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镖局厅堂之上,王克端起手边的茶杯,用杯盖轻轻拂去飘浮的茶叶,悠闲自在地饮了一口,把目光投向对面的李纨,嘴角掠起一缕微笑:“你还是心虚啊。”

    李纨虽然面带笑容,却笑得很牵强,时不时地挪动一下身体,眼睛总是扫向后堂。他不知王克此来何意,但是毕竟与邵帅同谋,王克最近又声名雀起,如今面对他难免坐立不安。

    如果有选择的话,李纨绝对不会出面接待,但是他在镖局中专司接待来访宾客,纵有千般不愿也只能陪着王克,心里不断祈祷总镖头快点出来。

    脚步声音响起,梁天成从后堂走出,李纨暗暗松了口气,起身说道:“少镖头,这是南祥武馆的王克王馆主,特来拜会总镖头。”

    王克抬头望去,只见此人年不过二十,脸上没有同龄少年该有的稚嫩,而是故意为之的深沉,行走间步伐孔武有力,一看便知家学渊源,难怪能独自灭了赤云寨。

    梁天成脸上挂着商业化的笑容,对王克抱拳说道:“久仰久仰,家父事务繁忙,无法亲自接待,望王馆主见谅。”

    王克起身抱拳回礼,说道:“哪里哪里,久仰梁少镖头大名,今日终于得见,实在三生有幸,在下还要多谢青鸣山上梁少镖头出手相救。”

    王克先说两个人从未见面,又提青鸣山上得梁天成相救,听起来自相矛盾,却是直指外界传言。

    梁天成没想到王克见面就开撕,心中大恼,但他经历的场面颇多,面上却不表露出来,只是讶然问道:“王馆主这话从何说起?”

    “外界流传是少镖头救得在下,莫非那日不是你?”王克惊道。

    “杀蒋霸的果然另有其人,难怪千仞派迟迟不肯出手!”梁天成心中暗道,更加不能承认,说道:“那些流言王馆主莫要相信,梁某只是因赤云寨胆敢到松江附近作恶,心中怒起便灭了它们,但是救下王馆主的却绝非在下,也许是哪位江湖侠客路见不平。”

    “原来如此,那倒怪我多想了。”王克故作惊慌地拍了拍胸口,说道:“我就说嘛,那日只我与师妹在场,少镖头又不是鬼,我哪能看不见。”

    梁天成本来还想打听一下是谁救的王克,听到这话才知道自己被他耍了,即使他涵养再深也忍不住沉下了脸,说道:“王馆主是来戏耍在下的吗?”

    王克满脸歉意道:“不敢不敢,只是王克自幼胆小害怕鬼神,不问个清楚心中实在难安,请少镖头勿怪。”

    梁天成深吸一口气,让心中怒火暂时平息下来,说道:“那不知王馆主今日来此有何贵干,可是有镖要我们走一趟?”

    王克却像是没听到他的问话,仍然在继续刚才的话题:“在下听闻少镖头剿灭赤云寨,定是嫉恶如仇,刚才听少镖头说起,果不其然……”

    梁天成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打断了他问道:“王馆主,你此来何意?”

    王克继续说道:“我想少镖头都如此嫉恶如仇,那么总镖头必定也是侠肝义胆,义薄云天,急公好义,助人为乐,……”

    梁天成再次打断道:“咳咳,王馆主,请说重点!”

    王克故作腼腆道:“不好意思,在下词穷,不知该如何表达对梁总镖头的敬意。”

    “你都成话唠了还叫词穷!”梁天成心中腹诽,口中说道:“王馆主,在下还有事,若你没有其他事的话……”

    “少镖头,在下当然有事,还请稍待片刻。”王克说着从怀中拿出那封密信,笑着递了过去,说道:“少镖头一看便知。”

    梁天成一眼便认出那信封是威武镖局专门用来传递密信所用,只是不知为何落入王克手中。他狐疑地接过来,取出信纸一看,正是李纨写给蒋霸的信,求他劫杀王克。

    王克继续说道:“想来总镖头和少镖头都是如此侠胆义胆,嫉恶如仇,定然不会让威武镖局成为藏污纳垢之所在。”

    梁天成心中又惊又怒,惊的是他明明一把大火把赤云寨烧个干净,这封信怎么会落到王克手中;怒的却是难怪王克刚才拼命给他们父子戴高帽,原来等的便是这个时候,挤兑着他交出李纨。

    “绝对不能承认!”

    梁天成立刻做出决断,把那封信当场揉成一团,阴恻恻地说道:“王克,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这封信,不过想要敲诈我威武镖局,你还差来点!”

    话音刚落,梁天成便一跃而起,单拳直取王克头顶。

    这一拳他含怒而出,还没攻到近前,拳风便已将王克的发丝吹动,声势煞是惊人。

    王克早便做好梁天成翻脸不认账的准备,见他攻来也不惊慌,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只是伸手一拨一引,便将他整个人引到一旁,将一张茶几直接撞翻。

    “少镖头,此举有违你侠义之名啊。”王克微笑说道。

    梁天成虽然不知道王克所用的是什么拳法,但是自己盛怒之下这一拳有多大力量却是知道的,没想到却被王克轻松接下,还将他顺势击退。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王克居然连屁股都没抬一下。

    “少镖头!”李纨惊呼一声,也不管能不能打过王克,挥拳便要上前表忠心,却听梁天成道:“给我退下,今天我要亲手拿下他!”

    梁天成冷声说道:“王克,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倒也值得我使出真功夫了。”说着,他化拳为掌,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

    王克见他掌心似乎有淡淡的红光若隐若现,蓦然想到一个可能,站起身来说道:“内功吗?我倒要见识识了。”

    梁天成明显一楞,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识货,死在我的烈阳掌下,你也可以瞑目了!”

    他本以为能够震住王克,却不想后者神情中竟然露出一丝兴奋和喜色,舔了舔嘴唇说道:“来吧,英雄!把你的烈阳掌给我全使出来吧!”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