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壁把手一摆,说道:“你们不用再劝,我意已决。”

    不想王克笑道:“这我可不敢当,若非铁馆主未尽全力,只用了三成功力,在下断无取胜可能,只求铁馆主能留下南祥武馆的招牌就好。”

    铁壁闻言知道王克这是给自己保留颜面,心中感激不已。不想铁拳武馆的人却纷纷说道:“对!馆主你又没用全力,否则哪有王克取胜的道理。”

    “没错,你是看他身上有伤,故意相让,这场比试算不得数!”

    “王克明明没伤,偏装作有伤,馆主只是中了他的诡计,咱们再与他打过,看他还怎么赢你!”

    本来王克已经给足了面子,可是自己武馆的人还在不依不饶,铁壁被他们气得满脸通红,幸亏他脸色本来就黑,倒也看不出来。

    “都给洒家住口!洒家败就败了,哪来的那么多借口?”

    铁壁怒喝一声,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他对王克抱拳说道:“王馆主,下面人不知深浅,还望海涵。”

    “不妨事。”王克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铁馆主如有空闲的话,我们进去喝杯茶,还请赏面。”

    “不敢当,不敢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铁壁连忙说道。

    众人分开一条路,让王克与铁壁过去,铁壁行走间有意落后半步,不敢与王克并肩。

    王克经过还在夏雪晴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师妹,你去把师父留下来的好茶拿来。”

    “啊?”夏雪晴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仍然不敢相信地问道:“师兄,你真的赢了?”

    “都是铁馆主相让,不然我哪能赢得了。”王克笑道。

    铁壁刚要谦让,却见王克递过一个眼神,只好把话咽了回去,讪讪道:“谈不上相让,王馆主确实该胜。”

    夏雪晴这才相信,急忙跑去找茶叶,行走间仍然恍若梦中。

    王克与铁壁进了武馆正厅,将房门关上,其他人都留在外面,议论着刚才二人之间的战斗自不用表。

    铁壁待王克关上房门,立刻抱拳深施一礼,说道:“王馆主,多谢你给铁某留了一张老脸,在下感激不尽,日后若有差遣,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虽然性情暴烈,但却并非蠢人,心中隐隐猜测王克要隐藏实力,故而在外面的时候厚着脸皮承认了王克的话。

    其实王克更多的却是前世常说的一句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铁壁虽然来踢馆,但是从方才言行便能看出,这是一个直爽的人,颇投他的脾气,所以便为他留些情面,没必要做得那么绝。

    当然,铁壁的猜测也占了一些成分,毕竟王克现在无依无靠,贸然显露自己身具内功,恐怕会招来祸端,凡事还是谨慎得好。

    王克扶起铁壁来,说道:“铁馆主客气了,不过还望阁下能帮我保密。”

    “一定一定,王馆主放心,铁某绝不敢乱说。”铁壁忙说道。

    “如此便好,铁馆主请坐。”王克说道。

    “多谢王馆主。”

    王克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咱们也别这样见外了,馆主来馆主去的听得实在别扭,不若我叫你一声铁大哥,你喊我一个王老弟,如何?”

    铁壁闻言喜上眉梢,他知道这种内家高手一般都居于江湖,可不是谁都能攀得上的,忙说道:“恭敬不如从命,倒是铁某高攀了。”

    王克笑道:“铁大哥与我师父同辈论交,其实还是我高攀了。”

    “可不敢当,王老前辈深藏不露,隐身市井之中,我哪敢和他平辈论交。老前辈仙逝之时,我不知他的身份,没能亲自送丧,还请老弟见谅。”铁壁说道。

    王克乐得见他误解,也不说破,叹口气说道:“不知者不怪,先师不愿暴露身份,这怨不得铁大哥失礼。老弟我还有一事不明,方才铁馆主说我口出狂言,不知从何说起?”

    说起这个来,铁壁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要出去找赵虎,估计他早就跑没影了,便怒道:“还不是赵虎那厮胡说八道,说你曾经说我的硬气功只是挨打的货色,撺掇我来踢馆。你也知道,我这暴躁性子哪受得了激,便过来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过我却绝对不曾说过此话。”王克说道。

    “老弟就算说过也没事,我可不就是挨打的货色!”铁壁狠拍下大腿,接着抱怨说道:“老弟啊,你说你和王老前辈都是内家高手,还开武馆干什么啊,这不是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抢饭嘛。”

    王克笑了起来,说道:“铁大哥也不要妄自菲薄,我看你的三门拳法也都到了化境,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方才与铁壁交手之时,《武典》便记录下了他的武功,而且自动灌输给王克,所以他对铁壁的深浅十分了解。

    铁壁摆手说道:“老弟高抬我了。和你们一比,我这就是庄稼把式,我那硬气功说是气功,实际上是外功,没有半点内力。”

    《武典》并没有记录下铁壁的硬气功,王克对此很感兴趣,便说道:“原来是外功,不知道老哥能说来听听嘛。”

    铁壁脸色稍微犹豫一下,王克见状忙道:“不好意思,老弟犯了忌讳了,大哥不用说了。”

    这一下,铁壁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说道:“没什么,这些外功法门想来你也看不上眼,我便说与你听。”

    说着,铁壁便讲自家的硬气功一一道来,就连夏雪晴进来送茶也没停下来。

    夏雪晴见铁壁居然将自己的不传之秘说出,心中惊讶不已,又不好打断他相问,便在一旁听他说。

    铁壁家传的硬气功确实是外功,需要从小练起,先用特制药汤浸浴全身,然后再由人用手全力拍打,将药效融入体内。随着年龄增长,击打从手变为棍棒,如此数年积累之后,运力之后肌肉坚硬如铁,方为成功。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谁能想到铁壁响亮的名声背后,居然受得那么许多罪,王克俩人听得暗自咋舌。

    待他讲完之后,《武典》中便记录下了铁壁的硬气功,名字王克很熟悉,竟然是“铁布衫”,后面还标注了一个残字,更是被归入内功心法之中。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