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听完父亲的话,暗道一声果然是姜老的辣,只要王克败在其他武馆手上,谁又能相信是他杀了蒋霸?

    虽然梁天成从赤云寨余党口中问出了事情经过,但是他把他们对王克的描述当作夸大之言,更是将蒋霸之死归于他的大意之上。

    “不过是王勇的弟子而已,哪里能将剑法练至化境?那蒋霸也是草包,白顶了个宗门弟子的名头。”梁天成心中暗想着,前去寻找邵帅。

    邵帅业已听说王克把告示贴到镖局门前一事,正幻想着梁天成恼羞成怒去干掉王克,不想却被他找上门来。听完梁天成的话,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立即找来赵虎商议起来。

    松江府内共有武馆七十九家,不过并非随便哪个武馆都是撺掇的对象。像那些馆主武功尚不如邵帅的便被他们自动过滤掉了,否则凭白给王克添加声望。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把目标定在铁拳武馆上。这铁拳武馆在松江能名列前十强,馆主铁壁练得一身硬气功,单以拳脚而论无人能伤其分毫。更难得的是铁壁性格暴躁,最受不得激,又与南祥武馆同在太平坊中,最是容易撺掇。

    二人议定,赵虎便前去铁拳武馆,一路上看见满街树上都贴着南祥武馆的招生告示,心中反而得意起来:“贴得越多越好,到时候你摔得就越狠!王克啊王克,当日你把我逐出武馆的时候,我这张老脸可是丢尽了,今天我就让你声名扫地!”

    很快,赵虎便来到铁拳武馆,便听到武馆里传来声声喝彩声。他深知铁壁的凶名,不敢放肆直入,老老实实请人通报。

    片刻功夫,那人请他入内,只见练武场边围着一群学徒,场中一名彪形大汉赤着上身,浑身肌肉虬结如同露出地面的老树根,阳光洒落其上泛起一层古铜色的光芒,正是铁壁其人。

    在他旁边,两个武师正拿着茶碗粗细的木棒,狠狠地击打在他身上,铁壁马步稳扎纹丝不动,连哼都未哼一声。

    赵虎暗叹一声了得,站在旁边观看,不敢打扰到正练功的铁壁。

    不想铁壁却仿佛没事人一样,边硬抗武师的棍棒,边开口说道:“赵虎,洒家听说你被赶出了南祥武馆,该不是来洒家这里找活计了吧?”

    赵虎面上一红,心中对王克的怨恨更深,陪笑道:“铁馆主说笑了,我现在已经在威武镖局了。”

    “哦,倒也不错,那你今天过来干什么?”铁壁问道。

    “我凑巧路过,想起许久未见馆主,顺便来拜访一下。不过,我刚才在路上见到许多南祥武馆贴的告示,不知馆主可曾见到?王克那语气,啧啧,真是大的很啊,把自己当成松江第一了。”赵虎说道。

    “呵呵,方才已有人对洒家说了,不过是黄口小儿说大话,不值一提。”铁壁笑道。

    赵虎见铁壁并没有上钩,开口赞道:“都说铁馆主仁义,今天可是见到了。要说这松江府众武馆中,最强的当然非铁拳莫属,那王克把告示贴到贵馆门前,铁馆主也置之一笑,如此胸襟实在让人钦佩。想那王克听说后,定会对他所言心生愧疚。”

    他摇头叹息不已,果然铁壁问道:“王克说什么了?”

    “我还是不说的好,免得有人说我挑拨是非。”赵虎摆手说道。

    铁壁怒道:“少他娘的娘们叽唤的,快给洒家说!”

    “他说馆主你这硬气功就是挨打的货,没什么用处。”赵虎说道。

    “好大狗胆!”

    铁壁怒吼一声,抬臂迎向正砸下来的木棒,只听咔嚓一声,茶碗粗细的木棒应声而折,而他的手臂上却连个青印都不见。

    赵虎见状暗打了个激灵,忙说道:“馆主,这可不是我说的,都是王克所言啊。”

    “你说的可当真?”铁壁冷声问道。

    “千真万确,我宁愿与他对质,就怕王克怕了馆主你,死不承认。不过他的告示都贴到门外了,他若没这么想过,敢这么做,敢这么说吗?”赵虎说道。

    铁壁从旁边学徒手上拿过衣服,往身上一披,喊道:“小的们,跟洒家去南祥武馆,今天洒家便让他知道知道,中洲习武到底哪家强!”

    此时的王克还在为自己剽窃自前世的广告词暗自得意,心里更是感叹没有城管的日子着实好过,不然这些小广告还不知道要接多少罚单。

    不得不说,这广告就是经典,刚一打出去前来询问招生的人就络绎不绝,更多的是问精英班的详情。没办法,谁让每家武馆都把自己的独门绝技视若珍宝,从不轻传呢。

    “虽然花费不少,但是看看这效果,值了!也得亏这里有活字印刷,否则还真不能这么快就完活。”

    王克心里得意地想着,嘴上不厌其烦地回答着各种相关问题。

    另一边,夏雪晴也忙得不可开交,不时端起茶杯润润嗓子,也幸亏还有先前的学徒忙前忙后帮着烧水,否则茶壶早就空了。

    看到夏雪晴的样子,王克心中暗笑:“师妹前天还不同意,让我费了半天口舌才答应精英班的事,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生意兴隆了吧?还是缺人啊,怎么也没个来应聘的?”

    前日王克定下反击之计,事关武馆声誉,夏雪晴只能同意,但是却坚决不允许设立精英班。王克讲事实摆道理,最后还是用壮大武馆是师父遗愿,加上财务紧张,才说得她松了口。

    南祥武馆在松江只能算是中游偏下,本来就没有多少积蓄,王勇葬礼又花去一半,印广告又得花去一半。以前的学徒都交过了今年的学费,再不广开财源就要关门大吉了。

    就在王克憧憬武馆美好未来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外来了一大群人,当中一人身高六尺,体形魁梧,仿佛像是座铁塔一般。

    “难道是来应聘的?看这身材就是条好汉!”

    王克心中暗喜,刚刚站起身来,却听到那大汉如雷鸣般声音响起:“洒家铁壁,特来领教南祥武馆高招!”

    “卧槽,不是应聘的,是来踢馆的!”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