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的脸上适时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抬手去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实不相瞒,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少女急忙一把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去探向他的额头,说道:“没有发烧啊,师兄怎么就糊涂了。”

    王克装作茫然道:“我就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少女凝眉思索片刻,猜测道:“莫非二师兄你是悲痛过度,受伤后迷了心窍,把什么事都忘记了?”

    王克心中暗喜,很想对这个师妹说一声“恭喜你都会抢答了”,但是脸上仍旧迷茫一片,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那你可记得师父?”少女问道

    王克突然想起自己穿越过来昏迷前见过的那块灵位牌,便试探着问道:“师父……王……勇?”

    少女紧握拳头,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说道:“二师兄果然至孝,师父把武馆留给你真是对了。”

    武馆继承人?

    这个听起来似乎也不错,都说穷文富武,至少不用受贫困之苦,而且自己的招生特长也能发挥出来。

    唯一的不足就是自己对武术七窍通了六窍,当然如果健身的太极拳要也算武术的话,倒也不算是一窍不通,可是这东西真的算武术吗?

    慢着——

    《武典》!

    王克突然想起刚才脑海中出现的那本神奇的金色古书,心中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看到王克陷入了沉思,少女轻声唤道:“二师兄,可是想起了什么?”

    见到少女如此上路,王克马上趁热打铁道:“师妹,我还是想不起来,麻烦你把一切事情都与我说说。”

    少女抬手拭了拭眼角的泪水,说道:“那我便和师兄——”她突然停住,重新端起汤药,说道:“大夫说这药得趁热喝,师兄先把它喝了再说。”

    王克望着碗中那黄糊糊的汤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师妹像是在说“师兄先干了这碗热翔”,腹中忍不住一阵翻滚,强笑道:“师妹,我已经没事了,还是不喝了吧。”

    “不行,你必须得喝,要不然,要不然我就不说与你听了。”少女威胁道。

    王克很想说自己身体无恙,但是又无从解释,无奈之下只好捏着鼻子把那碗苦若黄连的汤药喝下。

    少女见状掩嘴笑道:“师兄虽说忘了许多事,捏着鼻子喝药这个毛病倒是没改。”

    王克暗道一声侥幸,把空碗递给少女,说道:“那师妹给我说说吧,先从咱们俩的名字说起。”

    “师兄,你叫王克,今年二十,我叫夏雪晴,小你三岁,我们都是师父收养的孤儿……”

    少女缓缓述说起来,在王克有意引导下,终于把他想要知道的事情都了解得**不离十。

    幸运的是,王克不用再换一个名字,依然可以使用前世父母给他的名字。而不幸的是,从夏雪晴的述说中他才知道,这里根本就不是地球,而是一个叫做中洲的大陆。

    中洲大陆很久以前只有一个国家,名为大周。后来大周皇室无道,被诸侯推翻,经过一番吞并之后,仅余秦、宋、晋、楚、齐五国,王克所在就是秦国三十三郡府之一的松江府。

    也许是多年征战之故,中洲民风尚武,上到八旬老翁,下至六岁稚童,都能耍上两手。只是若说成套路的武功却并不多见,加上敝帚自珍的缘故,普通人即使在武馆中也无法学成全套,一般都会留上几手。

    王克的便宜师父为名王勇,也是松江府人氏,因好武于年少时出门求艺,直至暮年方始才返乡开设武馆。

    说到武馆的名字时,王克差点没跳了起来,原因无他,只是这个名字在前世实在太有名了——南祥!

    要知道,在现代社会,技工界曾经有两个传说,那是永久的神话。纵然王克的技工学校挤身全国前十,在这两个神话面前一样要跪。

    那就是大南祥和欣东方,提到“学习挖掘机哪家强”,就算三岁小孩也知道“中国山东找南祥”。

    王克很想问问夏雪晴这里有没有厨师天堂欣东方,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王勇返乡时路遇一个三岁孤儿,因其终身未娶,膝下无子,于是收养下来,并为其取名王克。

    王克四岁时的一个清晨,王勇又在武馆门前拾到了一个周岁左右的女婴,便也收留了下来。因其襁褓中留有一个刻有“夏”字的玉佩,当日又是雪后初晴,便取名夏雪晴。

    王克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和夏雪晴都是孤儿,说是王勇的弟子,实际上与养子养女并没有什么区别。

