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门……就是门派吧,为什么会有这种规定呢?”王克问道。

    “师父曾说,当初各宗门与各国朝廷约定,宗门不参与国政,朝廷不干涉江湖,宗门中人不受朝廷律法管辖,纵有恶贯满盈者,亦是江湖事江湖了。”

    夏雪晴满脸神往地说道:“不知道我今生有没有进入宗门,迈入江湖的机会。”

    王克看她颇为落寞的样子,笑着说道:“师妹放心,我们用心经营武馆,没准哪一天也能建立个宗门玩玩。到时候我当掌门,你就当掌门,呃,那个副掌门好了。”

    他原本想说掌门夫人,怕夏雪晴着恼才临时改口。夏雪晴也没有细听,只是悠悠道:“师兄又胡言乱语了,开宗立派哪是那么容易的,要得到朝廷和江湖的双重认可才行。再说了,武馆终究是武馆,永远也成不了宗门。”

    王克对夏雪晴前面一段话很是认同,但是对她后面的话颇不以为然,说道:“那也未必见得。”

    夏雪晴没有争辩,把最后一点金创药涂抹均匀,边给王克包扎边问道:“师兄的疾风剑已到化境了吧?”

    王克对武学三境已知晓,当下点头说道:“确实已到化境。”

    “师兄倒是能藏拙,连我都瞒着。”夏雪晴语中颇有责备之意,接着又问道:“你那日与蒋霸对战,觉得他那刀法如何?”

    “很是精妙,若非他刀法只到真境,距离化境尚远,我早已败于其手了。”王克回答得很中肯。

    “那师兄觉得,你达到化境的疾风剑,能胜过蒋霸真境的斩山刀法吗?”夏雪晴接着问道。

    王克摇了摇头,说道:“我的疾风剑虽然已达化境,但是威力比起斩山刀法来,应该能胜过其初境,与蒋霸只能算是勉强抗衡。若非我偷学了斩山刀法,恐怕早已死在他的刀下了。”

    “师兄能够战时偷艺,端是聪颖过人。”夏雪晴先是赞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想若非师兄你突然施展斩山刀法,打了蒋霸一个出其不意,恐怕胜的也不是师兄吧?”

    偷学斩山刀法一事,王克并未对夏雪晴隐瞒,不过《武典》自然不提,夏雪晴也不知道王克的斩山刀法胜于蒋霸,他自然不能点透,便点头称是。

    夏雪晴接着说道:“师兄可知,蒋霸不过是千仞派外门弟子,而斩山刀法也只是他们的入门武功?据说那些内门弟子更是修习内功,所学武功较之斩山刀法更加威猛。”

    王克闻言暗自惊骇,这千仞派只是江湖中一个不入流的门派,便有如此底蕴,那些名门大派又当如何?

    “师兄,现在知道为什么我说武馆不能成为宗门了吧,先不说咱们的武功与宗门相差甚远,就是这内功一项,便将我们拒之门外了。”夏雪晴感叹道。

    “内功?这东西应该不难弄到吧?”

    王克颇为不解。虽然王勇没有留下任何内功,但是在他看来中洲可是武侠世界,自己最初受伤又被武林高人以内功施救,内功这东西就算不是烂大街,至少也不是什么多稀罕的东西。

    夏雪晴笑道:“我倒又忘了师兄失忆了,这内功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学到的,非宗门与世家门阀不能习之。”

    王克诧异问道:“这是为何?”

    夏雪晴把绷带打了个结,又检查了一遍,确认完好才说道:“内功只有朝廷的武学和各宗门才有,也就是说,咱们玩的都是花架子。”

    “我去……还搞垄断!”王克颇感无奈,问道“难道就没有流传出来的内功,朝廷的武学总不会有那么多要求吧?”

    “垄断?”夏雪晴细细品味了两遍,说道:“师兄这个词用的真是精辟。宗门都有门规,私传内功等同叛门,必杀之。至于朝廷武学,那是为世家门阀开放的,咱们平民百姓进不去,而且也不准私相外传,一旦发现满门抄斩。民间倒出有些祖传内功,不过和他们比起来,只能算吐纳之法而已,根本撑不起一个宗门,偏偏还都敝帚自珍,传媳不传女。”

    王克顿时无语,他没想到中洲世界居然把内功看管得这么严,现代社会的军事机密恐怕也不过如此。

    不过,再严格的信息封锁对于王克来说,全都没有用,现在他脑海中的《武典》就记录着一套内功——太极神功。

    想到这里,王克微微一笑,故作高深地说道:“师妹,说起内功来,为兄这几天倒是自创了一门,你想不想学?”

    本以为夏雪晴会欢天喜地答应下来,没想到她却不屑地说道:“师兄,我现在可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了,就别拿这个骗我了。至于你那自创的内功还是自己练去吧,反正师父不在了,也没人打你了。”说完掩嘴笑了起来。

    “呃……难道我以前也自创过内功?”

    夏雪晴闻言更是笑得娇躯乱颤,半晌才说道:“你小时候没少拿这些东西骗我,有一次我都练岔气了,结果你被师父一顿好打,以后就再也不敢了。”

    王克这才知道原来前任看似忠厚老实,竟然也有不靠谱的时候,也不知当时的夏雪晴心里阴影有多大。他苦笑一声,说道:“师妹,这次是真的内功,我绝对没有骗你。”

    “那你自己练去吧,我可不陪你疯。”夏雪晴笑着站起身来,说道:“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现在可以下床活动活动了,要是你练岔气的话,就老老实实再躺几天吧。”

    “我能下床了?”王克又惊又喜,被师妹逼着连趴了三天,那个酸爽就别提了。

    “你伤口愈合的不错,可以下床稍事活动了,也可以练练你那自创的内功,小心别岔气哦。”

    夏雪晴调侃着向外走去,临出门时突然想起了一事,转头对正穿衣的王克说道:“还有一件事要说与师兄,我方才取药之时,听坊间传言威武镖局少镖头梁天成,前日独挑了赤云寨,还有人说那日也是他适逢其会,杀死蒋霸救下你我。”

    “又是威武镖局!包庇邵帅的事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居然又抢刷哥的声望,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