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铁壁,他居然来踢馆了!南祥武馆做什么了,怎么招惹到他了?”

    “该不会是那告示太过夸大,铁馆主看不下去了吧?”

    “估计是,这下南祥武馆可惨了,铁壁踢过的馆还没有能接着开下去的呢。”

    “谁说不是,他那双铁拳,中上一拳不是伤筋就得断骨,还有人被打瘫过,就算想厚着脸皮开下去也没办法。”

    ……

    一时间,武馆内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铁壁为什么来踢馆,却没人认为铁壁踢不成的,都把目光投向王克,看他如何应对。

    夏雪晴则第一时间来到王克身旁,低声说道:“师兄,这个铁壁性情最为暴烈,你千万不可与他交手,不如说些软话罢了。”

    王克这些天没少了解松江各武馆的情况,也知道铁壁的凶名,但是让他战都不战便主动认输服软,心中却是不甘。要知道,习武之人莫不争强好胜,谁又愿在一个软蛋的馆主门下学艺,南祥武馆只有关门这一条路可走了。

    更何况王克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铁壁的硬气功也好,铁拳也罢,走的都是至刚至猛的路子,若是在习得太极拳之前,王克也不是迂腐之人,兴许会退避三舍。但是现在他却绝不会退避,因为太极拳最擅以柔克刚!

    但是面对声名赫赫的铁壁,王克仍然决定先礼后兵,他站起身来,冲着铁壁一抱拳,说道:“不知铁前辈到来,恕王克有失远迎,敢问前辈到此有何见教?”

    铁壁向后一伸手,立刻有人递过一张纸,他看也不看随手抖开,说道:“洒家问你,这可是你武馆的告示?”

    王克抬眼看去,正是自己的招生简章,颔首道:“正是。”

    “原本你自吹大话洒家也懒得去理,但是你把它贴在洒家门前,又口出狂言,洒家就不能不理了!”

    铁壁把告示向后一丢,伸手指着王克说道:“今日要么你动手摘了招牌,要么洒家便砸了它,你自己选择吧!”

    夏雪晴闻听此言娇躯一震,原来那些告示正是她使人张贴的。当时王克只说贴得越多越好,她又年幼不知深浅,便叫人四处张贴,没想到连其他武馆门前也都贴上了,不知不觉中犯了忌讳。

    “师兄,对不起,都怪我……”夏雪晴低声道歉。

    王克却已经看到对方人群中的赵虎,知道此事必与他有关,轻声安慰道:“与你无关。”说完他向前一步,笑道:“听闻铁馆主性情直爽,如今一见不过如此。要踢馆你就直说,扯那些废话干什么。来吧,我就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

    众人都以为铁壁定会勃然大怒,却没想他大笑道:“哈哈,你小子果然够狂妄的,洒家喜欢,今天就让你少吃点苦头!”

    这时候,人们再次发扬了中洲人看热闹的优良传统,不过片刻功夫就将练武场腾了出来。

    夏雪晴拉住王克,紧张地说道:“师兄,你的伤?”

    “放心吧,已经痊愈了。”王克说道。

    他倒不是安慰夏雪晴,而是这两日来勤练太极拳,每次练后体内都会产生一缕真气。不得不说,太极功却有养生之道,虽然没少被夏雪晴取笑,但是经过真气的滋养,伤口已经彻底愈合。

    铁壁走向练武场的脚步顿时停住,转头说道:“小子,你身上有伤?那洒家今天便饶过你这一遭,改日再来。”

    王克闻言对铁壁心生好感,但是他却不想领这个情份,说道:“我的伤已经好了,铁馆主放心,就算败了我也不会以此为借口。”

    “哈哈,小子有点担当,那我便用三成功力好了。”铁壁说道。

    王克拱手道:“那便多谢了。”

    看热闹的一干人等闻言大声叫好起来。

    “铁馆主果然大气!”

    “就是啊,你要不让他我们就没得看了,一招不就结束了。”

    “王馆主,你一定要多坚持几招,不然不过瘾啊。”

    王克听得一头黑线,铁壁却是笑容呵呵地向四处抱拳,说道:“肯定让大家看个过瘾!”

    等两个人在场中站定,观战的人群立刻把练武场围得密不透风,就连武馆墙头都有人爬了上去。

    铁壁把外衣解开随手一抛,将他那健硕的身材尽数显现出来,双拳在空中交替一挥,只听拳风赫赫,顿时赢得一片喝彩声。

    “洒家铁壁,请指教!”

    王克单手把前衣襟撩起,向身后一甩,摆出黄飞鸿的招牌动作,虽然不如铁壁武勇,但是也别有一番俊逸的风姿。

    “在下王克,请指教!”

    “来吧,洒家让你三招!”铁壁说道。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克话音刚落,立刻抢身攻去,使的却不是太极拳,而是洪拳。

    铁壁说让王克三招便让他三招,居然不躲不闪,任他的拳头轰在自己胸膛之上。

    王克只觉得仿佛击中一块铁板,自己那三重劲道的化境洪拳,居然没将铁壁打得倒退半步,反而震得他拳头有些发麻。他暗道一声好厉害,剩下两拳便连环击出。

    铁壁依旧不闪不避,任王克击中自己,这才喝道:“原来是化境的洪拳,难怪敢说大话,我倒是小瞧你了。你也接我一拳!”

    铁拳随着话音一同轰出,即使铁壁说只用三成功力,但是仍然快若闪电,给人一种无法阻挡的感觉。

    没有人认为王克能接住铁壁的这一拳,心中莫不埋怨他言而无信,这么快就结束了战斗。

    夏雪晴已经闭上眼睛,不忍看到师兄被一拳击飞的样子,可是预想中的惨叫没有传来,却听到一片惊咦之声。她连忙睁开眼睛,却见王克正在使用他自创的那种慢腾腾的拳法,双手只是一引,便将铁壁的拳头引到一旁。

    “邪门!”

    铁壁也没有想到会被王克架开这一拳,心中不由得惊呼一声,反手转身又是一拳。

    王克仍然不慌不忙,左手缓缓伸出,借着铁壁的力道向下一引,让他这拳再次落空。然而他却没有停下来,右手突然探出,一拳击中铁壁的胸口。

    太极拳,搬拦锤!

    接着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见,铁壁居然退了一步!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