    王勇武艺虽然很普通,但是在外也学会了几套的武功,王克所见的洪拳便是其中之一,所以虽然武馆建成十多年来在松江武馆界还算小有名气。

    武馆学徒与真正的徒弟不同,后者可以学到真正的成套武功,师父不会暗藏几手。王勇收徒也十分谨慎,除了王克和夏雪晴外,只收了一个徒弟,便是打伤王克的邵帅。

    邵帅比王克还要大五岁,论起来是王勇的一个远房表亲,在王勇武馆刚开设时,家人便将其送来。

    王勇有了王克和夏雪晴为徒,本不想再收徒,但是碍于情面便收了下来。

    邵帅天资不错,仅仅十年便将王勇的全部武艺学到了手,然后就出师到城中的威武镖局当了镖头,也算年少有为,但是却很少再来拜望师父,最近两年更是不见人影。

    王勇颇为伤心,时常在王克与夏雪晴面前提及后悔收其为徒,并言道百年之后武馆由王克继承。

    前天晚饭后,王勇突发急病,陷入昏迷,于昨日凌晨逝世。临死前他回光返照,再次遗言将武馆留给王克,当时外聘的两个教头张龙赵虎都在场,却是未曾留下半字遗书。

    师父逝后,王克与夏雪晴披麻戴孝,连夜将死讯通知诸亲友。不想本该昨天就来的邵帅迟迟未见身影,今天早晨才一露面便提出武馆继承权的问题,言称他为师兄,武馆该由他来继承。

    王克生性质朴,不善言辞,当时便怒斥其不孝,二人争执起来最终动手,可惜邵帅技高一筹,突下狠手竟然一拳将其打死,这才有了王克的穿越。

    讲到这里,夏雪晴已经泣不成声,王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安慰一下,又怕有什么男女大防的说道,只好在旁边劝解道:“师妹不要担心,我现在一切安好,肯定不会让邵帅那个不孝之徒奸计得逞,让师父一生心血所托非人。”

    嘴上这么说,他的心里却在直打鼓:“丫的这争家产的大戏哥们儿玩不转啊,前任都打不过那个邵帅,我到哪里能打过他啊,也不知道那个《武典》能不能帮上忙。”

    夏雪晴闻言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庞,哽咽道:“师兄,那张龙赵虎肯定都被邵帅收买了,如果他们不承认师父有遗言,那该怎么办?”她见王克对邵帅直呼其名,索性也不再称之为大师兄了。

    王克心中暗道:“不承认有遗言还是好事,就怕他们篡改遗言,非说武馆留给邵帅,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不过这话他说给夏雪晴也无用,只能让她凭添担忧,于是便说道:“师妹放心,他们如果敢不承认,我便让他们在师父灵前发个毒誓,就不信他们不怕报应。”

    夏雪晴重重点了点头,天真地说道:“嗯,就让他们天打五雷劈!”

    “天打五雷劈?你还真是一个孩子,连这鬼话你都信。”王克心中暗叹,即使是穿越了,他对鬼神之说也没有什么敬畏感,宁愿相信富二代的兰博基尼速度太快,让他的灵魂超越了光速。

    王克又让夏雪晴讲了讲武馆中各人的容貌个性,还有前任平时与他们交流的情况,对身边人大致有了了解,然后对夏雪晴说道:“师妹,我失忆一事切不可外传,否则恐生变端,只咱们俩人知道便好。”

    夏雪晴以为王克担心邵帅,便点头说道:“师兄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你再休息一下,学徒们一会儿要来集体祭拜,我去灵堂看着点,免得邵帅对他们胡言乱语。”

    “你且去吧,记得切勿与邵帅做那无谓的争执,一切待我来解决。”王克嘱咐道。

    夏雪晴应了下来,扶着王克躺下,收起药碗,走出门去。关上门后她又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推开门,见王克还在老老实实躺着,这才放心离开。

    王克暗道这师妹真是孩子气,还和自己玩回马枪。

    “难道说我就让邵帅夺了本该属于我的武馆,然后自己带着这个未成年的小师妹流浪街头?”

    王克只想了一下,便立刻否定。

    “这武馆虽然说给的是我的前任,但是现在可是我的家当,给了你哥们儿吃什么啊?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堂堂技校招生老师,我还指望靠它大展拳脚,广招生源,让大南祥的威名誉满中洲呢。”

    但是思索再三,王克还真找不出什么对策来,前任的武功自己没有继承,拿什么来和邵帅争?

    [三七中文 m.37zw.]