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划破空气的啸声传来,随后便听到那老九一声惨叫。

    夏雪晴睁眼望去,只见老九正向后摔倒,胸前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晃动不已。

    “老九!”

    老八悲呼一声,手中钢刀奋力劈出。

    夏雪晴急忙用尽全身力量举剑相格,心中却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一刀。

    就在这危急关头,一道白影突然从夏雪晴身上飞过,接着便见老八闷哼一声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白影落地,正是王克,只是他的背上不知为何多出两道伤口,鲜血正汩汩流出,将那孝服染红。

    原来,王克见夏雪晴不支,拼着被两侧悍匪砍中,强杀了正中的那个悍匪,冲了出来。

    恰逢夏雪晴跌倒,王克当机立断掷出手中长剑,刺死老九之后,又飞身跃起,一拳击中老八的太阳穴,这才将夏雪晴救了下来。

    “师兄,你受伤了?”夏雪晴惊叫道。

    王克随手拔出老九身上的长剑,对夏雪晴惨淡一笑,说道:“不妨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夏雪晴何曾听过如此感人的话语,泪水瞬间便弥漫了双眼。还好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抹去眼泪持剑站起,与王克背靠背,望向缓缓逼近的悍匪。

    也许是被王克的勇武所慑,这些悍匪在六七步远的地方站住,将王克两个人围在正中。

    那悍匪头目冷声说道:“王克,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武馆中人,武功如此了得,竟然让老子折了这许多兄弟,早知道老子便多带些人手来了。”

    “你认得我?”王克眼睛微眯,缓缓说道:“原来你们是邵帅派来的。我就说嘛,哪有打劫送丧的土匪。”

    不想那悍匪头目竟然矢口否认,说道:“邵帅是谁?老子不认得,不过确实是有人要你的命,至于是谁你到阴曹地府去问吧。”

    王克冷笑一声,说道:“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我劝你还是趁早收手,今日之事我就当没有发生,怎么样?不然的话,你这些人恐怕要再留下几个。”

    “哈哈哈,在老子的面前还敢说大话!”悍匪头领狂笑一声,说道:“虽然你也有几分本事,但是加上你这娇滴滴的师妹,还想再杀我的兄弟吗?”

    群匪一起大笑起来,夏雪晴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也意识到自己原来竟成了师兄的累赘,忙说道:“师兄不要管我,你快快杀出去吧!”

    悍匪头领笑道:“他舍得吗?”

    “当然舍得!”

    王克的话让夏雪晴心中一寒,仿佛坠入了寒冷的冰窟,接着就听他冷冷地说道:“师妹,如果事不可为,你就先走一步。待师兄武艺大进,一定把他们赤云寨上上下下杀得鸡犬不留,为你报仇之后我再去陪你!”

    这冷酷的话语听在夏雪晴耳中却犹如春风拂过,那颗几乎要冰冻的心也瞬间融化。她一咬银牙,说道:“师兄,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一会儿你不用管我,直接突围出去,来日再为我报仇!”

    夏雪晴心中已经拿定主意,等到打起来的时候,一定要拼死缠住一个悍匪,为王克创造突围的机会。

    悍匪头领也没想到王克居然如此果决,竟然直言弃师妹不顾,留得性命日后报仇。

    “以他的武功,如果一心想要逃命的话,恐怕还真的阻拦不住,日后恐怕真会成了麻烦。不若……”

    想到这里,那悍匪头领说道:“王克,老子敬你是条汉子,便给你一条生路。只要你胜得了我,今日便放你师妹二人离去,你我恩怨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此言正中王克下怀,他故意说出那些狠辣之言就是要逼着对方放弃围攻,便说道:“单挑就单挑,让你的人退到后面!”

    悍匪头领向后一摆手,其余悍匪立刻退到他的身后,开始抢救受伤的同伴。

    王克对夏雪晴低声说道:“你速速撤离此地,回到武馆等我。”

    只要夏雪晴能逃出去,那么王克是战是逃便自如得多了。不想悍匪头领却不让他如愿,说道:“王克,你师妹如果退出五丈远的话,那就不要怪老子们不留情面了。”

    王克只有答应下来,说道:“好吧,让你的人也站在五丈之外。”说完用力捏了捏夏雪晴的手,示意她见机行事。

    夏雪晴点了点头,和悍匪们一样都退到五丈开外,场中只留下王克与悍匪头领两个人。

    王克手中长剑挽出一个剑花,说道:“南祥武馆王克,还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悍匪头领把九环刀一摆,说道:“赤云寨蒋霸。”

    两个人互相注视片刻,不约而同大喝一声,挥刀舞剑攻向对方。

    蒋霸纵身跃起,九环刀以劈山之势直劈下来,刀背上的钢环随之哗啦啦响成一片。

    刀重剑轻,王克自然不会用剑格挡,向旁边踏步闪过,长剑直刺蒋霸肩头。

    蒋霸身体尚未落地,九环刀便向外一扫,将王克长剑荡开,落地后就势又是一记横斩。

    王克急忙后撤一步,刀锋险险自他胸前一寸处划过,若再慢上半拍便被开膛破肚了。

    不过短短三招,蒋霸便将王克逼退,足以显示其武功不凡,说他是王克穿越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方毫不为过,其他诸如邵帅张龙之流,甚至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

    “难怪他们听说赤云寨三个字便都跑得干净,估计便是惧怕这蒋霸,我倒是真的小瞧这天下英雄了。”

    王克的武功习自《武典》,学会便达化境,前几次交手还觉得这中洲人武功不过如此,现在终于遇到了对手。

    收起轻视之心,王克全力与蒋霸战在一处。

    赤云寨群匪们救治了伤员,坐在地上观战,脸上却没有半点紧张,反而兴高采烈地议论着。

    “这王克真是缺心眼,居然敢答应和老大单挑,难道没听过赤手阎罗的名号吗?”

    “他也就是一个孤陋寡闻的武馆中人,哪里知道江湖的存在?”

    “恐怕不是不知道江湖,是不知道老大是千仞派的外门弟子,不然早就被吓得尿了裤子了!”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