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是金庸大侠《天龙八部》中姑苏慕容的功夫,蒋霸自是不知。但是他却知道王克的斩山刀法定然是偷师所学,而且他还要用此刀法和自己对战。

    蒋霸怒吼道:“王克你居然偷学千仞派绝学,今天你死定了!”说罢便挥刀上前。

    王克对斩山刀法早已了然于胸,每招每式的优缺点尽皆掌握,一眼便看出蒋霸招式中的漏洞,同样暴喝一声挥刀砍去。

    同样的招式,由不同人使将出来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效果。蒋霸相信,凭借自己近三十年的苦修,达到真境的斩山刀法,绝对不是王克所能相比的,他仿佛已经看到王克被自己砍成两段,嘴角泛起一丝狞笑。

    两片刀光掠过,一道血箭飞射。

    王克看也不看蒋霸一眼,提刀便向夏雪晴追去,其余四名悍匪已经快要追上她了。

    蒋霸站在原地,身体仍然保持着刚才斜斩的姿势,胸前一道尺许长的刀伤正向外喷射着鲜血。他的双眼无神地望着渐行渐远的王克,心里拼命去想为什么会输在同样的招式上。

    “难道是化境?”蒋霸带着疑问永远地倒下了。

    夏雪晴拼尽全身力气奔逃,想要回头看看却又不敢,生怕回头会看到师兄被杀的惨状,只能在心中不停地安慰自己:“师兄武功高强,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可是她毕竟是女子,即使含恨狂奔也不及那些跑惯了山路的悍匪,只听身后衣袂响动,追兵已经近在眼前了。

    “我不能死,我还要为师兄报仇!”夏雪晴心中狂喊着,脚步又加快了几分,不想山路崎岖竟然再次被山石绊倒。

    “我命休矣,师兄我来陪你了!”

    夏雪晴心中悲叹一声,举剑便要引颈,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王克的声音:“蒋霸已死,你们还要负隅顽抗吗?”

    那四个悍匪也急忙向后看去,只见除了王克之外竟无一人站立,另外四个负伤的同伴正围在一具尸体前放声大哭,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一个悍匪咬牙叫道:“给老大报仇,先杀了那个小娘们!”

    他话音刚落,脚步还未等迈出,就听到王克冷若寒冰的声音传来:“你们若敢动她一根头发,今天谁也别想活着回去!杀光你们之后,我立即杀上赤云寨,把你们全家上下杀个精光!”

    王克浑身上下溅满了鲜血,发起狠来面部狰狞,就像是从地狱杀出的修罗,顿时吓得他们不敢再动一步。

    见到对方被自己嚇住,王克心中松了口气,接着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今天之事起因全在请你们杀我之人身上。我以刚落葬的师父在天之灵起誓,如果你们现在退去,我绝不追究!”

    那四人听到王克前一段话,觉得颇有道理,他们与王克本来没有任何仇怨,今日刺杀他完全是受人所托,否则断不会损兵折将,连老大也交代到了这里。

    再听王克以师父名义起誓,中洲之人又重誓言,心中更加松动,彼此看了看,一起向旁边退去,手中的刀剑仍然保持着警惕。

    王克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又加快了些许速度。夏雪晴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急忙爬起来迎了上去。

    见到王克浑身浴血,夏雪晴的泪水再次涌出,快跑两步上前搀,关切地问道:“师兄,你怎么样?”

    王克放声大笑道:“师妹放心,就算是再来十个八个,师兄也照样杀得!”说着把手放在夏雪晴腰间,将她揽了过去。

    夏雪晴见王克又来乱手乱脚,刚要着恼,却觉得师兄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脸色顿时一变。

    “师妹,保持笑容,不要紧张。”王克微不可察地说道。

    夏雪晴这才知道,原来王克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刚才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她忍住害羞,伸手环住王克的腰,用自己的身体去支撑着他。

    那四个悍匪见两个人居然没羞没躁地当面秀恩爱,更加觉得王克还有一战之力,不敢再多停留,快步跑上山去和受伤的同伴会合。

    直到这时,王克才重重呼了口气,压低声音说道:“师妹扶我到那边坐下,替我包扎一下。”

    夏雪晴扶着王克来到路边石头上坐下,解开他的孝服,露出背上的伤口。

    看着两道半尺长的伤口,夏雪晴又落下泪来,说道:“师兄,都怪我,如果我早点逃走的话,你肯定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王克把钢刀横在膝上,安慰道:“与你无关,他们既然为我而来,肯定知道你的存在,就算你逃走也会分兵去抓你。那个蒋霸着实厉害,如果不是侥幸,我还真杀不了他。”

    夏雪晴把王克的孝服撕开,边包扎伤口边问道:“师兄,他说不是邵帅找的他们,那又该是谁?”

    王克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即使不是邵帅找的他们,也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说话间,夏雪晴已经包扎完毕,山腰上的悍匪也把同伴的尸体掩埋好,待到日后再行转移,然后搀扶着受伤的同伴离去。

    王克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们,直到他们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密林中才收了回来。

    他没有去问幕后黑手是谁,一来担心这些人义气为重不肯说,二来这种隐密之事恐怕也只有蒋霸一人知晓。与其追问起来再生事端,不如干脆就不去问。

    王克经过方才一战,又是受伤又是脱力,已经无法再走动,便和夏雪晴坐在一起,随意说道闲话。

    又过了大约一柱香时间,逃走的人中胆子大的才敢跑出来窥探,看到悍匪已去,急忙回去呼叫其他人。

    送葬的队伍重新集合,唯独少了王克和夏雪晴,众人都猜测他们已经遇难。经过山腰的战场,看到满地暗红的鲜血,心中更加确定,又是一番唏嘘。

    学徒们则都垂头丧气,想着又要改投其他武馆,心中郁闷不已。几个王勇的子侄却悄悄聚在一起,私下里商量着该如何处理南祥武馆,浑然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私产。

    突然,从山脚处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你们也太慢了吧,我都快等得烦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