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

    梁天成脸上一片鄙夷之色。

    他六岁始习武,八岁修内功,十年的内力积累已非同小可,更是深知内外功夫之间的差别犹如云泥。

    便在数日前,他单枪匹马将赤云寨余匪一网打尽,自身却毫发无伤,所恃的正是这烈阳掌。虽然蒋霸八人已亡,但是赤云寨十数年未被官府剿灭,其底蕴仍在,尚有数十悍匪,无一不是刀头舔血之流,纵然放在松江府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

    可是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接下他一招,差别便在内力!这是质的差别,非人力众多,招式精妙所能抵销。

    梁天成承认,王克刚才那一招借力打力精妙绝伦,想来他便是用此胜得铁壁。但是他绝不相信王克拥有内力,否则铁壁绝非他一合之敌。

    借力打力在外家功夫中确实至精至妙,但是在内家高手面前如同儿戏一般。原因无他,一力降十会,让你无力可借!

    梁天成内力运转,掌心红光更甚,看似漫不经意的一掌却有雷霆之势,就连掌风也隐隐散发出灼热的气息,阳刚猛烈颇具烈阳之势。

    他相信,这一掌莫说是王克,就算是铁壁,还有松江府各大武馆馆主,也无法抵挡。他仿佛已经看见,王克如同那些死在他手上的赤云寨悍匪一般,似断线的风筝飞出,临死之前才会想起不该到威武镖局撒野。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王克的手甫一搭在他的腕上,便有一股中正纯和的力量传了过来,竟然牵得他的手掌不由自主变了方向。

    梁天成太熟悉这种力量了,这便是内力!他终于明白为何铁壁与王克把手言欢,既不是提携后进,也不是豪爽大方,根本就是甘拜下风,王克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内家高手!

    不过吃惊归吃惊,梁天成仍然没有把王克放在眼中,冷笑道:“原来你也会内功,倒是我看走眼了。不过你的内力太低了,最多也就修习了五年,你可知道我修了多久内力?十年!”

    他说话间,掌上攻势毫不停歇,反而愈打愈快,掌风之中的灼热气息也越来越浓厚。

    王克只感觉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自是不敢怠慢,将太极拳使得如同行云流水,一一接下梁天成的招式。

    论内力浑厚,王克远不及梁天成,但是太极拳最擅长的是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他虽然还做不到,但是拨个十斤八斤还是不成问题,应付起烈阳掌来依旧轻松自如。

    不过王克也颇为诧异,他修炼太极神功不过五日,结果在梁天成的口中就变成了五年,细细想来应该是《武典》的功效。既然单纯的武功招式经过灌输后可以直达化境,那么内力修炼速度以一敌百也就不以为奇了。

    相对于王克应付自如,梁天成却迟迟不能将王克拿下,尤其是无论他如何变换招式,都被王克尽数挡下,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内力也没有发挥出半点作用,让他难免心浮气躁起来,立时将功法全力施展开来。

    这一来,厅堂里的桌椅板凳顿时遭了殃,破碎之声不时响起,俱是被王克牵引到一旁的梁天成所击碎。

    威武镖局的镖师虽然大多行镖在外,但是也有人在镖局里练武,听到声响不由全都聚了过来,见到一个青年在梁天成的攻击下丝毫不落下风,俱是一惊。

    他们早知道这是南祥武馆的王克,曾经一拳击败镖头邵帅,更有击杀蒋霸的传闻。但是自家事自家知,少镖头身具内力已不是秘密,怎么会连个武馆中人也拿不下?

    唯一的解释便是王克同样是内家高手,让有心上前助拳的镖师更加不敢动弹。先不说少镖头颇为自负最不喜他人相助,就是内家高手之间的对决也非普通人可以插手的。

    有人想要寻找李纨问清二人交手的原因,结果李纨早就见势不妙,跑去寻找梁不凡,当然没忘了拿上梁天成丢到一旁的信笺。看到信件内容他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心中暗暗祈祷总镖头能够救下自己,否则这私通悍匪的罪名,他可背不起。

    还没等他跑到书房,就遇到了被惊动的梁不凡,李纨结结巴巴把事情描述一遍,跪倒在地恳求道:“总镖头救我!”

    梁不凡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看着手中信笺沉默良久才问道:“你确定天成已经用了烈阳掌?”

    “少镖头确实用了烈阳掌,但是那王克不知道用的什么拳法,少镖头竟然奈何不得他。”李纨如实说道。

    “原来他也是内家高手,难怪蒋霸铁壁均非他的对手。不过从未听闻王勇身怀内功,莫非另有师门?还有这封信——”梁不凡把目光再次投到信上,脸上阴云密布,暗道:“怎么会落在他的手中?他还有没有其他的信?如果都在他的手上,倒是一桩麻烦事。”

    心中想罢,梁天成说道:“与我去前厅看看。”

    王克攻守交加,很快便逼得梁天成将烈阳掌使了个遍,伴随一片金光掠过,《武典》已将烈阳掌记录整理完毕,同时记下的还有梁天成所用的内功,却并非王克想像中的烈阳功,而是炽焰诀。

    那炽焰诀只有行功路线而无心法,仍然只是残本,但是烈阳掌却是完整,直接灌输到他的体内并达到了化境。

    达到了预期的目的,王克再不保留,待梁天成再次攻来之时,只一眼便瞧出了这一掌的破绽所在,双手划过一个圆圈,将梁天成双掌拦下,随即双拳轰出,正中梁天成胸口,将他打得倒退三步。

    “不可能!”

    梁天成怒吼一声,举掌便欲再次攻上,却听身后传来威严的喝声:“天成退下!”

    他回头一看,阻止自己的正是父亲梁不凡,不敢违逆父命,只有忿忿地退到一旁。

    梁不凡面沉似水,缓步走上前来,一双如炬的眼睛盯住王克,沉声说道:“你便是南祥武馆的王克吧,敢来威武镖局撒野,真是好大的胆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