迟迟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王克的双眼,而后者也毫不避让地对视着。

    “他如此有恃无恐,想来手中还有赤云寨的信件,只是不知其中是否有那些隐密。不若——”

    梁不凡眼中凶光乍现,王克却视若不见,仍然直视着他,眼中没有半点畏惧,让他反而踌躇起来。

    “不妥!他身具内功,刚才拳法见所未见,但是刚才惊鸿一瞥,尽显宗师风范。如此拳法,定非王勇所传,怕是哪位先天高手所创,难怪他敢独自上门要人。”

    也不怪梁不凡胡猜乱想,太极拳本来就是集华夏武学大成所创,若是铁壁和梁天成这等见识之人看来最多也只是觉得精妙,但是在见多识广的梁不凡眼中却是大大不同。

    想到王克身后可能站着一位先天高手,也许他就在不远的地方注视着自己,梁不凡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凉嗖嗖的,暗自庆幸自己江湖经验丰富,没有痛下杀手,否则死的肯定不是王克,而是他自己。

    不过,这么多手下镖师看着,若要让王克把人就这么带走,实在是有损自己的名头。他思来想去,心中生出一计,不仅能化解自己的尴尬,同时也能试出王克身后是否真的另有高人。

    “王克,本来给你也无妨,不过你闹我镖局,却不能这样算了。这样吧,只要接下老夫一掌,他们便交给你,你看如何?”

    李纨长长松了口气,在他看来无论如何王克也接不下总镖头一掌,自己性命可谓无忧。

    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王克,他已看出梁不凡方才动了杀机,之所以未露惊惧完全是在赌,在用自己前世多年招生工作所积攒的识人经验在赌。他赌的是梁不凡的眼界能看出太极拳的不同凡响,赌梁不凡确实与众多悍匪暗通款曲,赌那句“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所言无误。

    “好,便依总镖头,我接你一掌!”王克爽快地应道,他自信以太极拳四两拨千斤之能,应该能接下梁不凡一掌。

    梁不凡见王克应下,便向室外走去,出门之时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一圈,但凡能够隐藏身形的角落都没有略过,确实没有发现异常才到练武场中站定。

    王克来到他的对面站好,抱拳道:“还请梁总镖头掌下留情。”

    围观的镖师们齐齐笑出声来,有人叫道:“现在求饶晚了,还是去找郎中吧,抢救及时还能留下条命。”

    梁不凡把手一抬,笑声立止,这才说道:“王克,方才你胜了犬子的烈阳掌,那老夫便同样用烈阳掌,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你能够不受伤,那便依你。”

    在梁不凡心目中,王克有先天高手为师,虽然接不下这一掌,要想躲开应该不成问题,所以并没有要求王克硬接他一掌,这样既能保住自己的颜面,又给了那位先天高手面子。

    当然,若是王克连躲开烈阳掌的轻身功夫都不具备,只能说那位先天高手并没有把他当做弟子,杀了也便杀了。

    正是打着这个主意,梁不凡出手毫不留情,同样是烈阳掌,在父子二人手上简直有天壤之别。

    人尚未至,掌风激荡,只见梁不凡掌心红焰似火,一时间热浪翻腾,尽显灼热猛烈,不愧烈阳之名。

    虽然是简简单单一掌,但是却将王克所有退路全部封住,炽热凌厉的掌风扑面而来,大有纵然前方如钢似铁,也要被烈阳消融之势。

    化境!

    王克立刻判断出梁不凡烈阳掌的境界,急忙运起太极神功迎了上去,所攻之处正是此招弱点所在。

    看到王克不闪不避,硬接这一招,梁不凡心中冷哼一声,立刻判断出他方才是在虚张声势,丹田内力催动,掌上功力又增多了两分,便要将王克毙于掌下。

    二人的拳掌终于碰在一处,王克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自己竟然不能像以往般借力打力,化去梁不凡的掌劲,反而被荡了开来。

    这便是力量的差距,已经无法依靠技巧来弥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