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雪晴是真被王克给吓到了,刚刚失去师父的她实在太担心师兄出事了。

    她把王克抱回卧室,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说道:“师兄你不要乱动,我这就去找胡郎中。”

    王克哪里敢看郎中,急忙伸手拉住她,说道:“师妹,不用去找郎中,你陪我说会儿话就好。”

    夏雪晴却会错了意,以为王克要交代什么遗言,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轻轻分开王克的手,重新放到被子里,柔声说道:“师兄莫要胡思乱想,胡郎中医术高明,你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先躺好,我去去就来。”说完便匆匆离去。

    “这下死翘翘了!”

    王克彻底傻眼了,正在思索对策便见夏雪晴去了复返,刚刚提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没想到夏雪晴却说道:“师兄不要着急,我已让人去请胡郎中,他稍后便到。”

    王克这才想起武馆中不只他们师兄妹两个,前院还有一帮子学徒呢。

    “早知如此,我装什么重伤啊,要不和她说清楚?”

    王克很快便否定了这个想法,捏一下脸蛋就挨了一掌,刚才自己在人家怀中蹭了半天,还不得被活剐了啊。

    “也许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呢,活动自如全是穿越的福利,那样倒也不怕见什么郎中。”王克心中自我安慰道。

    夏雪晴见他眉头时而紧皱时而放松,以为王克正被伤痛折磨,急得不时向窗外瞭望。

    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胡郎中终于出现在夏雪晴期盼的目光中,刚一进门便说道:“夏姑娘,老夫不是特意交代不让王馆主下床活动,怎么又去和邵帅打了一场?现在他的伤势如何?”

    夏雪晴见他已知晓,便不再详细解释,只说道:“还请胡先生再次妙手回春!”

    胡郎中来到王克床前,连药箱也不放,伸手便要为王克号脉。

    王克见这胡郎中五十余岁的样子,料想自己骗不过他,便说道:“胡先生,我休息了这些时间,感觉已经好多了,就不用看了吧。”

    胡郎中把脸一板,说道:“如果病人都知道自己好没好,还要我等郎中做甚?莫要讳疾忌医,把手伸出来!”

    王克只好苦着脸伸出手,胡郎中三指轻轻搭在他的脉门上,不过一息的功夫就皱起了眉头。

    夏雪晴见状大惊,忙问道:“胡先生,我师兄的伤势可有大碍?”

    胡郎中将另一只手摆了摆,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闭目凝眉,细细把起脉来。

    过了盏茶功夫,胡郎中终于睁开眼睛,满脸的沉重说道:“不可能啊,老夫再看看你的伤处。”说着便伸手去解王克的衣服。

    虽说是师兄妹,又担忧王克伤势,但是毕竟男女有别,夏雪晴急忙背过身去。

    王克见状急忙抓住胡郎中的手,口中说道:“胡先生,就不用解衣服了吧,我真的感觉好多了。”说话间他拼命地打眼色,希望胡郎中能够放他一马。

    没想到胡郎中视而不见,不由分说便将王克的手打到一旁,然后三下五除二便把他衣服解开,动作快得根本不像一个五十多的老头子。

    “我恨人人都会武的中洲!”王克心中悲鸣。

    夏雪晴心中牵挂王克伤势,可是碍于男女之防又不便亲自去看,正焦急间突然听到胡郎中惊咦一声。

    她以为王克伤势果然加重,顾不得害羞转身看去,却见王克胸口皮肤白晰,连点淤青都没有,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

    果然,只听胡郎中说道:“老夫方才发现你脉象沉稳,还不相信,没想到真的痊愈了,真是奇了怪哉!”

    夏雪晴哪里还不知道王克刚才的作派全是装出来的,一双妙目几乎要喷出火来,狠狠地瞪着王克。

    王克不敢看她,只有装糊涂问道:“那依先生所见,我为何会痊愈如此之快呢?”

    这也是王克心中不解之处,他只能算是魂穿,这身体的伤害却又是如何康复的全然不知。

    胡郎中说道:“老夫此前观你之伤势,即使用药正确,至少也要休养月余方能痊愈。但是你现在脉象沉稳,外伤全无,恐怕只能有一个解释了。”

    王克很配合地问道:“请先生赐教!”

    “定有武林高手运用内功替你疗伤!”

    胡郎中语不惊人誓不休。

    王克直接给他一个白眼,怎么想怎么觉得这胡郎中不靠谱,却听他说道:“老夫学医之时,先师便曾讲过内功疗伤后的脉象,恰与你相符。”

    胡郎中接着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专业术语,听得王克二人云山雾罩。

    夏雪晴疑惑地说道:“我们哪认识什么武林高手,而且除了煎药那一个时辰之外,我始终在师兄身旁,也未见有人前来。”

    胡郎中满脸崇拜地说道:“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半个时辰都足够了。至于他的来历嘛,也许是路见不平,兴起拔刀,这种江湖高人非我们能以常理度之。可惜没能亲睹真容,实乃一大憾事啊。”说着他惋惜地摇头不已。

    夏雪晴跟着点点头,似不经心地问道:“那依先生看来,我师兄有可能伤势复发吗?”

    “如果复发那还叫什么高人?王馆主方才兴许是脱力了。”胡郎中说道。

    “这样啊,那就是没伤了,很好,真的很好。”夏雪晴螓首轻点,双眼射出如刀的目光。

    胡郎中起身告辞,王克自不能再装下去,只有下床相送,连看都不敢看夏雪晴一眼。。

    夏雪晴却像没事一样,满脸笑容地送走胡郎中,转过身来已脸若冰霜,说道:“师兄,你的伤还没好,用不用我再帮你看看?”

    王克向后连退几步,干笑道:“那个,就不麻烦师妹了。”

    “没事,不麻烦。”夏雪晴边活动手腕边向他走去。

    王克突然伸手向夏雪晴身后一指,叫道:“有超人!”

    夏雪晴果然上当,转头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再回头时只见王克快要跑进后院,气得大叫一声:“王克,我要杀了你!”说完便疾步追去。

    众学徒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人追逐而去,须臾便听闻馆主饶命之声不绝于耳,心中不约而同想道:“难道南祥武馆功夫最高的是夏姑娘?”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