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抬头望去,山路边一块石头上面,坐着的正是他们认为已经死了的王克和夏雪晴。

    王克孝服已经除去,夏雪晴虽然孝服在身,但是和王克一样浑身上下都是血迹,若非晴空中骄阳明媚,他们都要以为这是二人的冤魂。

    王勇的一个子侄壮着胆子问道:“你是王克?”

    “可不是我。”王克笑道。

    “真没想到,你们居然从赤云寨悍匪手中逃了出来。”那人说道。

    王克微笑道:“不是逃出来的,是我把他们杀怕了。”

    “怎,怎么可能?那赤云寨……”

    王克打断他的话,伸手指向山林,说道:“赤云寨头领蒋霸,还有六个人的尸体都在林中,你若不信便去看看。”

    立刻有人跑了过去,沿着悍匪留下的痕迹找到尸体掩埋的地方,虽然不敢扒开细看,但是观那土堆大小,便知至少也得埋了七八个人。

    确定消息后,所有人望向王克师兄妹的眼光都发生了变化,尤其是王勇的那些子侄,他们初时还嫉妒王克交了好运,得到王勇的遗产,甚至刚刚还在商量趁机谋夺,现在立刻都打消了念头。

    这可是能杀七个赤云寨悍匪的猛人啊,里面还有千仞派的外门弟子,去抢他的武馆,不是活腻歪了吗?

    他们又想起负伤在家的邵帅,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心里暗道:“邵帅受伤恐怕也是王克记着师兄弟的情谊才手下留情,要是我去抢武馆的话,恐怕就和这些赤云寨的悍匪一个下场了。”

    一个貌似机灵的人说道:“王兄,这些赤云寨悍匪都是官府的通缉犯,不若我们取了他们的首级去领赏如何?”

    “你若要取便取去,我不干预。”那人闻言一喜,却又听王克接着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赤云寨还走了八人,待他们回来发现首级被盗,有什么后果与我无关。”

    那人吓得急忙摆手,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不当真的。”

    王克对辱人尸体颇为厌恶,所以根本就没有以此邀功的想法,见这人被自己吓住,便点了点头。

    那人接着说道:“王兄,那咱们回城去吧。”

    王克笑了笑,说道:“还请各位帮个忙,去砍些树枝做副担架。不瞒大家,我也受了伤,现在真是走不动了。”

    夏雪晴也抱拳说道:“麻烦大家了。”

    众人自无不允,拿着两个人的刀剑进了树林,很快便做出一副担架来,抬着王克回城去了。

    路上,王克虽然再三叮嘱大家莫要张扬此事,但是仍然很快便被传得满城风雨。不过三天的时间,松江上下都知道南祥武馆新馆主王克以一战十五,居然杀了七个赤云寨悍匪,其中还有一个是千仞派的外门子弟。

    信者固然有之,不信者却更多。

    有人言道,那些悍匪根本就不是王克所杀,而是一位途经那里的江湖豪侠,见到赤云寨行凶才怒而出手,结果被王克占了功劳。

    更有人说,也不是什么江湖豪侠,而是千仞派早就要清理门户,便随便派了一个内门弟子去杀蒋霸,恰巧救下了王克而已。

    当然,无论是信与不信,南祥武馆的大名算是彻底响彻了松江,甚至还有向外传播的趋势。

    要说听到这个消息最慌的便是邵帅了,那赤云寨悍匪正是他托威武镖局的另一个镖头李纨找来的。

    威武镖局行镖四方,与各处山贼土匪自然少不了打交道,李纨便是镖局中专司此职的镖头,又与邵帅交好,连夜前往赤云寨重金请来蒋霸等人。

    送葬当日,邵帅便让赵虎在城门等待消息,没想到去等到了王克未死,反杀而杀了一半悍匪的消息。

    赵虎找到以前的学徒多方打听,虽然不知那些悍匪到底是不是王克所杀,但他与悍匪激战一场却是真的,而且悍匪死伤大半也是事实。

    邵帅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来,忙对赵虎说道:“快,你现在马上去找李镖头。”

    “不用找了,我来了!”

    说话间,进来一个武师打扮的人,一见其人就觉得他十分精明,但是眉目间却写满焦虑之色,正是李纨。

    李纨一进门便抱怨道:“邵老弟,你可害死哥哥我了!”

    邵帅忙撑起身子问道:“李兄,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方才,赤云寨来人了,说王克以一己之力,尽杀蒋霸等七人,还有四人身负重伤。如果我不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我满门上下都要陪葬!”李纨急道。

    邵帅吓得险些从床上跳了起来,忙说道:“李兄,这,这可如何是好?”

    李纨道:“现在当务之急是你速速与我去见总镖头,兴许还有回旋之地,否则咱们两家必然大难临头!”

    邵帅闻言立即强撑着身体下床,不顾身上有伤就要和李纨去威武镖局。

    旁边早就吓白了脸的赵虎急忙说道:“邵镖头,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邵帅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与我同去!”

    三人出了家门,找了一辆马车,立刻前往威武镖局,找到了总镖头梁不凡。

    听完李纨和邵帅的陈述,梁不凡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用力一拍身旁的桌子,桌上的茶碗被震得跳起三寸多高。

    “胡闹!我说过多少次了,这些绿林人物,只要和他们打点好关系就可以,切不能与其有暗中交易,李纨你为何不听!”梁不凡怒道。

    李纨吓得噤若寒蝉,不敢答话。

    邵帅只有硬着头皮说道:“总镖头,这事不怪李兄,都是我鬼蒙了心窍,我愿受责罚。不过请总镖头看在我为镖局打拼多年的份上,救我和李兄一次。”说完屈膝跪倒在地。

    梁不凡看他那副落魄的样子,不由动了恻隐之心,说道:“那王克杀得了蒋霸等人,虽然武功不弱,但是他没有证据,不足为虑。你今日便将家眷搬进镖局,我量他也不敢前来寻仇。至于赤云寨嘛……”

    他沉吟片刻,对站在身后的儿子梁天成说道:“你就去处理一下吧。我平日里对这些山匪客客气气的,还真当我就好惹了,既然敢威胁威武镖局的人,那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