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晴紧张地望着余伯,生怕他拒绝自己。余伯的双眼依旧浑浊,表情依旧木讷,但是在她的眼中,却觉得正是古井不波的世外高人所具的风范。

    终于,余伯开口了:“你是说要和我学本事?”

    “求前辈应允!”夏雪晴忙道。

    余伯把手一挥,说道:“嗨,多大点事,有啥求不求的!”

    夏雪晴兴奋得简直要跳了起来,但是仍然强忍着喜悦跪在地上,刚要叩首拜师就听余伯接着说道:“不就是扫地嘛,一盏茶的功夫就学会了,你去拿扫把来吧!”

    “扫地……哦,我知道了,余伯这是在考验我的诚心!”

    夏雪晴心中暗自想道,只是还没等她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诚心,就听到王克的爆笑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王克!你居然敢耍我,我要杀了你!”

    冰雪聪明的夏雪晴哪里还不知道自己上了当,跳起来就向王克房间杀气腾腾地冲了过去。等她一脚踹开王克房门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打开的窗户还在晃动着,王克却是跳窗而逃了。

    她马上折返出去,后院里早已不见了王克的身影,刚要寻找却见余伯一手指向前院,便风风火火地杀向前院,匆忙中却没看见余伯抹了抹额头,轻声嘀咕道:“小兔崽子,吓老子一跳。”

    等到她冲进前院的时候,王克正在拔下门栓。眼看王克打开大门,等他跑出去更难抓到,夏雪晴用尽全身力气追了过去,口中叫道:“王克,拿命来!”

    却不想打开大门的王克非但没有继续向外逃,反而站住脚步弯腰下去。夏雪晴心中大喜,使出连环腿向他屁股狠狠踢去。

    眼看这一脚就要落实,王克却直起身来,居然落了空。不过腿名连环,自是连环不断,夏雪晴第二脚迅速弹出。

    在她弹腿的同时,王克转过身来,怀中抱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那孩子脸上划着数道血痕,双眼紧闭,也不知是昏迷还是沉睡了过去。

    如此一来,夏雪晴这一脚正好要踢到孩子的脑袋,她慌忙收腿却已经来不及。眼看就要踢中这孩子,王克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在她脚上轻轻一引,让她原地打了个转,自然也没有踢中那孩子。

    夏雪晴看到这孩子的样子便猜到是个孤儿,同样身份的她顿生怜悯,竟然忘了找王克算账,而是急问道:“这孩子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开门便见他躺在那里,也不知是伤是病,先抱进来再说吧。”王克说着便抱着孩子往回走,口中还不忘说道:“师妹,你去叫一下胡郎中。”

    夏雪晴关心这个孩子,顾不得找王克麻烦,却不等于她忘了自己被戏弄,见他又来支使自己,不由气道:“为什么不是你去?”

    “因为我失忆了。不认路。”王克脚步不停地回道。

    夏雪晴气得跺了跺脚,说道:“今天事和你没完,等收拾完了你,你就给我出去认路去,省得什么事都支使我!”说完便气鼓鼓地找胡郎中去了。

    等到胡郎中赶来时,那孩子仍然没有醒过来,胡郎中为他把了脉,说道:“这孩子没有什么事,只是饥饿劳累所致,给他喂些清水,很快便会醒来。不过切记先喝些米汤,待肠胃适应了再吃饭。”

    夏雪晴忙取来清水给孩子喂下,过了片刻功夫,那孩子终于苏醒过来。

    “啊……”孩子呻吟一声睁开双眼,迷茫地望了望四周,才艰难地问道:“这,这是哪儿?”

    王克轻声说道:“这是南祥武馆……”

    那孩子听到“南祥武馆”四个字,眼中突然一亮,挣扎着就要起来,夏雪晴忙按住他,说道:“你饿得久了,身体没有力量,先歇息一下再说。”

    “不,我要找王克王馆主!”那孩子急道。

    王克说道:“你不要着急,先休息一下,我便是王克,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是王馆主?太好了,我要拜你为师,替我父母报仇雪恨!”

    王克敏锐地捕捉到那孩子说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正诧异间听到后面的话,这才了然:“原来是个苦大仇深的孩子,看来哥们儿名声远扬啊,连这种主角潜力股都来拜师了。”

    压下心中的小得意,王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居何处,又有何仇恨,为什么来找我?”

    “我叫,我叫陈真,家住宁县旁边的山上,父亲外出被一个恶贼杀了,母亲和亲戚也被也恶贼同伙杀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我听说您武功高强,便来拜师学艺,求您收下我,让我能亲手为双亲报仇雪恨!”孩子咬牙切齿地说道。

    王克惊声问道:“你叫陈真?!”

    那孩子似乎被他吓到了,向后缩了缩身子,问道:“难道馆主认识我?”

    王克摆了摆手,说道:“我倒不认识你,不过你这个名字却是如雷灌耳。”

    夏雪晴她怎么想也想不出谁叫陈真,不由得诧异地看向王克。后者摸了摸鼻子,假装没看见她的目光,说道:“陈真,你家住宁县,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不会是找错了人吧?”

    陈真说道:“没有错,我逃出来后,不敢留在宁县,就来到府城。昨日我才进城就听说王馆主先是打败师兄保住武馆,接着又杀了赤云寨悍匪,又败了铁拳武馆的铁壁馆主,便想来拜师。只是昨晚天色已晚,我近几日又没吃东西,不想昏迷在武馆外面,多亏馆主救下我,不然我就报不了杀父之仇了。还请馆主收下我吧!”

    他说话之时,脸上没有半点悲伤,只有浓浓恨意,放在一个十岁孩子的身上实在让人唏嘘。就连旁边的胡郎中也有些看不下去,说道:“王克,你便收下他吧。”

    “是啊,师兄,你就收下他吧。”夏雪晴也劝道。

    王克却没有马上答应下来,以他多年察言观色的经验来看,这个陈真说话条理清晰,绝非普通的山民之子,他的仇人恐怕也不简单,真收下来恐怕会惹祸上身。

    “我是收,还是不收呢?”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