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衣衫褴褛,孤苦伶仃却又恨意滔天的陈真,还有夏雪晴和胡郎中怜悯祈求的目光,王克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就算他的仇人出自十大宗门又如何,难道我身怀《武典》还怕了不成?”

    王克心中顿时豪情万丈,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收下你这个徒弟,你先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再行拜师之礼也不妨。不过莫说我丑话没说到前面,若是你日后胆敢为非作歹,莫怪我不顾师徒情份,亲手取了你的性命!”

    夏雪晴和胡郎中见王克应允,不约而同松了口气,陈真更是挣扎起身,说道:“礼不可废,请师父让徒儿行过拜师大礼!”

    “这孩子既然有心,你便答应他吧,反正行个礼也无大碍。”胡郎中说道。

    王克点了点头,拉过一张椅子端坐其上。

    陈真被夏雪晴扶着下了床,说道:“我自己来。”说完便摇晃着来到王克面前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磕起头来。

    王克受着他的礼,心中感慨道:“身负血仇,寻访名师,习得一身武艺,报尽血海深仇,最后收遍世间如花美女,这不是主角的套路吗?闹了半天哥们儿穿越过来,身具《武典》是给他铺路来了,原来哥不是主角,是特么的老爷爷!”

    陈真磕了三个头,捂着胸口咳嗽了起来,王克起身扶起他来,说道:“徒儿起来吧,今后你我……”

    他话还没有说完,变故突生!陈真不知何时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竟向王克当胸刺来,口中喝道:“恶贼受死!”

    如果是前世的王克,如此近的距离是如何都躲不过去,但是现在的他却已早非那个技校招生老师,胸口向后一缩的同时,双手抓住陈真的双臂就势一捋,便已将他脉门轻松拿住,再稍一用力,陈真双手酸痛得用不上半点力气,匕首叮当一声掉在地上。

    陈真见匕首脱手,竟然一头撞来过来,张大嘴巴向王克咬去,大有要将他生吞之势。

    王克哪能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咬到,手上一转,陈真便原地转了半圈,随后被他一把抓住后颈,提在手中,喝道:“我与你有何仇怨,为什么要刺杀于我?”

    事发突然,一切仅在数息之间,还没等夏雪晴和胡郎中弄明白发生了什么,陈真已被王克制住。

    陈真虽然受制,但仍然挥拳踢腿,口中更是骂道:“王克你这个恶贼,你杀我父亲,我与你不共戴天!”

    宁县,山上,杀父之仇,王克把几个关键点一连,便知道是怎么回事,说道:“原来你是赤云寨的人,找我报仇倒也没错,只是不知道你父亲姓甚名谁?”

    “我父蒋霸!”陈真叫道。

    王克三人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蒋霸之子,那陈真恐怕也是化名,只是不知真名叫做什么。

    “蒋霸确实被我所杀,但是不要忘了是他要杀我在先,难道我就该乖乖等着他杀,真是岂有此理!”王克怒道。

    “我不管!谁让你杀了我父亲的,他若不死,赤云寨不会被灭掉,这些都是你造成的!”陈真大叫道。

    王克气极而笑,说道:“荒唐!我杀了你父亲你便要为他报仇,你父亲杀了那么许多无辜百姓,谁替他们报仇?”

    “你胡说,我赤云寨乃是替天行道,劫富济贫,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陈真说道。

    “赤云寨还敢说替天行道,真是笑死老夫了!”胡郎中走到蒋真面前,说道:“你可知赤云寨每年要劫杀多少人?你可知赤云寨被附近百姓称之为杀人魔王?”

    夏雪晴也说道:“听到赤云寨的名字,就能吓得百姓落荒而逃,我倒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侠盗。”

    “不可能,你们胡说八道!”陈真大叫道。

    胡郎中还要再说,王克摆手制止住他,说道:“胡先生,想来蒋霸也知道自己作恶多端,羞于与子女提起,从这点看他倒不失一个好父亲,至少没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江洋大盗。”

    “你敢辱我父亲,我必杀你!”陈真怒吼道。

    “你杀不了我的,而且也没有这个机会了!”王克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陈真知道自己无法幸免,嘴里兀自骂个不停:“王克你个恶贼,我化成厉鬼也饶不了你!”

    胡郎中叹了口气,默默转过身去,夏雪晴则嚅动了一下嘴唇,犹豫地说道:“师兄,他还是个孩子,不如交到衙门去吧。”

    王克虽然动了杀心,但是却有些下不去手。他不是圣母婊,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但正如夏雪晴所说,陈真不过是个孩子,前世的道德观念让他实在难以动手。

    “我不杀他,日后他也要杀我,而且他小小年纪便能想出这种方法刺杀我,心机不可谓不深,难道我要像小说中那些反派一样养虎遗患?可是,杀这样一个孩子,我和蒋霸之流又有什么区别?”

    王克心中天人交战,久久不能定夺,他也想按夏雪晴的话,把陈真交到官府处理。但是还是同样的道理,这么大的孩子,即使在官府也判不得死刑,日后仍然是个祸端。

    “杀又不忍心,放又放不得,真特么的叫人难受啊。”王克心里暗自骂道。

    突然,王克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却是因陈真这个名字而冒出来的。

    在前世《大侠霍元甲》这部电视剧中,陈真本是无臂老人的徒弟,和霍元甲有杀师之仇。他数次暗杀霍元甲不成,最后干脆拜入霍元甲门下,再行暗杀之事,与眼前这个陈真倒是一个套路。

    不过,电视剧中的陈真最终被霍元甲感化得黑转粉了,还为霍元甲报仇雪恨,光大精武门。

    “霍元甲为什么会收下陈真呢,恐怕也和我现在一样,杀不得放不得,干脆放眼皮子底下看着。既然你和我玩套路,那么我也和你玩玩套路,看看咱们谁的套路玩得明白!”

    想到这里,王克嘴角露出一缕微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