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晴的眼中闪烁着狡黠的笑意,让王克心中顿时一惊:“难道我刚才不小心说出了什么?”

    无论是穿越的身份,还是《武典》的存在,对于王克来说都是不能暴露的秘密,他强撑着笑容问道:“师妹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哼,还和我装!”夏雪晴嘟起一双鲜艳的红唇,说道:“告诉我,那位武林前辈是谁嘛?”

    王克闻言放下心来,却觉得一头雾水,问道:“武林前辈?哪位武林前辈?”

    “就是给你疗伤,然后又传你武功的前辈啊。师兄,你肯定是被他收为弟子了,干脆你和他说说,也收下我吧。”夏雪晴说完摇着王克的胳膊,满眼尽是乞求。

    听到这王克才想起还有个为自己疗伤的武林高人,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结果被夏雪晴给联想到一起了,这脑洞开得可真不小。

    不过,这个所谓的武林高手连王克都不知道存在与否,想介绍也无可奈何啊,他只有苦笑道:“师妹,哪有什么武林前辈,真是我自创的武功。”

    夏雪晴哪里肯信,说道:“师兄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原来功夫什么样我还不知道?若是没有武林前辈教导,你哪能提升得这么快?胡郎中那天也说了,肯定有高人用内功为你疗伤,现在又突然成了内家高手,肯定是拜入了哪位武林前辈的门下。前些天还说要带我去闯荡江湖呢,现在又遮遮掩掩起来,浑然不顾你我往日的情份。难怪你要装作失忆,根本就是嫌弃我是个拖油瓶。你都忘了师父去世前你是怎么保证要保护我的了……”说着说着干脆捂着脸抽泣了起来。。

    都说女人的泪水是征服男人的最强武器,王克前世也不是浪迹花丛的高手,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再加上穿越以来,他屡次受伤,夏雪晴都悉心照料,让他实在难以拒绝她的要求。

    如果真的有什么武林前辈收自己为徒,王克早就把师妹引进门去了。可是这个武林高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存在,自己的秘密又万万不能说出,让他很是为难。

    “也罢,你要找武林高手,那我就给你变一个出来吧。”

    王克心中拿定主意,说道:“师妹,既然你不信我的话,那么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就告诉你那个武林前辈是谁吧。”

    夏雪晴立刻把手拿开,笑道:“我就知道师兄最疼我了,快点告诉我是哪位前辈。”

    王克看着夏雪晴那没有半点泪滴的脸,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暗道:“殷素素说的果然没错,女人最会骗人,越漂亮的骗人越厉害。”

    夏雪晴也不管王克表情生气与否,摇着他的手道:“师兄快点说嘛。”

    王克嘴角浮现一丝阴险的笑容,点头说道:“师妹放心,既然我答应你了,那么肯定会告诉你,不过我可有话在先啊。”

    “你说你说。”

    王克伸出一根手指,说道:“第一,不能和那位前辈说是我泄露他身份的。”

    “嗯嗯!”夏雪晴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

    “第二,那位前辈不愿暴露身份,你只能说是自己发现的,千万不能供出我来。”

    “难道我还认识他?”夏雪晴歪头想了想,问道:“那第三呢?”

    “第三嘛,”王克捏着下巴,嘴角的笑容更加阴险,“那位前辈性情乖僻,他若不肯收你为徒,或是根本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你可不能怪我。”

    “好的,我全答应下来,快说是哪位前辈?”夏雪晴催促道。

    王克轻轻一笑,吐出两个字来:“余伯。”

    “余伯?!怎么可能是他?他那个样子哪有半点高手风范啊?”夏雪晴说道。

    王克乜斜了她一眼,说道:“你知道什么,这叫隐世高人!”他探过头去,把声音刻意压低,神秘地说道:“告诉你师妹,越是貌不惊人,漫不在乎的人物越是功夫了得,江湖有言: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夏雪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道:“难怪师兄说他性情乖僻,原来是不露相的真人啊。”

    王克肚子都要笑炸了,强忍着笑意说道:“你道为何他救了我?就是因为我当日从恶犬手下救下了他,他见我生性淳朴,便留在馆中暗中观察我,一直观察了十年,才肯收我为徒。”

    “天啊,那他岂不是也观察我了?完了完了,我小时候没少捉弄他,看来肯定是不行了。师兄,你说我以前的做法是不是很过分啊,他老人家会不会记恨我啊。”夏雪晴急得直搓手。

    王克把手一摊,说道:“我失忆了,哪知道你以前什么样?”

    “师兄,怎么办啊?”夏雪晴的泪珠在眼角直打转,真的要哭出来了。

    “那个师妹啊,”王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也不要着急。余伯这样的扫地僧一般来说还是很友好的,你小时候那叫天真烂漫,他是不会计较的,明天拜师求艺去罢。”

    “真的?”

    “比真的还真,好了,回去睡觉,明天早点去求余伯。对了,千万别去找他,要等他来扫地的时候再说。”王克特意强调道。

    待到夏雪晴忐忑地离去,王克趴在床上大笑起来,当然为了不让她发现上了当,没敢笑出声来。

    “小丫头片子,让你骗我!”

    第二天天还没亮,王克就爬了起来,把窗户打开一条小缝,坐在屋里等着看好戏。

    果然,夏雪晴也早早就出来了,在院子里兜着圈子等余伯,看她顶着的那对熊猫眼,就知道昨晚肯定一夜没睡。

    当余伯拎着扫把走进后院的时候,夏雪晴立刻飞奔过去,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说道:“求前辈收下晚辈!”

    余伯明显吓了一跳,手里的扫把都差点掉到地上,他前后左右望了望,见四处无人,确定夏雪晴是在和自己说话,这才大声说道:“你说啥?”

    夏雪晴心里格楞一下,忙说道:“前辈,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往日多有得罪,还望前辈念晚辈年幼无知原谅则个,请前辈收下晚辈为弟子!”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