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瞬间逆转,这一次再没有人嘲笑王克不自量力,都把目光投向邵帅,等待他的答复。

    邵帅也很震惊,在他认知里,王克的功夫远不如张龙,没想到后者一个照面就被打晕。

    他已经认出王克刚才那招正是洪拳中的“侧击崖”,但是即使是师父王勇使来,也绝对没有王克将时机把握得如此精准。

    但是震惊归震惊,他却万万不信王克的洪拳比王勇还要精通,能够解释他获胜的原因只有一个。

    “巧合,一定是巧合!”邵帅心中自我安慰,但是却有些拿不准王克刚才是不是凑巧获胜,便以目光示意赵虎。

    赵虎见邵帅看向自己,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有心前去应战,但是刚才王克胜得实在太干净利索,难免有些畏惧。

    “我去看看张龙。”赵虎迅速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看也不看邵帅,快步跑到张龙身前施救。

    邵帅心中大恼,暗骂昨晚的钱白送了,但是此情此景已经由不得他拒绝,否则他的英名必将毁于一旦,于是上前说道:“张教头一时不慎败于你手,你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你既然刚才用洪拳,那么可敢和我以洪拳一决胜负?”

    夏雪晴急忙说道:“师兄不要听他的,他最擅洪拳,你用破军拳!”

    原来,王勇传艺并不藏私,但是他们师兄妹三人却各有所长。除却彼此相差不多的连环腿和疾风剑外,王克擅长的是直来直去的破军拳,夏雪晴专精灵巧的游身掌,而刚猛的洪拳却当属邵帅最为精湛,故而夏雪晴才会出言阻止。

    可是她却不知,邵帅的提议正中王克下怀,他现在除了洪拳之外啥都不会,而且刚才一战让他对《武典》出品的洪拳信心十足。

    王克微微一笑,说道:“也罢,我若用其他武功赢你,料你也不服气,今天便用你最为擅长的洪拳,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此言一出,人群中立刻响起了阵阵私语。

    “这一下,王克输定了。”

    “为什么?”

    “你是不知,邵镖头八岁拜师,首先学的便是这洪拳。当年他进入威武镖局之时不过十八,便以洪拳连败三名镖师,否则怎会坐上镖头的位置。”

    “还不止呢,”另一人补充道,“去年他行镖到南山府,经过清风寨。他以一敌四,将清风寨四个头领悉数击败,据说用的也是洪拳。”

    “如此说来,邵镖头是赢定了。”

    “那是定然,王克此人实在自大。”

    夏雪晴听到议论声,心中更加担忧,想要再次劝说王克。

    王克却没给她开口的机会,轻轻捏了一下她的玉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大步来到邵帅的面前。

    两个人场中站定,邵帅拉开了洪拳的起手势,王克则摆出了黄飞鸿的招牌动作,勾了勾手,说道:“来吧!”

    邵帅顿时怒起,暴喝一声便向王克攻来,挥拳之间只闻拳风赫赫,声势煞是惊人。

    这一招是洪拳中的杀招“推倒树”,由此可见邵帅的洪拳造诣确实不浅,将那取自山洪爆发的拳意发挥得淋漓尽致,出手之时尽显刚猛本色。

    但是和学自《武典》的王克比起来,邵帅也只是造诣不浅而已,而他则是已至化境。

    眼见邵帅攻来,王克轻喝一声,竟然以同样的招式反击,两个人的拳头狠狠地撞在一起。

    邵帅见状大喜,他的洪拳在去年便已到了真境——如洪水泛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要被他击中,后劲转眼即至,明是一拳,实则两拳。

    王克与张龙一战虽然只出一招,但是邵帅看来他也不过是初境的巅峰——如山洪初泻,迅疾刚猛席卷山林,比起自己来远远不及。

    两拳甫一相交,邵帅便立刻驱动后劲,自信王克定然拳骨粉碎。没想到他两道拳劲竟然如同石牛沉海,没有激起半点水花。

    “化境!似山洪遇阻,化阻为力变幻由心!”

    邵帅的脑中猛地冒出这个念头来,惊得他急忙收拳,却不想一股巨力从王克拳上传来,只听微不可闻的喀嚓声音响起,手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

    一声惨叫传出,所有人都以为受伤的肯定是王克,却不想竟然是邵帅捂着手向后疾退。

    众人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王克猛一转身,再次砸出一拳,正中邵帅胸口。

    浪回头!

    虽说只是一瞬间的接触,王克便已经连续摧动两次后劲,邵帅的身体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高高飞起,然后重重砸落到地上,好巧不巧地正好落在张龙身旁。

    这一拳竟然将邵帅打出了半丈多远,如此威势顿时让在场中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只把目光落在挣扎欲起的邵帅身上,那胸口凹下去的一块分明可见。

    邵帅强撑着身体想要站起,却觉得浑身上下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胸膛中真如洪水泛滥般翻腾不已,张口喷出一道鲜血便人事不知了。

    王克背负双手,凌厉的目光扫向全场,轻声说道:“还有人不同意我接任馆主吗?”

    声音不大,但是听在每个人的耳中都如同霹雳一般,刚才还在拼命吹嘘邵帅威猛,反对王克继承武馆的人纷纷低下头去,生怕王克认出自己来。

    见无人应答,王克轻笑一声,说道:“刚才我似乎听到有人想要退馆,不知是哪位,今天我便与你办了退馆手续。”说完他盯着一个刚才叫嚣最欢的人问道:“这位大叔,可是你家孩子要退馆?”

    “没有,绝对没有!”那大叔急忙摆手,说道:“我儿能在馆主门下习武,那是莫大荣幸,我刚才是说邵帅接任馆主便退馆,王馆主一定是听差了。”

    “王馆主武功高强,我们求还来不及呢,哪能退馆。”

    “对对对,我们都想让孩子在王馆主门下习武,方才之言是针对邵帅。”

    “没错,这邵帅狼子野心,幸亏馆主大发神威,惩治奸徒!”

    墙倒众人推,也不知道邵帅此时醒来会不会被气得再晕过去。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