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克眼里,开武馆和办技校都一样,最重要的就是声望,只要声望高了,自然学徒多多,生意兴隆。

    王克年方二十,又初接武馆,无论年龄还是武功,在外人眼中都没有优势。所以他明知道蒋霸是千仞派的外门弟子,仍然说是自己杀的,为的就是给自己和武馆刷声望。

    即使这样,松江府中仍然有质疑的声音,梁天成此举更是坐实了这些质疑声,夏雪晴出去这一路上没少听见有人嘲笑王克牛皮被戳穿的话语,就连胡郎中都委婉地让她转告王克,年轻人要脚踏实地。

    “哥们儿辛辛苦苦杀个boss,你威武镖局还出来劫胡,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我与你誓不两立!”王克恨恨地说道。

    夏雪晴自动过滤了那些听不懂的话——这些时日她已经习惯了,问道:“师兄,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是找回场子了。”王克说道。

    “师兄万万不可,威武镖局总镖头梁不凡号称松江民间武功第一人,就算是武辖使也要礼让三分。”夏雪晴忙道。

    中洲尚武,各国朝廷想要阻止民间习武根本不可能,于是便设立专门的衙门进行管理,名为武辖司,主官便是武辖使,同时也是一府武力最强者。

    王克闻言一楞,暗道这梁不凡果然不凡,随即笑道:“师妹放心,我还不至于中二到去威武镖局砸场子,山人自有妙计,你如此这般……”

    威武镖局书房内,梁不凡正在读着一封信,房门外传来敲门声,他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进。

    房门打开,进来的正是梁天成,还未等他说话,梁不凡就问道:“天成,我听坊间有人传言,说是你当日救下王克,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是邵帅让赵虎散播的消息。”梁天成答道。

    梁不凡将手中信笺放下,抬头望着儿子,沉声说道:“这么说你是知道的?”

    梁天成不敢隐瞒,说道:“是。那****自赤云寨回来,邵帅找到我,希望我能为他报仇,并说将南祥武馆送与我。我没有答应,他便提议如此造势,也算替他出了口恶气。”

    “你便答应了?”梁不凡面上不喜不怒。

    “我本欲拒绝,但是想到明年入内门一事,正需要声望,便默允了。”梁天成说道。

    梁不凡微微点头,说道:“嗯,以你武艺进入内门本该不成问题,所欠正是声望。我原本就打算今年让你历练历练,也将声望提升一些,省得有人说三道四。”

    “儿子也是如此想的。那蒋霸是千仞派外门弟子,结果被一个武馆中人杀了,这么丢人的事千仞派肯定不会承认。”梁天成说道。

    “你说的没错。”梁不凡把桌上的信拿起来扬了扬,不屑地说道:“千仞派刚刚来信了,说从蒋霸身上的伤口判断,是死于他们的斩山刀法,准备先调查清楚再说。那王克只会使剑,他们还如此欲盖弥彰,真是丢尽了天下宗门的脸!”

    “父亲说的是,”梁天成笑了笑,“至于那王克,知道自己杀的是宗门中人,恐怕巴不得有人顶缸,邵帅如此宣扬,他现在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就在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只听门外有人说道:“总镖头,有人欺负到咱镖局门上来了!”

    梁不凡眉头微皱,沉声说道:“进来说话。”

    进来的是一个镖师,手里拿了张写满字的纸,梁不凡问道:“董飞,怎么回事?”

    那镖师说道:“总镖头,这是南祥武馆的告示,就贴在咱们镖局的外面。”说着把手中纸张递了过来。

    梁不凡接过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堆字,最上方写着四个醒目大字:招生简章。

    他往下看去去,只见上面写道:“中洲习武哪家强,大秦松江找南祥。要习武,到南祥,南祥是个好地方,免费试学一个月,试学不收任何费用,学习满意再交学费,学不会免费重学,……”

    “好大的口气!”

    梁不凡冷哼一声,继续向下看去,却是一则南祥武馆的招聘启示:“南祥武馆诚聘精英武师,薪金丰厚,待遇从优,欢迎有实力者前来面试。”

    这些内容都没什么,虽然贴在镖局外面,倒也说不上欺负上门,不过最下面的话却让梁不凡直接拍了桌子。

    “狂妄小儿,胆敢如此辱我威武镖局!”

    梁天成急忙拿过来,略过前面话语,在告示最下方看到一行字:“本馆主王克武艺精湛,曾于七月初九在青鸣山独斗赤云寨悍匪一十六人,杀其头领蒋霸及下属共计八人,伤四人,悍匪畏而逃之。为感谢广大武术爱好者厚爱,即将开设精英班,由馆主亲自传授杀匪绝技。”

    虽然一字未提梁天成抢占杀匪之功,但是王克却正式广而告之,还将广告直接贴到威武镖局门前,直接回击了梁天成杀蒋霸的流言。

    梁天成刚刚还预言王克不敢声张,没想到马上就被他狠狠地打了回来,最让他恼怒的是,此事若是传扬开来,自己苦心积虑提升的声望直接便降到负数。

    “王克居然敢欺上门来,我这便去教训他!”

    梁天成把手中告示撕成碎片,转身便要出门,却被梁不凡叫住。

    “你去做甚?”

    “父亲,王克这是辱我名声!”梁天成说道。

    “你先退下吧。”梁不凡对那镖师挥了挥手,待他离去后才接着说道:“你可曾亲口说蒋霸是你所杀?”

    “不曾。”

    “那便是了,我且问你,那你现在去以何理由前往?”梁不凡又问道。

    “这……”

    梁天成一时语塞,他本来就是抢占王克声望,如果真打上门去,众口悠悠之下,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就算他杀了王克,恐怕也会有人乱嚼舌根。

    “那依父亲之见该当如何。”梁天成问道。

    “告诉邵帅,让他去找撺掇其他武馆,就凭他这大话连篇的招生简章,我就不信哪个武馆能咽下这口气。”

    梁不凡悠悠地说道:“只要他败了,那他的话就是假的。有时候,不是什么事情都要亲自动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