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捡到了一张黑卡——当然不是全球黑卡那种low货,结果却不知道密码,只能干眼馋。

    “不对啊,我记得书里面张三丰得到的也只是九阳真经的残篇,不照样创出了武当九阳功吗?”

    这个念头刚一冒起,王克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张三丰可是一代宗师,武学天赋不说旷古绝今也差不了多少,又在少林寺那种武林圣地长大,耳濡目染之下,所知道的武学常识也不是自己这样的小白能比的。

    最重要的是,张三丰可不是只记下了这么一段。

    “张三丰天赋再逆天也没有《武典》逆天,这方面完全可以抵消,那么所欠缺的应该就是九阳真经的内容了。”

    想到这里,王克开始仔细回忆起《倚天屠龙记》来,想要从里面找出关于九阳真经的描述。

    前世的他也是一个小说迷,金庸的小说自然没少看,但是随着网络小说的兴起,已经许多年未看武侠小说了,不免有些担心能否记得起来。

    没想到,他刚想去回忆,书中一切与九阳真经相关的内容全都自动浮现出来,仿佛小说就摆在手边一样。

    这些内容彼此之间割裂严重,不过《武典》仍然迅速地记录下来。可惜的是,直到所有内容都记录完毕,那个“残”字依旧醒目地标注在九阳真经之后,而他依然无法学习。

    “我了个去!我也是学非得完整版的九阳真经,降个级变成武当版或者少林版,哪怕全是女人的峨嵋派版也行啊,何必这么死性呢!”

    吐槽归吐槽,王克也知道这种绝世神功没那么容易得到的。小说毕竟是小说,描写的内容不可能多,如果真的全写下来,就是武功秘籍了。

    看来这九阳真经是彻底没希望了,王克看着九阳真经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念一想,既然九阳真经能被《武典》记录下来,那么其他的武功会不会也能呢?

    “那个九阴真经是怎么说的来着?”

    王克刚一冒出这个念头,关于九阴真经的描述便浮现脑中。

    “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馀。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像分,阴阳之侯烈,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章……”

    《武典》再次泛起金光,待金光散去之后,九阴真经赫然写在上面,同样标注着“残”字。

    “还是不能学,那么再来!”

    王克被激起了性子,开始拼命回忆各本武侠书中的武功。说来也奇怪,有的书中情节都想不起来了,却偏偏能想起其中武功的内容。

    “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这是逍遥派的北冥神功。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这是独孤九剑。

    “欲练神宫,挥刀自宫!”——呃,这是葵花宝典,不练也罢。

    ……

    只见《武典》上金光闪现不断,每次闪过必有一门武功被记录下来,王克兴奋得根本停不下来。

    易筋经,侠客行,神照经,小李飞刀,如来神掌,天外飞仙,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龙象般若功……

    王克前世看过的所有武侠小说中的武功,但凡其中有所描述,无不被记录下来,《武典》也终于名副其实,成为真正的宝典。

    然而,所有的武功全都标注着一个醒目的“残”字,意味着王克还是无法学习其中哪怕是最低级的一门。

    王克现在已经不是捡到了一张黑卡,而是走进了一座宝藏,但是却没有任何方法取出一件宝物。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王克目前的心理写照。

    当然,王克并非一无所获,他的太极拳忘了两招!

    如果是其他武功无端忘记了招式,王克早就吓得跳了起来,但当他发现太极拳忘记了招式的时候,却不忧反喜。

    为什么?

    因为太极拳实际上并没有固定的招式,真正注重的乃是拳意。在《倚天屠龙记》中便有记载,张无忌学习太极拳时,忘记得越多越好,直到他忘记了所有的招式,张三丰才说他太极拳学成了。

    如今他的太极拳忘记了两招,实际上是将那两招的拳意融会,比起目前还要更上一层楼,如何能够不喜?

    王克刚习得太极拳时便觉得此拳还有晋升空间,现在果然做到了,让他心中豪情万丈。

    “人定胜天!就算这些武功都残缺,我也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尽数补全,让它们在中洲大放异彩!”

    王克暗暗下了决心,停下了搜寻记忆中的武学,起身时才发现原来夜幕早已降临,桌上的油灯不知何时已被点亮。

    “我什么时候点的灯,居然不记得了。”王克惊讶地说道。

    却听身后一声娇笑,转头望去正是夏雪晴俏生生地坐在后面。

    “呃,师妹什么时候进来的,这灯是你点的?”王克问道。

    “我早就进来了,看你闭着眼睛坐在那里,手上比划个不停,知道你在领悟和铁大哥的战斗心得,就没有叫你。”夏雪晴说道。

    王克这才明白自己刚才过于专注,竟然连外面发生什么都不知晓,也幸亏进来的是夏雪晴,若是来了像邵帅那样的仇人,自已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看来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一定要确保安全才行。”王克暗自提醒自己。

    夏雪晴却没往那方面想,问道:“师兄在这里坐了那么久了,想来收获一定不小吧。”

    “确实不小,得到了很多,可惜现在用不了。”王克笑道。

    “慢慢就掌握了。”夏雪晴随口安慰了一句,然后问道:“师兄,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的吗?”

    王克自是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便答道:“不是和你说了嘛,我自创的太极拳,让你学你还不学呢。”

    夏雪晴微笑地摇了摇头,说道:“师兄,你不要骗我了,那个什么太极拳绝对不是你自创的。”

    “那还能是哪来的?难道是师父教我的,让我给忘了?”王克装糊涂道。

    “也不是师父,他老人家可不会这么偏心,你就别和我装了,其实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就老老实实地说了吧!”夏雪晴说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