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这里已经拿定了主意,陈真还在一口一个恶贼骂个不停,他冷笑一声,说道:“陈真,你刚才行了拜师之礼,又来刺杀我,已犯了欺师灭祖的大罪,我就是杀了你官府也不会追究,你可知道?”

    欺师灭祖在中洲可谓头等重罪,眼前又有胡郎中这个外人可以作证,即使王克并非受律法约束的江湖中人,杀了此等逆徒也不会受到刑罚。

    陈真虽然年幼,但是明显也知道这个道理,骂道:“狗贼,若不是我年幼无力杀你,怎么会拜你为师!你要杀便杀,十八年后小爷又是一条好汉,到时再来报仇!”

    “呵呵,你已经拜完师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就当其他人以为王克就要痛下杀手之时,他却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为师念你年幼无知,便饶了你这一回,日后在我门下好生学艺,若敢再起不轨之心,定斩不饶!”

    此言一出,在场的三人俱是一惊,谁也没有想到王克不但不杀陈真,话里话外竟然还要收他为徒,继续传授他武艺。

    夏雪晴虽然不忍见陈真被杀,但是听到师兄还要收他为徒,急忙劝道:“师兄,你怜他年幼不杀他,放了就是了,再传授武艺的话,日后恐遭反噬。”

    王克把手一摆,说道:“你们说的我都知道,虽说他父亲蒋霸先杀我在先,但确实被我所杀,赤云寨之难也因此而起,我也于心不忍。若是将他放走,他一个十岁孩童无依无靠又能去哪里,和杀他有甚区别?”

    胡郎中捋了捋长须,说道:“王克,你心地纯良,不知人心险恶,此举大大不妥,你这是养虎遗患,莫忘了中山狼的教训!”

    “无妨,”王克笑道,“说起来,我与蒋霸本无仇无怨,他也曾说过杀我乃是受人所托,所以他真正的仇人并不是我,而是托蒋霸之人。只是他年幼无知,长大明白事理之后便会知晓,我非他的仇人,而是与他同仇敌忾之人。”

    胡郎中微微皱眉,他知道王克所言非虚,但是眼前这个孩子仇恨如此深重,恐怕并非长大明白事理就能化解那么简单。他还要再劝,但是见王克脸上自信满满,估计不会听他所言,只能长叹一声道:“王馆主仁义无双,只盼此子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

    王克闻言心中一哂:“哥们儿良苦用心倒是有,但是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过想把这个祸害放眼皮子底下看住,省得日后有麻烦。再说了,别忘了哥们儿当年是干什么的,忽悠高中生都没问题,还给你一个小屁孩洗不了脑?不过这个仁义无双的名声我倒是喜欢,日后行走江湖有用得很啊。”

    无意中刷了一把声望,王克更加得意,对着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陈真说道:“你可曾听见我方才之言?”

    陈真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不但不杀我,还要教我武功?”

    “王某虽非出家之人,但也不打诳语。”王克说道。

    陈真沉默片刻,冷笑道:“你会那么好心?定是见这里有外人,杀了我影响你的名声,等到无人的时候再杀我,到时候报个暴毙身亡!”

    王克颔首道:“嗯,这倒是个好办法,就按你说的办了,胡先生正好在这里也不用回避,直接开个死亡证明好了。”说完把手一甩,陈真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摔到地上,正好又跪到他的面前。

    陈真晃了晃有点发晕的脑袋,抬头看到王克正笑吟吟地望着他,眼里没有一点杀意,心中暗道:“难道他是傻子?”

    王克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傻子,说道:“陈真,你刚才也听到了,你父亲虽然被我所杀,但是你真正的仇人却另有其人,如果你肯放弃对我的仇恨,我可以传你武功让你亲自复仇。”

    陈真心中恨道:“我的仇人便是你,只恨我现在杀你不得,既然你如此迂腐,那我就先假意应下,就算你不传我武功,在你身边也有下手的机会!”

    想到这里,陈真将眼中仇恨收起,拜倒在地说道:“多谢师父不杀之恩,徒儿已经想明白了,我的仇人确实不是师父,还请师父传我武功助我复仇!”

    “孺子可教。”王克就好像毫不知晓陈真的真实想法一般,赞许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先休息好,回头我看看你的武功,再决定传授你什么功夫。不过——”他语气陡然变得凌厉起来:“你若是再敢起异心,那就莫怪为师清理门户了。”

    陈真忙道:“徒儿绝不敢再冒犯师父。”

    “现在告诉我你的真名吧,可是叫蒋真?”王克问道。

    “是,徒儿实名蒋真。”

    王克说道:“果然,那我问你,你父亲乃是千仞派外门弟子,为何不去找他们求助?”

    蒋真眼中掠过一丝恨意,说道:“他们不肯助我。”

    王克大出意外,问道:“哦,这是为何?”

    “不瞒师父,当日梁天成杀上山来的时候,眼见无人能挡,娘亲给我几封密信,嘱我前去千仞派求助。但是他们看到了信却反而把我赶了出来,说我父亲早已被逐出山墙,不管他的死活了。”蒋真说道。

    若说蒋霸早被逐出山墙,他断不敢继续打着千仞派外门弟子的旗子,可是在青鸣山杀他的时候,赤云寨众匪还以此为荣。而蒋真之母能在危急时刻让他带信逃走,想来那些信件十分重要,只是不知千仞派那里出了什么事。这让王克诧异不已,暗道其中必有蹊跷,便问道:“那些信件可在?你可知道里面内容?”

    “现在那些信件都被千仞派收去了,只有一封信落下了,娘亲当时不让我看,也不知其他信件上都有什么内容,不过这封信却与师父有关。”蒋真说道。

    王克伸出手去,说道:“拿来给我。”

    蒋真从衣服暗袋中拿出一封信来,看来这孩子着实聪慧,知道此信关系重大,便藏在暗袋之中,刚才胡郎中为他检查身体也没发现。

    王克展信读罢,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好你个威武镖局,居然真是你们动的手脚!”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