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上面写的是什么?”夏雪晴问道。

    王克把信交给她,只见上面写的正是托请蒋霸袭杀王克一事,而落款正是威武镖局李纨。夏雪晴把信啪地一声拍到桌子上,怒道:“原来真是他们干的!肯定是邵帅从中搞的鬼!”

    王克暗叹果然是一饮一啄,皆有天定,若非自己存了一个心思,看蒋真藏得这么谨慎,自己还真不见得能找到这封信。

    当然,他不忘就势为蒋真洗脑,说道:“蒋真,你也看到了,你的杀父仇人应该是威武镖局。”

    蒋真低下头去,说道:“徒儿年幼无知,错怪了师父,请师父责罚。”

    王克装作没看到他眼中仍然未曾化去的恨意,说道:“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心中却感叹路漫漫其修远兮,转化这小子心中恨意没那么简单。

    胡郎中虽然没有看信,却也猜到了七分,脸色不自然地说道:“老夫还有事,便先行告退了。”

    王克知道他这是明哲保身,不想掺和到他与威武镖局的恩怨中来,倒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胡郎中只是一个医馆的郎中,不敢招惹有松江民间第一高手梁不凡坐镇的威武镖局,也是人之常情。于是他起身相送,说道:“多谢胡先生了,还请对今日之事保密。”

    胡郎中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王克,听老夫一言,莫要强出头。”

    “多谢老先生提点,在下省得。”王克说道。

    送走胡郎中,王克被夏雪晴一把抓住,以为她还记恨刚才被自己戏弄一事,忙道:“师妹,可是你非逼我说出那个什么武林高手的,我是被逼无奈才拿余伯来顶缸的。”

    “果然戏弄我!”夏雪晴凤目一瞪,怒道:“老实交代,到底是谁?”

    “真是我自创的,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只好拿余伯来顶缸了。”王克说道。

    “又来骗我!”夏雪晴怒道。

    王克说着用肩膀轻轻撞了夏雪晴一下,故作暧昧地说道:“真是没骗你,就咱俩的关系,真有前辈高人我能不告诉你嘛。”

    夏雪晴脸上一红,嗔道:“哼,少和我套近乎,你今天戏弄了我,得把太极拳教给我,不然我饶不了你!”

    话虽如此说,她的手已经松开,王克知道自己再次躲过一劫,说道:“我本来就是要教你的,是你自己不学的。”

    夏雪晴自知理亏,没有继续纠结下去,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师兄,你真要收下蒋真?还要传他武功?”

    “我都说了,当然要收了。”王克知道她仍然担心,安慰她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自会提防他的,武功也会有选择地教。”

    “我还是担心。”夏雪晴说道。

    “放出去我才担心。”王克说道。

    自从看到蒋真藏下密信,王克就越来越觉得,以蒋真这么小,心思便如此缜密,真有几分主角的潜质,如果不杀也绝对不能让他脱离自己控制。否则真有朝一日拜在哪个高人门下,自己就成了必须死的大反派了,哪有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放心。

    夏雪晴不知道他心中想法,见他固执己见,只能叹气道:“师兄仍然宅心仁厚,日后恐怕要吃亏,罢了,我替你看好那个小子。”

    王克很想告诉师妹自己其实既不宅,也不仁厚,不过这种好名声多多益善,便不去解释。

    夏雪晴又问道:“那师兄你准备如何对付威武镖局?”

    王克把手中密信一扬,说道:“既然有了这个东西,那当然是去要人了!”

    此时的威武镖局中,梁不凡父子也正在议论王克,说的正是他昨日与铁壁一战。

    “如此说来,王克能接下铁壁三成实力,在松江年轻一辈中也算是了得了。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铁壁会和他把手言欢?”梁不凡皱眉说道。

    梁天成笑道:“父亲,铁壁那厮平素里以豪爽自居,结果折了面子当然要遮掩一二,还能显得自己关爱后进,省得旁人乱嚼舌根。”

    梁不凡摇头道:“就算王克接下他三成功力,也不值得他如此屈节下交,还放言要砸自家招牌,其中恐有蹊跷。”

    “说说而已,难道王克还真敢让他砸?”梁天成不以为然道。

    梁不凡凝眉半晌,才蓦然摇首道:“不可能这么简单,你马上让赵虎过来。”

    不多时,赵虎被叫了过来。

    梁不凡详细询问王克当时所用的拳法,赵虎依样画葫芦比划了几招,当然不得其法,看得他更是云山雾罩。

    “就这么闭着眼睛打?”梁不凡问道。

    “回总镖头,王克当时就是这样,看上去就像是瞎比划,可是铁壁却怎么也打不到他。”赵虎说道。

    梁不凡亲自动手学着比划了两招,大为不解地摇了摇头,说道:“这要是能挡住铁壁才见了鬼!”

    “父亲,该不会是铁壁恼恨当年败给你,故意和王克演戏吧?”梁天成说道。

    “铁壁此人外粗内细,看出赵虎前去挑拨的用意,再加上之前的传言,倒是不难猜出我们的用意。只是他与我之间的怨恨,若说为了阻你声望,还不至于让他自损名声,去和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演戏。”梁不凡说道。

    “那总不会王克远胜铁壁,让铁壁当场折服吧?”

    梁天成不知道自己说得正中事实,看着父亲谨慎的样子,心中暗笑道:“真不知父亲担心的是什么,就算王克比铁壁还强,他还敢找上门来不成?”

    他的念头刚一转过,就听外面脚步声起,有人在门外叫道:“总镖头,南祥武馆的王克来了,说是特来拜会梁总镖头!”

    梁天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推开门问道:“谁来了?”

    “南祥武馆的王克。”门外镖师答道。

    中洲历史中并没有曹操,否则梁天成一定得说出那句“说曹操,曹操到”的千古名言。饶是如此,他也忍不住骂了句:“真他娘的见鬼了,他还真敢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