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犹豫地问道:“父亲,千仞派那里会不会?”

    梁不凡把手一摆,说道:“不用担心他们。蒋霸虽然是千仞派的外门弟子,赤云寨却不是千仞派的势力,你尽管动手便是。至于千仞派那里,我会给他们外门长老赵衍修书一封,把事情经过说一下,他们若要复仇去找王克去。”

    梁天成躬身一礼,径直出去。

    邵帅心中石头落地,说道:“多谢总镖头!没想到总镖头连千仞派的外门长老都熟悉,真是让人钦佩。”

    梁不凡只是轻轻一笑,未向他做任何解释,让邵帅更加觉得神秘。

    “以王克的武功,武馆我恐怕是夺不回来了,不若送给总镖头,也许还能换来些好处,就怕总镖头看不上武馆,倒要想个法子才行。”邵帅心中暗自想道。

    王克确实很想去找邵帅算账,但是身上有伤只能往后推,而且胡郎中医嘱特意强调:必须卧床休息。

    如果真是卧床也就罢了,偏偏王克伤在后背,只能趴着,不到一天就浑身难受。

    可是夏雪晴却把胡郎中的医嘱奉为圣旨,对王克严加看管,除了解决个人问题之外,根本就不让他起身。

    纵然有美女护理相伴,趴了三天后王克实在受不了了,趁着夏雪晴出门配金创药,偷偷下床活动筋骨。在房间里走了两圈,王克仍然觉得无聊,干脆打起前世的太极拳来。

    白鹤亮翅、搂膝拗步、单鞭、琵琶势……四十八式杨式太极拳如行云流水般在王克手上一一展现。

    当王克垂步落手,并步还原之后,脑海中《武典》再次伴着金光出现。

    一行行文字在纸张上快速写就,一幅幅图像在书页间生动呈现,当所有一切记录完毕之后,最前面一页多出一行金字。

    自创拳法:未命名。

    虽然看过《太极张三丰》之类的电影,也曾听过关于太极拳的传说,但是王克从未亲眼看到有人用太极拳打架,始终把它当成健身拳法。

    如今太极拳被《武典》记录下来,那便说明它真如传说中一般神奇,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让王克欣喜不已。

    “太极拳!”

    他毫不犹豫地在脑海中轻轻念出这三个字,拳法名称自动变成了太极拳!

    事情并没有结束,《武典》再次翻动,这一次出现的图像却是一幅人体经络图,上面标注着一条醒目的红线,而文字正是太极拳的心法。

    自创内功:未命名(太极拳专用)。

    居然是内功!

    王克感觉有点发懵,他怎么也想不到打太极拳时的呼吸法门,居然会成为内功。如果这也算内功的话,那前世岂不是遍地武林高手,或者这是《武典》的优化功能?

    王克疑惑不解地将其命名为“太极神功”,虽然不知道威力如何,但是从前世带来的武学必须霸气!

    命名刚刚结束,《武典》放出一片金光,王克自动学会太极拳和太极神功。

    他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发现现在的太极拳确实与往日所学不同,不敢说四两拨千斤,但是借力打力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太极神功却没有如想象的那样给他凭添多少年的内力,一切还需要从头练起,慢慢积累才行。

    而且王克还有种感觉,现在自己所学的太极拳和太极神功,还有很大的完善空间。

    “真没想到,这健身用的太极拳居然也被记录进来,早知道在街头买几本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什么的,我还不天下无敌了?”

    王克心中意淫着,同时还有几分惊讶,因为今天他已经从《武典》中学过连环腿了,也是王勇留下五套武功中最后一套,可是仍然能学习太极拳和太极神功。

    再联想到出殡那日从蒋霸手中习得的斩山刀法,王克对武典有了大致的猜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武典》能自动记录我所见所用的所有武功,但是所见的武功只能每天学习一次,而如斩山刀法那种亲身体验的武功,还有太极拳这样自创的武功则是例外。可惜武功还是太少,不然倒是可以把《武典》的规则全都推断出来。”

    不论如何,王克又多了一门功夫,正高兴间却听到外面脚步声响,他急忙跑回床上老老实实趴下去。

    夏雪晴推门进来,看到师兄乖乖地趴在床上,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为他换药。

    经过山上那一战后,面对王克的赤背,夏雪晴也不觉得害羞了,手指轻轻把胡郎中开的金创药抹匀,动作柔得让王克直痒痒,竟然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王克急忙施展注意力转换**,说道:“师妹,你说上次那个武林高手咋不出现了呢?他要是再给我输点力疗疗伤,是不是就不用辛苦你了。”

    夏雪晴笑道:“师兄想得倒美,那种武林前辈哪是总能遇到的,你能遇到一次便是天大的造化了。”

    王克想要翻身坐起,不想被夏雪晴在脊梁上拍了一巴掌,只好又重新趴好,说道:“说起来也奇怪,他当时为什么会给我治伤呢,总不会是觉得我太帅了吧?”

    “师兄真不知羞!”夏雪晴笑道。

    “难道我不帅吗?我觉得很帅嘛。”王克自恋地说道。

    夏雪晴轻笑一声,说道:“说起来师兄失忆后性情变得不少呢,以往这种话你是肯定说不出来的。”

    王克耸了耸肩,说道:“我失忆了嘛,哪里记得原来什么样?话说师妹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原来的我?”

    夏雪晴见他又疯言疯语起来,俏脸一红,抬手捶了他一拳,不过力度却是轻得像是在按摩,嗔道:“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管你了,自己上药去!”

    王克撇了撇嘴,换个话题说道:“师妹,给我讲讲江湖的事吧。”

    夏雪晴笑道:“师兄这个习惯倒是和以前一样,总是问师父江湖上的事,可惜那不是咱们能接触的世界。”

    王克一听兴头顿时上来了,忙追问详情。

    “关于江湖我也知之不详,师父在世时曾说过,只有宗门之人才能涉足。”夏雪晴道。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