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悍匪说话毫不遮掩,甚至故意提高声音,为的便是扰乱王克,没想到王克居然充耳不闻,仍然有攻有守,进退有据。

    他们哪里知道王克刚刚穿越过来还不到两天,什么江湖什么门派的全都不知道,用“无知者无畏”这句话来形容他实在是再精确不过了。

    可夏雪晴却是土生土长的中洲人,闻听此言却吓了一跳。她虽然始终呆在武馆中,但是王勇在外多年,颇有江湖阅历,闲来无事没少和他们师兄妹讲。

    这千仞派乃是松江府境内一个门派,在众门派中虽然不入流,但却也是实实在在的门派,不受朝廷管辖,远非城中那些武馆所能相比。

    王勇曾经说过,就算是千仞派一个外门弟子,出师后在松江城里也可以横着走,能够胜得过他的不过二三十人而已。

    想到这里,夏雪晴更是心惊,想要告诉王克又怕扰乱了他,只能在心中不停地祈祷着:“师父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师兄获胜,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徒儿也不愿独活下去。”

    王克自不知晓,与蒋霸转眼间便斗了十个回合。那蒋霸刀法十分精妙,如果不是王克的疾风剑已达化境,恐怕早已落败。即便如此,王克也只是和他打成平手,半点上风也占不得。

    就在这时,《武典》突然出现在王克的脑海深处,书页迅速翻动,一幅幅图像被记录下来,随着蒋霸的出招,图像仍然在不断增加。

    “居然还能记录对手的武功?”

    王克心中惊讶,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欣喜。按照他估计的规则,《武典》一天只能学习一门武功,即使蒋霸的刀法全被记录在案,他也是学不了。

    如今之计,只有靠自己!

    想到这里,王克不再去关注《武典》,全神投入到战斗中去。

    足足一柱香后,二人仍然未分出胜负。

    王克背后刀伤始终不曾包扎,虽然一直强忍疼痛,但是血流始终没有停止,孝服背后几乎全被染红。

    随着流血越来越多,王克感到头也越来越昏沉,手上的动作不由得慢了几分,连续几次险些被蒋霸砍中。

    “老大威武!”

    “杀了这小子给兄弟们报仇!”

    “那个小娘们儿抓回寨里当压寨夫人!”

    群匪叫嚣之声越来越大,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夏雪晴紧紧握住手中剑,心中已经拿定主意,只要王克败亡,她便立刻自刎,绝不让这些悍匪凌辱。

    王克听得也是心焦,强撑着快速攻出三剑。

    蒋霸九环刀连摆,将那三剑尽数招架开来,说道:“王克,别做无谓的挣扎了!现在束手就擒,老子给你一个痛快,还保证不伤害你的师妹!”

    王克哪里肯相信他的鬼话,自己杀了他们那么多人,若真的伏输,不但性命难保,夏雪晴也绝对逃不出魔爪。

    见王克无动于衷,蒋霸又道:“你这样子还能坚持多久?一柱香之后,不用我动手,你也得流血而死,为什么不替你师妹着想呢?”

    王克傲然说道:“大丈夫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想让我认输,下辈子吧!”话音未断,他手上的剑招再次加快,同时高声喊道:“师妹,速速离开,记得为我报仇!”

    如果不是最后一句话,夏雪晴便要引颈自尽。听到王克要她报仇,她咬着银牙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转身便向山下奔去。

    蒋霸双手持刀向王克用力劈去,同时大声喝道:“给我抓住她!”

    群匪不待他发话便已经跳起身来,从王克俩人身旁掠过,便要去追夏雪晴。

    王克持剑一封,借着蒋霸的刀劲向后一跃,长剑一转便斩向一个悍匪,口中喝道:“你们问过我没有!”

    那悍匪没想到王克居然不顾自己安危突袭于他,慌忙间躲闪不及,眼睁睁看着长剑划过自己的咽喉。

    蒋霸气得怒吼一声,九环刀连环砍出,如同一片刀雨向王克落了下去。

    王克急忙举剑封挡,叮当当一阵刀剑相交之声响起,只是勉强挡住了五刀,便连人在剑被一同劈飞出去丈许远。

    就在这时,《武典》突然大放光芒,方才记录下来的招式迅速变幻,最后化作一套名为“斩山”的刀法。让王克更惊讶的是,这套斩山刀法居然不需要他去学习,便自动领悟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王克学会了刀法才重重地摔落到地上。巧的是,他身边正是之前被自己飞剑刺死的老九的尸体。

    “哈哈,老九显灵了,我这就为你报仇!”

    不远处一个悍匪见状,舍去追赶夏雪晴,抡刀便向王克冲来。

    王克刚刚摔落,胸中翻涌不止,只能举剑格挡。不想那长剑被蒋霸连连砍中五刀,已经脆弱不堪,刚刚荡开对方的钢刀便断成两段。

    那悍匪见王克没有武器,狞笑一声,再次挥刀剁下。

    王克急忙滚身避开,只觉身下有异物,顺手一抄赫然然是那老九的钢刀。

    就与方才第一次握剑一样,王克感觉对这柄钢刀似乎有种强烈的熟悉感,仿佛这刀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眼看那个悍匪再次杀到,王克大吼一声,猛地跃起,钢刀向前递出格住对方的刀,再顺势一绞,悍匪的钢刀便脱手飞出。

    悍匪还没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王克的钢刀便已回斩过来,他只觉得自己高高飞起,整个世界都在不停地旋转,接着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从王克被蒋霸劈飞,到他手刃悍匪,实际上不过才两三息的功夫,蒋霸刚刚跑到距离王克五步远的地方,就见到他一刀斩下自己兄弟的头颅,顿时又惊又怒。

    怒的是这已经是王克杀的第六个人了,惊的却是王克刚才所用的招式正是自己的斩山刀法,非千仞派弟子不得外传!

    “你,你是从哪里学来的斩山刀法?”蒋霸喝问道。

    王克横刀在前,大笑道:“你爷爷生来便会,今天便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